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龙客栈【盗墓系连载】南墙16

96
蔷薇下的阳光 7f79368c c7ba 4663 a8d3 a07f6e373b00
2016.10.04 15:38* 字数 4925
大战梼杌

写在前头:《南墙》是由喃以之语和蔷薇一起合作写的盗墓故事,希望这个盗墓故事能够给大家带来快乐!喜欢就支持我们!

【简书连载风云录】
【盗墓系连载】目录在此


上一章回顾:石柱南墙


前情提要:李奇纹身有异样,他是蔷薇花的守护者;张笺,弥亚欲吓人,弥亚却遭尸气入神;李奇、南屿、老百、凡殊撞南墙;众人跌入神秘地方,殊不知危险正在渐渐向他们逼近……


第十六章《大战梼杌》

文丨蔷薇下的阳光

众人看了看凡殊,摇摇头,李奇拿过清风的手电筒,四处照了照,底下更是一片漆黑,却比上头的墓室要来得空旷些,而且,他们所处的地方,怎么会有这么茂密的灌木丛呢?

正当李奇不明所以的时候,弥亚尖叫了出来,“什么东西,为什么这里暖暖的?”

大家瞬间被弥亚的叫声给吸引了过去,李奇将手电筒的光芒照回到弥亚那边,“弥亚,发生什么事了?”李奇问道,如此茂密的灌木丛,弥亚怎么会用暖这个词呢?

弥亚吓得不敢出声,用手指了指她下面的位置,这才离弥亚最近的蔷薇顺着那个方向看去,脸色瞬间煞白,“嘘,大家别动,我们掉落的这个地方,是个活物身上……”

蔷薇这么一说,所有人瞬间靠在了一起,只有李奇拿着手电筒走了过去,往下照了照,果然,是个活物,“我们在梼杌的身上。”李奇比较淡定。

“什么?你说我们在哪里?”凡殊问道。

“梼杌身上,而且还是个活的梼杌,我们所感受到的声音来自它的呼噜声,那此起彼伏的波动就是它的呼噜声所发出来的,这茂密的灌木丛,便是它的毛发了……大家先别急,此刻它在沉睡,别惊了它,否则,我们别想活着出去!”李奇解释着。

“靠,这样的话,我们还有活路么?老子不想待在这里!”凡殊一刻也受不了了,他站了起来,准备往下跳。

“凡殊,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不淡定了?你若这样跳下去你怎知下面没有危险?”老百拉住凡殊。

南屿忽然一声不吭地站了起来,既然已经知晓身下之物是梼杌了,那么肯定有什么办法来对付它,忽然他发现了什么,“或许,我们可以从它的尾巴入手,现在我们只有清风这个手电筒还亮着,下面又一片漆黑,我们完全没有底,若是冒然下去,遇到什么我们都无法预测,不如这样,我从它的尾巴爬下去看看,若是有什么危险,死了我一个,也不足惜。”南屿说着。

“还是我去吧,你们都在上面等着,千万别擅自行动!等我消息!”李奇说完,便什么都没拿,顺着梼杌的尾巴下了去,黑暗中,他们只听到梼杌那深沉的呼吸声,李奇下去后,他们几个一直在上面焦急地等待着,清风干脆也站了起来,她实在是不敢坐在那,更不敢接受着身下之物居然是梼杌,还是活的!

张笺一直牢牢抓住弥亚的手,这里的一切不是他们文派所能搞定的,而凡殊来回踱步着,双手一直搓着,蔷薇一直站在梼杌尾巴那里,似乎在想着什么,这个梼杌既然是活的,为啥,他们落下来的时候,这梼杌一点动静也没有呢?难道说这梼杌还能冬眠不成?

“蔷薇,我们该怎么办?”清风来到蔷薇身边,她能接受的范围已经到了极限,实在是接受不了自己为何要下这个墓……

“要是米可拉在的话,肯定知道怎么做,可惜她……”老百坐了下来,忽然觉得此刻除了自己和凡殊是一类人外,其他人是都各自成派,弥亚和张笺一直在一起,剩下的四个人便是一体,还有那李奇说什么是蔷薇花的守护者,莫非他和蔷薇之间有什么渊源?

“老百,米可拉如果还活着,一定会回来找我们的,只是可惜了子酉,还没找到什么宝贝就……”凡殊拍了拍老百的肩膀。

“也许我们的下场也会如此,什么都没捞到,还送了自己的命!”

正在老百嘀咕的时候,下面传来一声口哨,应该是李奇发出的,“李奇说了什么?”凡殊有些按耐不住内心的喜悦,莫不是下面有宝藏?

这口哨声,是一种暗语,清风和蔷薇都能听得懂,只不过,蔷薇还没解释完的时候,“李奇说,下面可以下去……”凡殊立马激动得推开蔷薇,顺着梼杌的尾巴爬了下去,结果,就听到砰的一声惨叫,是凡殊。

“李奇说,下面是可以下去,但是,要十分谨慎,下面有很多细小尖锐的碎片,一个不小心,便会浑身扎满碎片,失血过多而死,这凡殊,怕是凶多吉少了……”蔷薇其实是有意要告诉大家小心,结果话还没说完,凡殊便迫不及待的怕了下去。

“这凡殊太过急躁了……”清风也摇摇头,“蔷薇,我们怎么下去?”

