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令 (12)

剧情回顾:如梦令11 寒冷

第12章:猜测

一个月很快过去了,虽(yin)然(wei)这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情,但(suo)是(yi)我依然毫无进展。

奇怪的是,到今天一个月的期限已经过完好几天了,高先生却没有联系过我。

我猜测这其中有两种可能,一是高先生不好意思联系我,二是七杀和掠风的战斗处于悬停状态。如果事情真的按照高先生说得那么严重的话,那后者的可能性会大很多。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又有两种解释。一是七杀和掠风的大战还未开始,双方处于决战的对峙阶段,因为双方实力不相伯仲,谁也不敢先动一步露出破绽,被对手给予致命一击,只有忐忑不安地对峙着等待对方先动或者一个打破平衡的人出现;二是七杀和掠风的大战已经结束,胜利的一方完全压倒了失败方,将失败方所剩无几的独苗都已斩草除根,这样的两强争霸却出现压倒性胜利的情况下,无论胜利者是哪方,无论第三方支持谁,第三方都失去了在这场战斗中的意义了。

遗憾的是,这一个月内我都在研究那个破网站,可惜把它翻个了底朝天,也找不出其他的任何东西了。那个曾经入侵被我反入侵的邮箱已经被关闭,再也得不到任何信息。

事情果然不简单,更不简单的是,虽然我没有过多的去关注这场战斗,但这一个月中居然没有得到任何有关这场战斗的消息,要知道我多少算是半个参与者了吧。这就使得我对大战是未开始还是已结束没有办法做出一个明确的判断,这场战斗就像是薛定谔的猫一样处于量子态,等着我的观察来决定它的坍塌态。这种不确定感着实美妙到让我享受了几秒钟,但仅此而已。

生活在继续,该看到的迟早会看到,时间而已。

问题在于,在该到的到来之际,有没有做好准备。

我的准备是什么,我现在甚至连一条线索都没有了。突然间我意识到不对,我还有一条线索,唯一的一条线索。

这条线索就是商悦。

当然,也有两种情况会让商悦失去线索的意义。一是商悦不是组织的人,二是商悦对组织的事情不知情。前者我差不多可以否定掉,既然商悦作为那个网站的执行者出现过,那多少和组织有点关系。至于后者,倒确实让我怀疑,在很多电视剧或小说中,大反派无恶不作,但他的女儿或什么女性亲属都一脸天真浪漫样,比纯净水还单纯。我仔细回忆了一下商悦的模样儿,和这种情况倒颇有几分相似。在湖南粉面馆我帮她拍照的时候,虽然没有拍脸,但她的笑自然得一塌糊涂。如果我对后者的猜想正确的话,那也就没有什么线索可言了。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这样猜测的结果很让我烦闷,但我的嘴角还是有些微微上翘。

我最终还是决定约商悦出来聊聊,因为纠结了半天之后,我才恍然大悟。如果商悦不算线索的话,那我不更应该约她吗?

恍然大悟的时候我苦笑了一下,或者人们都习惯了只关注眼前吧。

和商悦的见面约在了江边,这是一个散步的好去处。我独自徘徊了十多分钟,商悦到了,还是那副可人的模样。可是我的问候语都还没有说出去,商悦的开头一句就让我好一会无话可说。

“十三,双方都在追踪你,大战一触即发。”商悦说。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以小人之心行君子之事 文:recycler 按不同的分类方式,人可以分很多种,男女,老少,好坏。 我今天说说好坏的...
    Recycler阅读 425评论 2 6
  • 大家好:我是易效能#185期 91学员王苗苗,苗字寓意着希望和积极向上的生命力。当然生活中我也是以正念和积...
    王苗gailalkk阅读 38评论 0 0
  • 张嘉佳一个在微博上被称为最会写故事的人,炎热的傍晚逗留在挚友的家中,随时拿起身旁的书(如图),便一发不可收拾想要把...
    大芒果耶阅读 40评论 0 2
  • 任何东西一旦被叫出名字,她就不再是原来的东西了,它失去了自己的无邪性质。 ——《什么是文字》 而情感一旦被定义,便...
    楼弋阅读 1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