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解忧杂货店》有感

        “不管是骚扰还是恶作剧,写这些信给浪矢杂货店的人和普通的咨询者在本质上是一样的。他们都是内心破了个洞,重要的东西正从那个破洞逐渐流失。人的心声是绝对不能无视的。”应对疑似出自同一人之手的30封恶作剧,浪矢老爷爷如是说。从那一刻开始,我想对浪矢老爷爷,对浪矢杂货店,对《解忧杂货店》我有一种说不清的情感。或许是敬重吧,好像全身都充满了一种温暖的力量。

        浪矢老爷爷的杂货店的独特之处在于它不仅出售杂货,而且当遇到困难的时候写信给杂货店,第二天总能在牛奶箱里拿到浪矢爷爷的回信。

        许多事情在还未发生时,就已经在世界上留下痕迹,浪矢爷爷不会想到当年问“怎样才能不学习也拿到100分”的孩子会将他的回答应用到工作中,帮忙更多的孩子。也不会想到,神奇的杂货店,交错的时空线会在他逝世多年后,帮助了三个迷途的青年。

        敦也,幸平,翔太在抢劫后跑到废弃的浪矢杂货店长生,却因杂货店中不会流淌的时间,而收到了来自过去的人的求助信。在一封一封信中,他们尝试帮助别人,也在救赎着自我。“像我们这样的人,也是能够帮助到别人的呀。”一张不慎掉进牛奶箱里的白纸,他们收到了来自过去的浪矢爷爷的信——“地图是一张白纸,这当然很伤脑筋,正是因为一张白纸,才能够随心所欲的描绘地图。一切全在你自己。对你自己来说,一切都是自由的,在你面前是无限可能的!这是很棒的事啊。我衷心祈祷你能够相信自己,无悔的燃烧自己的人生。”那么就告别这间杂货店告别过去那个阴暗的自我。在太阳升起的时候,走出那里,面向一个全新的自我,无悔燃烧的自我吧。

        我从未读过这样的小说。小说开始时似乎呈现的是一个个支离破碎的片段,每个故事都有独立的主人公都有完整的情节,唯一的关联是浪矢杂货店。它像一个纽带,冥冥中将这些人和故事联系起来,看到后面似乎断开的关系又逐渐联系起来,他们之间的关联被揭示出来,这样的情节禁使人震撼。原来人与人之间一向都在相互支撑,每个人都不是独立存在的,每一个人都在不知不觉中影响着他人的生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