“我打头阵吧,清风,你跟在我身后,然后南屿,老百,张笺和弥亚,切不可急躁。”

他们几个顺着梼杌的尾巴慢慢爬了下去,谁想,快到底端的时候,那梼杌忽的站了起来,一个转身,这几个人一下子都在梼杌的尾巴上,被甩来甩去,谁也没想到这个梼杌会在这个时候清醒,而且,它的嘶吼声,实在是尖锐,听得人耳朵一阵阵耳鸣。

“怎么办,蔷薇。”清风快拽不住梼杌的尾巴了,这几个人挂在梼杌的尾巴上,被甩得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清风,再坚持下,我想想办法,对了,南屿,有火柴吗?就是你之前对付女鬼的那个火柴。”

“有。”

“给我一根。”

“蔷薇,你要做什么?这火柴对付这个梼杌根本没用。”南屿一只手拉住梼杌的尾巴,一只手将火柴拿出来。

“扔下来。”

随着南屿火柴的扔下,蔷薇急中生智,在梼杌转身的时候,一手拉着梼杌的尾巴,一手将火柴往旁边的墙壁一擦,瞬间,底下都亮堂了起来,他们都看到了,这个梼杌体形庞大,而且,下面,似乎,还有个洞,而且就在梼杌的身下,难道说,这梼杌守护的洞就是那主墓室的入口?确实,除了那个洞口外,其他都是细小的碎片,万一掉下去,真的就……因为,老百看到了下面躺着一个人,正是凡殊,浑身是血,应该半死不活的样子了,那细小的碎片扎得他浑身都是,但是唯独不见李奇。

火光马上熄灭了,一下子又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清风的手电筒此刻也不争气地灭了,一时间,恐惧笼罩着众人。

“张笺,我们是不是要死了?”弥亚已经有些后悔来了。

“不会,我们不会死,弥亚,你抱紧我。”说完,张笺忽的就松开了梼杌的尾巴,掉了下去,就算不跳下去,被梼杌这么甩来甩去,也一样是死路,不如就赌一把,张笺和弥亚跳了下去后,除了弥亚的哭声,根本听不到张笺的声音。

梼杌不断嘶吼着,都是它也一样抓不到自己的尾巴,只能在那疯狂甩着尾巴。

“快,蔷薇,老百,清风,我们也跳下去,我数到三,都闭上眼睛,跳下去,否则,这么甩下去,我们很可能会被甩死!弥亚的哭声,应该是张笺受伤了!”南屿说道。

“一,二,三,跳!”

砰砰几下,老百,清风,南屿都跳了下去,南屿趁着刚才火光的瞬间,看清楚了方向,所以才计算好跳下去的时间,谁想,他们三个跳下去后,“南屿,蔷薇在你那吗?”

“没啊,蔷薇不是在你下面吗?应该比你先跳下来啊?老百,蔷薇在你那吗?”

老百也摇摇头,黑暗中,根本看不清楚,好在他们三个跳的地方是个小凹槽,没有受伤,蔷薇并没有跳下来,刚才那一刻,她知道南屿的考虑,他们跳下去应该刚好在那个小凹槽里,但是南屿会计算,却独独漏了一点,那凹槽,如果没猜错,只能承载三个人的重量,所以,那一刻,她没有跳下去,她抓着梼杌的尾巴,往它身上爬去。

“蔷薇,你在哪里?”清风喊着,只是出了梼杌的嘶吼声,却没有任何声响。

南屿再一次擦亮了火柴,虽然仅仅是一瞬间,都是他看到了,弥亚和张笺就在他们凹槽的不远处,张笺应该是比凡殊的伤势还重,弥亚跪在张笺身边,哭着,凡殊刚才躺着的地方,已经没了人影,难道凡殊逃离了?再看向梼杌,透着幽幽的光芒,那人面虎足猪口牙,尤其是那牙齿,看着瘆人,而它的背上,居然有个人,那个人正是蔷薇,她正朝梼杌的头顶爬去。

“蔷薇,危险,快下来!”南屿大喊着,紧接着,又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老百,你从这里下去,找到凡殊,清风,你从这里下去,去看看张笺的伤势。”

“你呢?”清风紧紧拽着南屿。

“蔷薇在梼杌的头顶,这样会很危险,我去看看。”

“我去吧,你去找凡殊,你一个教书先生,去了也是送死。”老百忽然站了出来,然后便跳了下去,老百虽是个军人,但是把式还在,不能正面对抗梼杌,那就暗地里对付。

“小心点。”

实话说,梼杌的身躯,差不多有两层楼的高度,宽度相当于二十个人站在一起的长度,但是在这黑暗之中,对于他们几个来说,已经很大了,蔷薇死死地拽住它头上的毛发,梼杌的嘶吼声越来越响,老百一个跳跃来到梼杌的脚下,对着它的脚踝一砍,惊得梼杌一把踹了他,与此同时,蔷薇也被梼杌刚才那一脚,给甩了下来,刚好落在老百那个方向,梼杌终于发飙了,它张开血盆大口,朝他们两个咬去,嘴巴在距离蔷薇和老百一米处停了下来,是李奇,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悄悄地在梼杌的四只脚上绑了遮降绳,死死地拉住绳子,使得梼杌动弹不了,那一刻,老百和蔷薇怎么也没想到李奇的力气如此之大。

