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一)故人归

字数 1873阅读 10

        隔天一大早,刘璟骐就到了路家。

        路家门口那两个看门人并不认识刘璟骐,一下子挡在他面前,粗声粗气地喊到:“来者何人!未经同意,不得入内!”

        嗬,路煜培养的下人真是和他一样粗暴。“我是路景凝的朋友,今日特地来拜访他。”千万不要跟我说你不认识路景凝。

        两个看门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是在顾虑什么。其中一个对另外一个点点头,转身向院内跑去。刘璟骐一脸诧异地呆在原地。好一会儿,才看见路景凝穿着万年不变的白衣翩翩而至。旁边那个小伙子边走边对他嘟囔着什么,被路景凝一瞥给吓了回去。

        路景凝嘻嘻笑着走向刘璟骐,看起来既惊喜又高兴。他兴冲冲地跑到刘璟骐跟前,搭上他的肩,领着他走向院内。旁边的看门人想要拦住刘璟骐,被路景凝狠瞪了一眼,立马缩回了手,战战兢兢重回自己的岗位。

        路景凝带着刘璟骐到了自己的房间,派下人端来茶水点心之后,命他们都退下了。刘璟骐好奇地打量着路景凝房间里的装饰:此刻他正坐在一张红木圆桌前,这张桌子配着四张圆凳,打理得很干净;房间被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寝室,一部分是大厅。寝室只有一张床,一个梳妆台。床幔是淡黄色的,连缀着条条流苏。床和窗口紧挨着,转身就可以看见庭院里的种种景象。虽说有张梳妆台,但毕竟是男子,没有过多的胭脂粉膏,只有一面铜镜,一把梳子,还放着几本多余的书;大厅的装饰很简单,桌子,凳子,墙上挂着几副水墨画,门口还立着两个大花瓶。富家公子的房间竟然这般淡雅,倒也出乎意料。不过路景凝一贯是个书生的做派,也不足为奇。

        “刘兄,今日来找我不是只是上门来找我闲聊吧。”路景凝微眯起眼睛,眼神中闪过一丝狡黠。

        路景凝真还说对了,今天他来就是来闲聊。就是这闲聊也是有目的的,估计路景凝猜不出是什么目的。

        “瞧你说的,我是那种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吗?我真心实意来找你聊天,你还猜忌我。唉,交友不慎呐。”刘璟骐一边故意仰天长叹,一边观察路景凝的脸色 只见,路景凝正憋着一脸笑。终于,他忍不住了。转身咳了几声,揉着肚子转过身来。

        “我说刘兄,我只是那么一说,你还当真。说得我好像小人一样。”

        你倒不是小人,可你爹是。

        刘璟骐局促地笑了笑,把话题闲扯到其他地方了。路景凝感觉到他生硬地撇开这个话题,也没多做声,顺着刘璟骐的话闲谈起来。二人聊了一会儿,有下人在门外压着嗓子喊:“老爷回来了!”

        路景凝的脸色刷地变黑。他匆匆站起身,轻轻推开门,对刘璟骐低声说:“你在这里呆着,不要出来。等我回来。”说完,像一阵风一般闪出了门外。刘璟骐怔怔地坐在凳子上,一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就是路煜回来了,至于如此大惊小怪,弄得人心惶惶。

        刘璟骐蹑手蹑脚地走到窗户前,凝神听了一会儿,没发现任何响动。这就有些奇怪了,回家还要那么多人去迎接,怎么现在都没人说话啊。刘璟骐待不下去了。他走近路景凝那张床,打开床边的那扇窗户,翻了出去。

        可能所有人都聚集在路煜那里了,刚刚还有人影散动的花园里,此时空无人烟,寂静一片。刘璟骐抬头看了一眼太阳,看来此时是正午。大太阳撒下来的阳光那么毒辣,就让这么多人聚在一块儿,那不得热死。路煜真是不安好心。刘璟骐跃上了屋檐,伏在炽热的瓦片上,感觉真糟心。刘璟骐沿着屋檐转了一圈才看见路家的一群人。

        路煜又开始了上次他和玄在半夜是来监视时的那番举动。只不过这次多了一个路景凝。路景凝的脸色很难看,一直阴沉着脸。他爹的慷慨激昂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他似乎是在神游。刘璟骐隐约感觉到路煜所做的事和那个巫术有关。他回想起上次他们一伙人冲到城外那个废弃的寺庙中的事。说不定,那个寺庙就是进行巫术的地方。刘璟骐一直趴着,衣服都快要烧开了。终于等到路煜大手一挥,人群散开了。刘璟骐看着四散的人,也跳下了屋檐。

        在他跳下后,路煜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抬头冲刘璟骐刚刚待过的地方看了一眼。他转头对路景凝说:“儿子,最近你没有带生人回来吧。”路景凝摇头,沉默不语。刘璟骐是朋友,不算是生人吧。

        “那就好,现在是关键时期,不能让任何无关人员入内。”路煜把脸躲藏在墙角的黑暗中,看不清神情。只能听见他声音中的严肃。

        路景凝低低应了一声,也离开了。

        当他回到自己屋里时,真好看见刘璟骐躺在自己床上小憩。他轻轻关上门,凑近刘璟骐身边,大喊:“吃饭啦!”刘璟骐虽然是在装睡,但着实被这一声喊叫吓到了。

        路景凝笑眯眯的对他说:“刘兄,时候不早了。今日家父回来了,有事情商议,我就不留你吃饭了。改日我们再叙。”

        刘璟骐点点头,迷迷糊糊地走向门口。刚刚装睡,现在真困。他正要拉开门,被路景凝叫住了。路景凝指指窗户,示意刘璟骐从那里走。刘璟骐不明就里,但也应下了。

        正好他一走,路景凝的房门被推开了。来者,正是路景凝的父亲---路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路景凝这几日每天都是早早地来到了刘璟骐的府上。来多了,也就熟了。看守大门的那几个小伙子,看见他来了也就笑笑...
  • 路景凝等待刘璟骐吃完早饭,邀请他到自己家中一坐。刘璟骐推脱自己军务在身,送走了路景凝。他觉得自己和路景凝相...
  • 肖剑一个人说得眉飞色舞,刘璟骐一个人听得愁眉苦脸。 听肖剑说,路家是十三年前搬到这个地方的。当时他...
  • 路景凝看见刘兄有些发呆,轻声说:“既然刘兄有心事在身,在下刚好也要处理家中琐事,也就先告辞了。”这回,刘兄点...
  • 晚上刘璟骐回到自己的府上,这时已是深夜了。家中只有大管家和玄在等着他,其他人早都休息了。他挥挥手让管家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