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色行无泪

清晨,白雾氤氲,锦瑟照例去藏书室查阅古籍,锦瑟来勿言书院藏书室已有半月,大多古籍仙书都已阅尽,只剩几本上古典籍晦涩难懂,锦瑟正看着烦躁,抬头却瞥见一个胖乎乎的小手在拿身边碟子里的小果子,“少吃点这个果子,她叫龙葵果,有毒。”锦瑟提醒道。小胖手急忙缩了回去,四五岁的小道姑一双大眼睛几乎要挤出水来,怯生生地带着哭腔问“我已经吃了三颗了,我会不会死?”“不会死,但是不能吃太多。”锦瑟柔声安慰着。送走了小道姑,锦瑟的思绪拉远,要是龙葵能毒死人,阿荇应该死了很多次了吧。

阿荇,那个少言冷漠的女子却有个孩子气的习惯,总是随身带着龙葵果当零食,记得初见时是在南海海角。那一晚,月明微风,那一年,锦瑟还是个浪荡书生。因为母亲生病,携了父亲信物—传音螺去南海为母亲求药引——鲛泪珠。当时阿荇袭一身青白色襦裙从水面悠然走出,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可左眼下的两颗若舞姬眼下细碎黑宝石的三颗痣却为其增添了妩媚的气质。那时以凡人之躯活了十八年的锦瑟当时还并不知水域的鲛人公主是个异类,鲛人涕为珠,而公主沧荇却是个不会哭的鲛人,于是锦瑟冒冒失失地向阿荇求一颗鲛泪珠。阿荇虽没恼,却没有珠子可给,只得带了锦瑟去了南海。

   南海虽然唤作海,沧荇也确实是从水中来,但南海却是一片临海的陆地,鲛人一族在这里耕织捕鱼,齐锦瑟看了一番景色不禁莞尔,说道:“纵有一身异能,还能如此生活,也只有你们鲛人一族了。”“君子无罪,怀璧其罪。”沧荇接了一句看似跟锦瑟所谈无关的话,锦瑟现在想来其中的关联和苦涩也就她这鲛人公主能体会了。

   阿荇引了锦瑟随着沧荇来到来到一个被芙蓉树围城的小院落,小院落的主人怪婆婆闪推演天数,早就恭候锦瑟多时。原来婆婆有个孩儿,天资聪颖可偏偏在破尾成人的修炼遭遇瓶颈,见同龄的孩子都已经能在陆地行走,自己却迟迟不能破尾便因心急而堕了邪道,他吸了自己每天在自己修炼是时候为自己遮荫的菩提樟的树汁,长了500年修为,终于得以成人,岂料天道难违,天理不可逆,婆婆的孩儿竺落虽修炼成散仙,免去生死轮回的形式,但是却要忍受生死轮回之苦,因为菩提樟进入轮回,化为一个女子,女子每次轮回,竺落便会失去所有记忆陪这个女子经历一次“求不得”之苦,说白了“肉债情偿”,每一世都是花式虐恋啊,婆婆不忍心儿子每世受苦,故请锦瑟帮忙。解决此事的办法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简单在于把这500年的修为还回去就罢了,难在于,竺落得了这500年修为由鲛化为人,由人修成仙,若想把这500年修为还回去,便要借助媒介逆此过程,也就是说,要有一个半人半仙的媒介,竺落要把这500年的修为以仙气的形式渡给媒介,在媒介的体内转化为人类修为才能还给已成人身的普陀樟,仙凡相恋本是大忌,要找到这样一个媒介谈何容易,可这次偏偏巧了,锦瑟便是一样一个尤物,锦瑟虽未修炼仙法,父亲也自行剔了了仙骨,但是锦瑟还是知道自己身份的,虽知使用身体异能可能导致杀神之祸,但为了母亲性命,也不得已应允此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