脸上的青筋暴起,“蔷薇,老百,快,梼杌的命门在他后脑勺。”

蔷薇和老百挣扎站了起来,那梼杌眼看着要挣脱开遮降绳时,老百一个冲力,跃上了梼杌低着的头,一下子抓住了它头上的毛发,蔷薇则是引开梼杌的注意力,一米的距离,但是那梼杌却死死挣扎着,不停地对着蔷薇嘶吼着,脚却动弹不了,“老百,你快点。”蔷薇喊着。

“我知道了,它的头一直在动,我没法找到命门。”老百喊着。

忽然,蔷薇冲到了梼杌的眼前,将手臂伸到了梼杌的嘴里,她此刻已经没有那个黏爻了,之前在对付那些石梼杌的时候全部用完了,此时,她唯有让梼杌咬住自己的手臂,才能防止梼杌的头乱动,才有可能给老百争取时间。

“蔷薇,你这是在做什么?”李奇大喊着。

“我没事。”这梼杌不比石梼杌,它是真正的活物,不知道活了多久的东西,被咬住的瞬间,蔷薇痛得失去了感觉,手臂已经麻木了,但是,梼杌似乎没有要咬断手臂的意思,因为刚好手臂卡在了梼杌的牙齿缝隙里……

而南屿那边,他找到了凡殊,凡殊的双腿已经……确切的说,他的双腿更像是被锯断的……他将凡殊拖到一旁,在他鼻尖探了探,气息微弱,怕是命不久矣。

清风那边,她已经尽力了,张笺刚才抱着弥亚跳下来的瞬间,为了保护弥亚,他落在那碎片之中,穿心而窒息,而弥亚,则是落在他身上,除了擦破点皮外,倒也没什么伤。

“弥亚,节哀顺变。”清风不知道该说什么,和弥亚将张笺拖到离梼杌远点的凹槽内,看到弥亚伤心,她的心里也很难受,但是,下了墓,总会有伤亡,谁也不知道自己的亡期是什么时候……

老百还在找命门,虽然梼杌的嘴巴在咬住蔷薇手臂的时候,有一瞬间的安静,但是随即,它便忽然焦躁了起来,猛地一甩头,老百再次落了个狗吃屎,蔷薇,李奇,都被狠狠地甩了出去,紧接着,伴随着梼杌的嘶吼,它的身形,居然慢慢地在消退,身形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直到变成迷你的小梼杌,慢慢消失在洞内……

众人都不同程度地受了伤,张笺坠地身亡,凡殊双腿被碎片割断,生死未卜,蔷薇的手臂麻木到没有任何感觉,李奇的胸口被梼杌狠狠地踹了一脚,老百估计没个脑震荡,也已经神志不清了,只剩下南屿,清风和弥亚,尚还清醒。

“啊……”蔷薇的手臂忽然一阵剧烈疼痛,她那纹身忽然随着这剧烈的疼痛,散发着忽明忽暗的光芒。

“蔷薇。”清风想走过去,却被那光芒弹了回来。

“别过来。”蔷薇忍着疼痛说道。“会伤到你们。”

借着那纹身散发出来的光芒,南屿看到李奇那麒麟纹身也发出了同样的光芒,两种光芒交汇在一起,变成了一束亮光,直通到他们刚才下来的那个地方,光芒持续了几分钟后,暗了下来,蔷薇的手臂有了知觉,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许,这个麒麟小子和自己有一定的渊源所在吧,但是此刻不是纠结这个渊源的时候……老百的伤口居然也奇迹般地愈合了,在这样的墓里,对于这样的奇迹,谁也没有过多地去问,天下事,无奇不有吧!

清风摸黑扶起蔷薇,“没事吧?”

蔷薇示意没事,然而,张笺却再也回不来了……

就在他们决定怎么处理凡殊的时候,忽然,老百回头大吼了一声,“凡殊不见了!南屿,你不是说他腿没了吗?”

一群人,在南屿再次擦亮火柴的时候,浏览了四周,却独独没见凡殊……

“如果存心不想我们找到,我们怎么找也不会找到,我们还是赶紧去主墓室吧,那梼杌身下的洞穴,应该就是主墓室了。”李奇说道。

凡殊失踪了,张笺死了,加上之前米可拉也失踪了,子酉死了,现在只剩下老百,弥亚,李奇,清风,南屿和蔷薇,没有人知道,主墓室内又会遇见什么……

那个洞口往下看去,不知道是因为他们在黑暗里待得久了还是怎的,一下子接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亮堂,没错,往下看了一眼,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金碧辉煌’……


下一章在此


第一次和南屿合作写这个《南墙》,也是希望把我们的脑洞带给大家,希望大家会喜欢,喜欢就关注我们的专题哦。【盗墓系连载】南墙

简书接龙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