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前,吃什么

      同龄人的感慨,年轻人理解不了,那就听个故事吧

       我们小的时候,大都“好吃懒做”!虽说劳动最光荣,可想想那些活真的是愁煞了,放学回家,放鹅拔草;隔三差五,推碾推磨;推碾还差,最愁的是推磨,看到娘捞粮食,就开始犯愁,半夜五更,把你从暖和和的被窝子里拖出来(尤其是冬天),那个不情愿啊,要是说好到时候给摊个面煎饼还有点动力,否则你会低低贱贱,最好笑的是经常抱着磨棍就睡着了;还好,娘会兑现诺言,给你摊个面煎饼吃。庄户地里那些活就更甭说了,拾麦子,拾棉花,掰烟,绑烟,解烟,掰棒槌子,扒棒槌子,砸坷垃,打苲子,倒粪,喂化肥,帮头……最烦套上根绳子拉车子,拉耩子,拉耧子,拿人当牲口使,你又不敢脱奸耍滑,使不使劲,看看拉绳就知道,一天下来肩膀头子上会勒上深深的一道沟,疼!数不完的活,哪一样也愁干!

      上坡就盼歇歇,歇歇就盼散坡,上午盼下午,下午盼黑天,放假盼入学!说到吃,每天每顿,都在盼着娘改善伙食,冬天,要是谁家煎咸鱼,香满庄,站在栏前的粪土上朝着咸鱼飘来的方向闻去,狠狠的吸上几口,估计赛过大烟!小时候有个半夜鸡叫的故事,对半夜鸡叫我是既害怕又喜欢,半夜只要听到鸡叫声,便是黄鼠狼子来拖鸡,从小听娘说这玩意儿能怪人,所以有些怕,但只要大人快出去撵,那玩意儿便丢下鸡跑了,第二天不管娘炒啊是炖,还是炸,反正有鸡吃了,所以又有些自私的喜欢!但决没有因为喜欢这口美食,在黑天堵鸡的时候把鸡窝子门口故意留个缝,嘿嘿!

      街上来个换豆腐的,你放学回家,会说,“娘,有换豆腐的”,其实你不说娘都知道,来个换火烧,换油炸果的你也会说,不过,你说上几十回也未必能换一回。刚馏好的煎饼,如果抹上点腥油,再撒点盐,或者说没有腥油,卷点红糖,那简直是太香太好吃了!现在的饼卷猪头肉也不会有那个味!夏天抠个节流鬼,扑个蚂蚱啥的,那算是山珍海味了;秋天去苹果园拦人家剩下的苹果,去桑树上摘个桑葚子,地里的烟榴上摘个烟榴子,拾个长了牙的果子(花生),或者说在地上拾掉下来的枣吃,都是些很少吃到的瓜果。

      春天的梧桐花嘴,放在嘴里咂咂蛮甜的,秋收,割棒槌子,割秫秫的时候,你会在散坡的时候,等着大人们带回来的比甘蔗和糖块还要甜的靠近根部的秫秸,棒槌秸,还有地里的毛草根,吃的有时候嘴夹子长口疮,那也喜欢吃。生产队吊粉皮的时候,那粉汤,用开水一冲,滑滑的,香香的,那正在晾晒着半干的粉皮,一卷,都不用就菜,蛮解馋的。那时候的“烧烤”更是五花八门,最爱吃的是娘摊煎饼时放在鏊子窝里的烧地瓜和烧辣疙瘩咸菜,那叫一个香!那叫一个甜!地里的麦子,大豆,地瓜,棒槌子,在七八成熟的时候烧着吃最好吃,这些事都要背着生产队长偷着干,要说最好吃的是烧仓老鼠,只要是发现个仓老鼠洞,便都瞪大了眼,顺藤摸瓜,非找着不可,除了能找到仓老鼠盗走的粮食,更得意的是能找到仓老鼠,能吃上烧烤仓老鼠。

      这些比现在的烧烤好吃多了!过年,吃块炸鸡炸鱼,吃个饽饽,过寒食吃个鹅蛋,鸡蛋,八月十五吃块月饼,那更是不得了了!说到吃炸鸡,讲个笑话,那时候一是用柴火烧火炸,火候不行,再就是怕孩子们偷着吃,往往是炸不熟,可还是想着偷,忘了是哪一年了,因为偷炸鸡吃,把刚做的新棉裤布袋子给油了,让娘好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馋的原因,那时候碰到学校送信的电驴子冒的汽油味都喜欢闻上两口,还有去联社,后来叫代销点,你就是不买东西,那酒缸,酱油醋缸飘出来的那味也刚香,更不用说点心.饼干的味!

       小的时候还盼春秋两次的山会,那可是卖啥好吃的都有,那时候,说来不怕您笑话,在山会上就是那卖死猪子肉的,也好香,都会站那半天,馋的淌邪涎!一块肉,一块鸡,一个蛋胜过今天的大席!胜过今天海参燕窝和鲍鱼!

      虽然说现在条件好了,不用锄镰镢锨了,什么都是机械化了,生活也好了,那时一年都吃不上的好东西,现在一顿就能吃的上,可我还是喜欢以前那生活,你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