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陌生人回家

image.png

“今晚我回家吃饭,你在家等我!”

钱灵一个人屈在白色的真皮沙发上,盯着屏幕上的信息发呆。

屋外已从太阳高空挂,到日落西山演变成黄昏再到现在漆黑无一物,她也从上午九点等到晚上九点。

白色欧式桌子上的菜凉了又热,热了又凉,年过五十的张妈纤细的身子在围裙的包裹下竟还能看出年轻时令人销魂的身姿,她站在桌子旁边,脸色凝重,想开口说什么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钱灵看着桌子台卡日历六月十日,她有过一瞬间的恍惚。

五年前的今天,他们在婚礼殿堂上各自宣誓唯爱一生的诺言,殿堂上的亲吻,拥抱,浅笑,似乎有世纪之远。

今天意外收到他的信息,她欣喜,吩咐张妈弄了这一大桌子的菜。她想在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里,他回来吃饭,还是很有心了,刚好能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缓和一下关系。

于是主仆二人今天忙乎了一天,糖醋排骨,红烧鸡,清蒸鲈鱼这些都是他的最爱。

钱灵满怀期待的心情如同今天的菜一样,从刚开始热乎乎的能冒烟,到现在已经冰凉彻底。

就在她准备回房间的时候却看到外面的空气被车子的灯光划破。

这里是郊区,平常也没有什么车辆出入,这会毫无疑问这是她等了一天的人,许默回来了。

她站起身捋了捋身上的裙子,本来凉透了的心,随着他车子的灯光忽然又热了起来。

女人总是这样永远都是感性的,她的嘴角微微扬起,原本精致的脸上,因着这一抹笑更加美丽动人。

张妈见状,焦黄色的脸也不在紧绷,粗糙的手在灰白色的围裙上擦了擦,笑着看向外面。

她知道太太这一天都因为先生回家吃饭而欣喜,而越临近天黑,先生还没有回来,太太的嘴角便开始沉闷起来,就像太太的宠物狗毛毛一样,一不开心连耳朵都开始耷拉下来。

钱灵看许默的车并没有停进车库,便以为他是因为今天回来太晚而有所亏欠,才直接停在门口。

车子灯光熄灭,她等的人终于下了车,她欣喜的想要走过去挽着他的手,可是他没有朝着屋内走来,而是从黑色的奔驰前面走向副驾驶,钱灵满怀期待的以为许默还准备了礼物,正开口说话,却看到一位衣着大红色裙摆的性感女子扭着臀从车上下来。

钱灵默然。

她呆木母鸡的看着跟前发生的一切。为了能和他好好吃个饭,她还特意打扮了一番,穿了一件黑色性感长裙,很好的展现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

脸颊上一抹腮红,好似情窦初开的少女。

此刻她的喉咙就像被横刀切断了一样,让她说不出一句话,她冷笑,嘲笑自己对许默存有的幻想。

许默一手搭在女子的纤细的腰肢上一边看着对方笑着说:“我说这个傻子会在等我吧!”

随后便传来了女子呵呵笑声。

这一次钱灵再也没有任何幻想。

许默的皮鞋踏进客厅看到厨房那一桌子饭菜的时候,笑意更浓:“我已经吃过饭了,你们自己吃吧。”

钱灵已经无所谓了,她想她的人生还有比今天更糟糕的吗?

随后丢下一句话:“你把这个签了,菲菲说喜欢这个房子,你明天从这里滚出去。”许默的语气已经由轻变重。

钱灵看着跟前的文件,这是许默无数次甩在她面前的离婚文件。

她淡淡的说到:“我想和你谈谈。”钱灵也不知道想谈什么,或许她只是想制造一个独处的机会。

“有什么好谈的,不然我让你今天晚上就滚出去。”许默的话又一次像毒蛇一样死死咬住钱灵的心脏,让她喘不过气来。

“菲菲,你先去车上等我。”转眼他说话的语气像变了个人一样,随后转身上楼。

钱灵见状,脸上重新露出了笑容。

她拿了一把水果刀,一刀一刀把苹果削完,接着咬了一口清脆的苹果,瞬间甘甜苹果汁沾满了整个口腔。
这是她最喜欢的水果。

之后便跟着许默也上楼了。她站在许默身后,看着他在衣柜里拿了几件男士衬衫。

钱灵,笑道:“你不是想离婚吗?你不是想把房子给那个婊子吗?好啊,我都成全你!”

