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七夕的已婚女人,都有种不收礼物的期待

4字数 2808阅读 526

作者 | 卢璐

来源 | 卢璐说 (公众号:lulu_blog)

最近,无论是出门还是开电脑或看手机,广告都是一样的:七夕特惠,七夕促销,七夕要来了。

两年前,我们和朋友去吃饭。打车打不到,餐厅满员,好不容易排上我们,满头冒烟,超负荷运转的服务员,拿着菜单比划了一下,“这,这,这,还有这些全都没了。”我们这些已经绝缘的中年人,才知道那天是七夕,现在的小年轻人是要过七夕的。

新年、情人节、520、六一、七夕、圣诞节……在过分崇尚仪式感的年代里,我们把每个节日都过成了情人节,既然是“过”,总是要送送鲜花,收收礼物,吃吃晚餐,顺便买条裙子,把自己变得美美的。

然而这却是个挺悲哀的事实,情人节越过越多,有情人却越来越少了。倒真的不是因为雾霾影响到了荷尔蒙,今年我听到业绩增长最疯狂的创业公司,做的就是“私密玩具”。

就算我这中年老阿姨,朋友圈里这几天,也陆陆续续地在看到别人晒礼物,所以振兴传统文化,还要靠电商啊!爱情就算不再能壮大我们的世界,至少可以拉动经济。

不过,我是个不送礼物的特例。

在很多年前,我还瘦伶伶不到100斤的那会儿,施华洛世奇出了一个海星项链,一出来,我就爱上了,80欧元,对于那时的我,真的是贵了。

那时,我晚上在餐厅打工,一个月有三百多欧元,也就能维持日常的开销。当时男友比我还小,清秀温柔,有点洁癖,会煮饭,但也是紧巴巴地没啥钱。

越是得不到的东西,总是越想拥有,仿佛拥有了之后,能证明什么似的。那颗被我判定太贵的海星,变成了一个坎儿,我去看了一遍又一遍,越看越想要。

看久了,自己舍不得买,我就希望他能送给我。

80欧元,也不是买不起,只不过在当时的情况下,过不去自己心里的那一关。可如果男朋友能送的话,自然就是不一样的。

我从年轻的时候,就一直自诩不是个物质女孩。如果真的想要钱,我就不会和他在一起。不仅仅是我,对于很多女人来说都是一样:这不是贵不贵的问题,而是他究竟有多爱我。

世界上最深挚的爱情,不就是他有一百块,却肯给我花八十么?

从圣诞节到情人节,我自己去看,带着他去看,还让闺蜜帮我演戏,在聊天中“无意”说起,我花了很大的心思暗示:“送给我,可不可以?”

圣诞节过去快一个月了,他突然收到他爸迟来的圣诞礼物,一张一百欧元的支票。飞来横财,他特别开心,转天就加些钱,就去换了咖啡机,而接下来的情人节,只送一朵玫瑰花给我。

每次等待,每次失望,一切的努力,都如同拳头打到棉花里,无声无息。渐渐地,我开始觉得委屈,一毛不拔的男人,这根本不是爱吧。

我的生日是在情人节之后的一个星期。我自己去买了海星项链,给店员说,“是礼物。”店员给我系上了漂亮的缎带,我拿着精致的蓝盒子,“生日快乐,女人还是靠自己。”心里却莫名其妙地有点涩涩地酸。

对于大多数亚洲女人来说,所谓的女性独立,都只不过是两相比较之后,男人靠不上的权宜之计。

人生中,那些能靠着男人的女人,总是高人一等的滋润而幸福,当然一直到了有孩子,变成了枯黄的家庭妇女,这是后话,且先不提。

我生日那天,我们都上班。我是生日过了几天之后,才见到他。他做了鸡肉饭和巧克力慕斯,点了蜡烛,在他家里烛光晚餐。

他递给我一份礼物,拿到手感受到那大小和分量,我就明白了,里面就是那颗海星,他终于还是买了。

他期待地看着我说:“等了这么久,喜欢么?”

