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不二臣」①

Me.

覃凛「秦岭」

沈怀溪「淮河」


〔小纨绔 × 假正经〕


“若这个世界即将有王诞生

那么我一定为她俯首称臣”




【一点说明】


①文笔乏味,剧情俗套,没大纲随心所欲。

②文风贴近现实,无苏无雷,隐藏金手指。

③大家都是俗人,男女主也是。

④争取一口气能折腾完。




〔01.〕


根本不存在出路,只存在幻想。

-


G市,接近炎夏,风吹来都是滚烫的。

此刻,海上豪华游艇准备,各路人马到位,正预备举办一场颇为盛大的订婚典礼。

宾客已悉数到席。

男人一律笔挺西装,或正式或随性,大多不失风度,端举酒杯谈笑风生。女人们衣香鬓影,绰约身姿,有的依偎在男伴身侧笑容无懈可击,有的则三五聚着互相调笑攀谈。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属于上流社会的庆贺。

而今天的主角是覃家和沈家新出一辈的子弟,一方几乎占据G市商界半边天,一方在政界地位也有所建树,两家联姻,众人眼中的强强联手,锦上添花。

“我听说,这次覃俞回国就是特地为了这桩婚事,八成跟覃家以后家业的继承问题有关。”

三位身着礼服,妆容精致的女宾客正在低声议论着。

“跟沈家联姻,百利而无一害,商官联合,于双方而言都是良策。”女士甲开始引导起话题。

“我就说覃家那群精打细算的老狐狸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女士乙也紧跟着不落下风。

第二位刚想继续发表自己的高谈阔论,立马被最后一位女士丙的眼神提醒打住:“在人家地盘上说话得有度,自己心里清楚就行。”

前者悻悻收回了话茬,闭嘴了。紧接着又一转:“不过那覃俞也是难得能见上一回,出国回来的,谱倒是摆挺大。估计挺多人都想见见这位。”

话毕又捅了捅女士甲,“哎,是不是传闻中那种青年才俊啊?”

女士甲眼神扫视四周,压低声音:“这我哪知道啊,待会儿耳闻不如目睹。可别像他弟弟那样……啧,那才是真正的纨绔子弟。”话虽这么说着,表情倒是添了几分笑。

“你说覃凛?哎呀,人家那外表看起来就像个二世祖,这圈子里,有哪个公子哥没点浪头的?”女士乙言语倒是颇维护此刻议论的主角。

这时,始终台词不多的女士丙才再度开口:“说起来之前Qver公司的年会上,我倒是有见过覃俞录的VCR,当时他人还在德国,可能那会儿就在为回来争家产做准备呢。”

言罢,又讳莫如深地一笑:“人是真俊,一看就是归国精英的派头,正儿八经的那种,有覃军长当年的排场。他弟弟倒是不怎么像他。”

覃家在G城的势力极大。旗下产业包括涉及电子软件产业的Qver,广告包装与设计规划的Qyer,凡众所周知的是,覃家的覃,年轻时是部队出身,还是  军长。

军人的自律性与严谨性,在他即使在军队里退役,再从商后,

“要我说那位,外表是挺嚣张招摇的,不过行事作风倒跟他那副皮囊是不大般配。”一道脆生生的女声响起。估摸着是在旁边听了许久,才终于忍不住加入。

三者闻声望去。许栩,许家的掌上明珠,也是年轻一辈的。许家算不上大家,但许氏也算是近些年来有些财力的一大集团,其发展前途明朗。

一张年轻带点稚气的脸,还有着些许婴儿肥的标志,杏眼囫圆,眼尾却狭长。礼裙是这个季度的新品,妆容是精炼的端庄。出身上流,自然担当得起闺秀二字。

三人迅速打量之后立刻得出了结论,也没多想这位千金为何突然加入闲聊。其中一位连忙迎上笑容:“许小姐。”

许栩微微点头,没有对三人的反应用上任何千金架子,反倒是继续刚才的话:“覃凛摆出的那一趟子二世祖架子,乍一看倒是唬人,不过呢,他这叫虚有其表。”

听她的语气,语气倒是评判得有些微妙了,数落中带着熟稔。女士甲目光偷瞄那位侧过身,朝着刚走近的熟人进行愉快交谈的许栩。

瞥见她神态自若,言笑晏晏的一番模样,几乎有些搞不清这位大小姐方才突然加入私密会谈的意图何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