钱灵并没有抓狂,一切和平常无意,只是原地立着的许默不在挺拔,殷红的血液从他的心口涌出,他脸上有不可思议,脸色也慢慢变成惨白。最后无力摊在地上。

嘴角张开,想说什么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握成拳头的手也慢慢松开了.......

鲜血肆意流淌的口子就像许默乌黑的大眼睛挣着想继续看这个世界。

钱灵如行尸走肉般走到楼下看着这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嘴角张开:“你走吧,他今天不会下来了。”

菲菲丝毫不屑,喊道:“许默,许默,许默........”

不知道她叫了多少声,始终没有人回应,她终于像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转身走了。

钱灵此时才终于瘫软下来,她和菲菲一样走出了宅子门口,拖着自己沉重的身子,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她竟然杀人了!她竟然杀人了!平常看到一直流浪狗流浪猫都心疼的人,今天却亲手杀死了自己的老公。

她跌坐在马路上大哭。

她想好了,天一亮就去自首,现在怎么才能挨到天亮呢!

酒,对酒解寂寞,解烦恼。

她像是找到了一个发泄口一般,一瓶瓶酒往身上灌,同时也泪流满面。

身边不知道何时多了一位男人。

“一个人喝闷酒,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身穿黑色衣服的男子沉声问道。

“呵,有什么不开心的,不过是死了老公而已。”钱灵似乎醉了,又似乎没醉,接着说:“是我亲手杀死了他。”钱灵的脑袋突然就凑到了黑色衣服男子的身边,漆黑的眼睛里涌现无边的黑暗。

“你还不走,不怕我也杀了你!”钱灵半醉笑道。

“我有什么好怕的,世界万物,没有一个人能杀死我。”他说的云淡风轻,修长的手指端着一杯酒。

“没有人能杀你,还以为你是神仙不成?”钱灵好笑,一杯下肚,期间还打了个酒嗝。

“我是时间之神,能操控时间。”黑衣男子淡淡的说到。

钱灵觉得有些好笑,怎么可能啊,这世间哪里来的神,她是不信的。但他既然这样说了,她现在也无心争论,玩笑似的说:“既然如此,那你把我变回今天早上,给我一个新生怎么样?”

钱灵这句话有淡淡的后悔,许默的命根本就不值得她一命相抵,可当时正是气头上,现事已至此,她能怎么办呢?

只能等着天一亮,被冰凉的手铐锁住在监狱里面度过下半生,又或者一命抵一命,被判死刑?

她不知道索性不想了,又是一杯见底,酒量不好的钱灵,接着咳了好几声,似乎想要把刚喝进去的酒全部咳出来一样。

“把你变回今天早上,人无法和命运抗衡,你的命运注定如此。”男子开口,让人分不清喜怒。

“重来一次又何妨?”黑衣男子伸手一挥。

钱灵便由黑夜来到了白天。她恍惚,这怎么可能啊,世间还真能有神这么一说,而且还这么凑巧的被自己碰上了。
她不信。

用力掐了一把自己的腿,直到一个淡淡的紫印出现她才松手。

此时张妈已经在客厅准备早餐,她看了一眼日历,果然是六月十号,现在是早上十点。许默九点发的短信还在。她庆幸,幸好一切都还来得及,她一定要在天黑之前把所有的事情处理好。

钱灵看着在厨房忙碌的张妈说到:“张妈,别忙活了,他今天不会回来。”

张妈疑惑:“先生不是说晚上回来吃饭吗,这会又不回来了?”

“是的,我们弄些自己吃的就好了。”钱灵想到她这一天都在为了等许默回来,还特意亲自下厨,一起忙着忙那,结果那孙子竟然直接带回来一婊子,这叫她如何不气。

可她现在顾不得生气,她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必要为了那混蛋搭上自己的一条命,生命是多么珍贵啊,如果全浪费在了那个孙子身上,根本就不值得。

既然给了她一次机会,那么她就要和命运做抗争。

之前迟迟下不了决心的事情,现在都豁然开朗了。

她马上打了一个电话:“陈律师,你之前不是说有人看上了我这套房子,今天能卖出去的话,价钱可以商量。”

“好,那我等你电话。”钱灵微笑的挂了电话,然后简单的收拾了自己的一些衣服。

陈律师办事果然很快,这从挂电话到现在还不到10分钟,她的电话就响起来。

“陈律师怎么样!”钱灵一屁股坐在家里柔软的沙发上,轻快的问到。那边传来的话让她有些皱眉头,不行,这个事情一定得今天就解决才行,她开口到:“今天我便宜100万。”