我假装夸张地说:“好喜欢。”

他是个十分敏感的人,我知道他能感觉到我的尴尬。在接下来,我们吃饭,看片子,跟平常没有什么不一样,没有人再说起那颗海星。

也许他到今天也不会明白,为什么他买了我暗示那么久,那么贵的东西,我却没有惊喜,只有慌乱。

只是,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在心里预期过某个男人,会送给我什么礼物,无论是贵还是便宜,无论我想要,还是我喜欢。

因为想让男人给我买礼物的那种渴望、等待、暗示与求而不得的感觉,太让我难受了,汇在一起,变成了一种无法言喻的钝伤,让我觉得卑微,一直到尘埃里。

而把他究竟用了多少钱,嫁接到爱情里,去衡量他的,也是我的爱,这让我觉得有些卑鄙的市侩。

我庆幸,幸好,是在30岁,成熟之后,才遇到卢先生。

在遇到他之前,虽然我穷,但我已经建立好了自己可以掌握的平衡。无论是他,还是我,我们都明白对方的底线,有了彼此的人生,会变得更好了,但没有彼此,都可以独自活下去。

在很多年前,卢先生升了个小职,没有加薪。他兴高采烈地给我保证说:“等我工资涨到XX,我一定给你买个包包,牌子你选。”

我一笑了之,因为想要的东西,我自己去买就好了;太贵的东西,我自己评判,是咬牙攒钱,还是忍痛放弃,我从来没有期望寄托在他的工资单上面。

作为后起的黑马,我的收入涨得比他快。而等我有能力买的时候,我才发现,我是喜欢高跟鞋的女人,对包真的不太有感。

其实在今天的社会中,受过高等教育,跑遍世界的女人,少的从来不是赚钱的能力,而是心中的那丝幻想,明明自己是一棵树,却非要把自己幻想成一支可以环绕的藤蔓,总要把自己弯曲到骨头要碎掉的程度,才明白那不是我,我必须走出这由来已久的牵绊。

最近,卢先生在换工作,索性这个月,在家做煮男。

难得我们四个人中午在家吃午餐,子觅摆了一溜儿迪士尼公主的小手办。我是个有教育性的母亲,要抓紧一切的机会:“看看公主们,哪个公主是不需要自己努力,就可以幸福永远?”

思迪说:“白雪公主啊,她吃了毒苹果,然后就一直睡到王子来救她。”子觅也说:“睡美人也没有做什么啊,她就一直睡到王子来啊。”

我楞了一下,此话有理。

我们索性思考了一下,白雪公主和睡美人,是迪士尼最早的公主形象,然后才是灰姑娘,美女与野兽,小人鱼。

发现了么,公主形象出现得越早,公主们越不需要做什么,只要自己美美的,就可以获得幸福;然而公主形象出现得越晚,公主们越有才艺,而不是只有美貌。

从需要自己主动去参加舞会的灰姑娘,到需要战胜自己的美女与野兽,再到近年来的红发公主,冰雪奇缘,或者穿越海洋的莫安娜,王子甚至都已经成了一个并不重要的角色,公主的特质都是一样的,成长、勇敢、有担当,战胜自己。

时代已经改变了,今天的女性,已经无法忍受七岁裹脚,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三妻四妾分享丈夫的人生。

今天的女性,也就无法在享受被供养、被庇护、把自己人生都依附在一个男人身上的安逸,要知道所有的安逸都是有代价的,代价就是自己的自由和意愿。

我知道,还有很多人讨厌别人说“独立女性”,认为独立女性只不过是一片浮云,人生最重要的是,找到那个肯爱我,而照顾我的男人,才是最安稳的幸福。

可是,为什么要把自己的人生,系在一个男人的身上呢?这样无论是对你还是对他都是很不公平?

什么时候,女人才能学会,不要活在无辜和被动里,可以迎着风去掌握自己的一切?

“钻戒我自己买,你只要爱我就可以了”。这是我对我的女儿们讲的话,我相信她们一定会记住。

因为从今往后,女人们,我们别无选择,只有独立,才能拥有自己行走如风,如公主一般的高贵人生。

卢璐:有两个女儿的留法服装硕士、作家,新书《和谁走过万水千山》,正在热卖。行走在东西方文化差异裂痕中间的,优雅女性自媒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