写作,什么时候才能熬出头?

文/小绾西

我可能熬不出头了。

01

全民写作的时代,能熬出头的只有两种人:天资聪颖的和勤奋努力的。

我不是第一种也害怕成为不了第二种。

都说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可我的诗和远方真的需要很多毛爷爷。

用朋友阿琛的话来说:生活时常会变成战场,而我们在枪林弹雨中孤军奋斗着,有时候不是我们不想,而是我们真的不行,不得不低头妥协,回到生活的平衡点。

像我没有高学历,也没有从事文学相关的工作,照理来说写作跟我,应该八竿子打不着,可我这么粗俗的人偏偏喜欢上了它。

我只能边工作边写,没有能力一心一意的喜欢它一个,常常忽略它,错过好多一闪而过的东西,所以,原谅我更新文章的时间不正常。

当然,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经常不安,害怕失去写作的热情。

02

我害怕自己成为不了第二种人,熬着熬着哪一天就放弃了,到最后工作做不精,又没有特长,竹篮打水一场空。

急切希望写作带来收益,又随时随地的想东想西,茫然无措扑面而来,应了那句话:迷茫是才华配不上梦想。

颓废的时候,听谢春花的《这一天我什么都不想干》,躺在床上如同病危,一点斗志都没有。

每当这时候,我会想想之前做的所有努力,问自己为什么被负能量袭击了?

是我工作太累了吧,给了它可乘之机。

天平偏向了工作,写作变得可有可无,我有愧疚感,作为一个文字信仰者,不应该有抛弃它的念头。

03

为什么开头我说可能熬不出头了?

相信很多人知道我的工作,工资不多,就刚好够用,我常常在每月15号,山穷水尽的等着工资进账。

我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需要高收入的工作来改变窘况,但那些工作会使我没有时间写作。

写文章快半年了,赚了将近300块钱,要是靠这点钱生活半年,估计我会饿死。

深思熟虑后,我发现自己还不能靠稿费生活,就好像一个刚进公司的实习生,不应该觊觎总经理的位置。

以前收到约稿信,我高兴自己能靠写作赚钱了,但真正去投稿才知道,审稿时间长又没有把握,被拒是常有的事。

这一切归根结底,是因为我写的不够好,还是得多练练。

古代的时候,要想练习绝世武功,不都是闭关修炼多年吗?

所以我不想着投稿赚钱了,我想通过反复写作,提高水平,然后再很酷的出山。

因为绝招就是把简单的招式反复练到极致。

04

我觉得文字是有魔力的,它曾救我于水火,将我带入一个新的世界,我成了它虔诚的信仰者。

当我读到“你不知道,我这个人天生有逆鳞也有反骨,我天生血液里流淌着不安分”会兴奋,这不就是说我嘛?

每念一段这样的文字,我都会得到巨大的震撼,区区几个字能给你力量,也能给你鼓舞。

你哭你笑,全是因为那几个字。

震撼的同时,觉得能写出这样文字的人很酷,我迷恋这种技能,所以我动了笔。

信奉佛教的人,认为佛祖时常给人恩惠,他们从不怀疑,虚惊一场的天灾人祸是佛的保佑,并且慢慢的学着关心世间万物,这些信徒一生都崇拜佛,信仰佛。

我亦愿意一生信仰文学,动笔不为名利,是想拥有酷酷的魔力。

杨熹文说:写作是门孤独的手艺,意义却在于分享。

我喜欢这种分享,可以让更多人知道文字是有魔力的,它是纯洁的组合,是几千年前遗留的文明。

我想信徒都是一心一意的傻瓜吧。

05

很多年前,当我听说写几个字就能赚钱的时候,开始蠢蠢欲动,评价从前到现在的写作之路是始于钱,衷与信仰。

许是当年的钱比较有分量,使得现在的我对稿费没那么期待,现在我只想通过文字寻找深入人心的魔力,让我变得酷酷的。

多年以后同学聚会,同学们事业有成,开豪车,而我还是个月光族。

也许我能接受他们钱比我多的情况是:我这些年看过的书,写过的文章同他们的身份地位媲美,就全部是我的底气。

什么都没有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从头到脚到灵魂,一点点希望都看不到,你就真的是废了,等着平庸至死吧。

写作根本没有熬不熬,那是我工作之外的兴趣爱好,简书就好比一个游戏世界,我充当着新手玩家,可以挂机不玩,也可以通宵达旦练等级。

但退出了游戏,我还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

我喜欢这样穿梭自如的安排。



往期精选文章自荐:

  ❤  关于努力

  ❤  关于总结

  ❤  关于拼尽全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