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校奇门》第二更

放文/无颜、糖三角先森


第二回  工地现女尸 星林遇异事

天开职院终于开始动工了,建校的地方是一片盐碱地,非常荒凉,走上十几分钟都见不到一个活物。但因为地价便宜,以后招来学生能赚大钱,同时这几年国家教育政策看好,办学还能带动周边地区经济发展,增加再就业机会,所以校方这样做也算是因地制宜,勉强能称得上是天时地利人和。本来建学校是件好事情,可是谁都没想到怪事就这么发生了。工程进度本来是很快的,就在一次接近黄昏大家快收工的时候,隐隐约约的从学校正门的方向传来一阵骚动,包工头骂骂咧咧的带着几个人走了过去,问到底怎么回事,不赶紧吃饭在这干什么。

“老板,我们挖出了个死人,看样子死的时间不长。”

“真他妈不吉利,虽说这种事情经常出现,可是这大热天的怎么弄啊!”包工头往前凑凑定睛看了看,是个美丽的女子,惨白的皮肤上竟没有一点瑕疵,生前一定有不少男人为之动心。看着看着,竟看出了神,那具美女尸体在包工头出神时,慢慢地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扭过头来睁开了妩媚的眼眸,虽然包工头很害怕,却仍被那具死尸温柔的眼神吸引着,他撅着嘴呆滞的向前走去像是要去吻那具尸体,突然!女人瞪圆了眼睛,尖叫着掐住了他的脖子!“到了这的人都别想跑!!你们谁也跑不掉!你们谁也跑不掉!”

吴军从床上惊坐起身,满头大汗,呼呼的喘着粗气,原来是个恶梦。周末的宿舍只有吴军自己,住在市内的同学回家了,有女友的也都出去过夜了,是以这半学期来每到周末就只剩他这么一个“光棍”守家。吴军定了定神,翻出了周半仙给的纸符,走到窗边看着远处灯火通明的工地怔怔出神,心想:“自从前几天拿了这个算命先生给的纸符,这几天就接连做恶梦,这东西到底是好是不好呢?回头看到老先生一定得问个清楚。”心里这么想着便又开始研究纸符。

无独有偶,另一个人也在翻看纸符,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张星林,也站在窗边惊疑不定。他倒不是做了恶梦,而是在刚刚打工回来的路上经历了一起离奇事件。

第三回 小林子惊魂饿鬼图

小林子是同事给张星林起的代号,以示友好。这天张星林在快餐店打烊回来,已经是半夜11点多,夜深人静的开发区大街车辆极少,更是看不到半个人影。小林子骑着单车哼着小曲飞驰在大道上,快到学校的地方有一大片空地,空地上密密麻麻的插着各种小石碑,说是石碑其实就是高压、电缆之类的提示标志,是以道路都为之避让,画了个半圆才通往学校。这些石碑白天看来也没什么,晚上却说不出的阴森,张星林每次走到这都感到一些不安,必须快速通过才能平复狂跳的小心脏。不过今天骑到这里时突然狂风大作,自行车像是被人用力的往后拉一样,根本不动劲儿。张星林正暗暗叫苦,突然脚下一空竟似掉了链子一般,所谓“关键时候掉链子,关键时候掉链子!”恐怕就是如此。谁承想蹬空几圈后,惊喜的发现这车又挂上了力,不过蹬上一圈后再次踩空一般,原来是千斤倒了,但这千斤倒的大是怪异,时机也是尴尬至极。张星林在这可不敢下来修,只得空一圈实一圈的踩着单车往前挨,心里暗暗咒骂这破车,这不到200米的距离像是骑了一年那般的难熬。

十几分钟后,总算出了这片荒地,小林子如获大赦,顶着风踩着半空半实的车轮向学校快速骑去,心想出来打个工怎么这么费劲,明天还要早起上课,正要骂娘的时候,张星林不禁脸色大变浑身发冷,因为他突然发现,脚下的自行车竟自的恢复了正常:那片荒地真的有古怪!自己岂不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胡思乱想之际,一声巨响把他拉回了现实,原来自己在惊诧间已经骑到学校门口的网吧附近了,刚才肯定是网吧后院的铁门没锁好,大风一刮才拍出了这么大的响声。惊魂未定的张星林先是一惊,又骑了几十米,隐隐听到网吧老板破口大骂、小工连连喊冤的声音,不禁暗暗自嘲:“张星林啊张星林,你也太神经过敏了,哪有什么鬼怪之说,不过一些巧合罢了!”这才放宽了心加速骑回学校。

张星林打工回来早就过了门禁时间,他的宿舍在一楼,但每次回来都要先爬上二楼的大厅,再走楼梯偷偷顺回一楼,无奈一楼的窗户都装着护栏,没法跳窗进来。和吴军的宿舍一样,每到周末就只剩他一人。一番周折之后小林子进入宿舍关上门,如同往常休息一下准备洗漱,刚一静下来就听见有声音从地下或是墙里传来,像是有人说话,而且还不只一人,仔细听却听不懂说的什么。由于刚经历荒地的事件,心生恐惧的他急忙去按宿舍大灯的开关,灯却不亮,这才想起现在已经过了熄灯时间,除了楼道和厕所有灯照明宿舍是没有电的,张星林按亮手机,借着手机微弱的灯光查看每一张床,是不是有谁在恶作剧?或者谁的收音机之类的没关发出的声音?找了一圈并没有任何收获,那像似对话般的声音兀自不停,却是一句也听不懂。正在惊恐又不知所措时,只见窗外冒出两只人影,晃晃悠悠的朝远处工地走去,一边走一边聊天,张星林听了这口音气的直骂街:“你大爷的,吓死老子了,抽个烟聊个天还蹲人墙角,人吓人吓死人啊!”张星林一面咒骂着这两个民工,一边觉得自己好笑,本想抚抚前胸平静下心情,却摸到胸前衬衫口袋中隐隐发烫,取出来一看,原来是周半仙给的纸符。

狂风在不停的刮,吹的实验楼呜呜作响,声音着实怪异,门卫大爷紧了紧外套继续睡着,工地上的工人们不知是太过疲倦还是早习惯了这恶略天气,也都依然睡得很香。周半仙在家中听着外面的风声,两眼穿过这个城市的一切,射向学校的位置,面露忧色,喃喃自语道:“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第一更       目录       待续

推薦閱讀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