有了这样的优惠价,这套房子很轻松了就卖了出去,钱灵把后续事情的处理全都交给陈律师来处理,接着又很愉快的签下了离婚协议。

这张放在柜子里不知多久的纸张,以前看着总是特别不顺眼,如今瞧着却是非常开心。

这时间已经从十点滴滴答答到了十二点。

她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这里一些事情处理好了打开手机订了个机票。

她今天必须要离开这里。

“张妈,这是这一年的工资我刚已经转你卡上了,你空了就去看看。”钱灵说到。

张妈有些无措,她的手总是习惯性的在围裙上揉了揉:“太太,是我做的不好吗?”她想着在钱灵家里做保姆的工作轻松一些,钱也不少,她本能的不想丢了这份工作。

而且她也照顾了钱灵这么些年,早已经把她当做亲闺女看待。

“张妈,不是的,我和许默的关系,你也知道,与其这样自欺欺人,还不如放开,我决定出国一段时间,这个房子刚才已经卖了。”

钱灵解释,张妈平常对她也很不错,她不想她误会,当然也不会亏待她,刚给她转了十五万,她一年的工资是十二万。

张妈还想再说点什么,这会钱灵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许默,她没有接。

直接打了个车去机场,趁赶在天黑之前,离开这里。

正在开会的许默本来接到陈律师的电话,听到他说钱灵签署了离婚协议,心里还挺高兴,可是下一秒他就开心不起来了,钱灵竟然背着他把房子卖了!

他实在想不通,这个娘们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要知道这样,他早就应该先把房子过户到自己名下,原先总以为自己能死死捏住她,现在钱灵不接他的电话,况且菲菲说喜欢上了这个别墅,想要住进去,本来他今天晚上就打算过去摊牌,把她赶出去。

这该死的,竟然还不接他电话。

他眉头立见川字,放了手下的工作,驱车往家里去。

可这个时候哪里还有钱灵的影子,家里只剩下张妈还在收拾自己的东西。

许默气的一脚踢在白玉桌角上,好看的皮鞋霎时凹了进去。

他又重新拨打了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号码,在响了几声之后又被挂断了,许默气的抓头,随后手机上来了一条短信:“如你所愿,我同意离婚了,我现在在机场,一会儿就起飞了,许默,我们结婚这五年来你从三年前开始说要离婚,以前我总是不同意,总觉得你在外面玩够了就会回来,可这一次我是放下了。”

许默恍然,五年前和钱灵结婚是看中了她的嫁妆,而他靠着钱灵的嫁妆成功挤入上流社会,本来老头没死的时候还有一些顾忌,现在老头已经死了三年,他再也没有了顾忌,在初恋王菲菲威逼利诱下,他一次次和钱灵离婚,纵使没有爱情,可他看着短信上的内容仍然气愤,或许是不甘。

钱灵坐在飞机上,心情格外的轻松,此时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到了晚上7点,飞机也早已经已经起飞,大约九点的时候她就能到达洛杉矶。

机窗外边是一片黑暗,钱灵觉得这个乌漆嘛黑的外面,都十分可爱。

她嘴角上扬。

此时一个声音响起:“恭喜你获得新生。”

钱灵回头四处寻找时间之神的影子,可始终没有找到,她想既然是个神,那可以隔空传话也不无可能,索性也就不找了。

她扬声笑道:“谢谢你啊!”

“不用谢我,该谢的是你自己,很少有人能逃出命运获得新生。”接着他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人大多在自己欲望的驱使下看不到外面美丽的世界,像你这种能始终朝着一个方向走并且跳出命盘的人非常可贵,请更加珍惜以后的时间,再见。”

“我肯定会的。”钱灵微笑。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听话。听话之所以放在第一,是因为端了别人的碗,就得听人家安排啊,孟尝君的门客冯谖,按照孟尝君的要求去收租,但是...
    思想拓扑阅读 47评论 0 0
  • /*! @brief 把格式化的JSON格式的字符串转换成字典 @param jsonString JSON格式的...
    seventhboy阅读 327评论 0 0
  • 本是个美丽的姑娘啊 满怀着爱情 但生前 却那么的破碎 老树下魂不知归路 额角的烫伤也无处可藏 就连刀疤都影响这美丽...
    奈何zh阅读 53评论 0 0
  • 江南的古镇去过几个,印象里大都逃不脱高大的亭阁、深挖的河道、沿街的叫卖等俗套,所到之处,人为修缮的痕迹太重,湮没了...
    刘笑东阅读 321评论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