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德‖越智慧越谦和


人要活得聪明些,但不能太聪明了。

聪明显得灵动,太聪明了则显得诡诈,前者可爱,后者可怕。

谁都希望遇到聪明的人,却对精明的人避而远之。有的人刚接触时,你觉得可以交往一辈子,但接触了几次之后,便发誓一刻钟也不愿再来往了。

这也很好理解,刚开始时,容易被对方的灵动感染,时间久了,必然会被对方明里暗里的诡诈所伤。

有的人活到很大岁数了,身边没有一个朋友,需要检讨的,恐怕应该还有自己。是的,没有一个人愿意跟诡诈的人在一起。有时候,智慧不够斗不过是一方面。重要的是,跟这样的人相处,既要防着这个又得防着那个,太烦了,也太累了。

于是,走为上策。不交不往,也便无烦无扰。

古人云“大智若愚”,说的就是一个人有很高的智慧,但与人交往,显得笨拙、憨厚,你都看不出他高明在什么地方。

换个说法就是,人的智慧越高,越表现得谦和拙朴低调,这样的厚道和质朴,更让人愿意接近。这时候,智慧就成了一种朴素的人格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