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想和全世界做朋友

不讨论利益关系,只想单纯说说朋友。没有利益关系也会有直觉上的喜欢,不喜欢。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话不投机半句多,鸡同鸭讲,对牛弹琴。你会不会也有过类似的感受?

一直以来,我以为我有很多朋友。我见到的每一个人,都被我成为朋友,这样的称呼似乎和很多人心目中的朋友不一样。但我依旧固执的认为,我的朋友不少。

初中为止,我希望和身边所有的人做朋友,也渴望得到每个人的真诚的祝福和微笑。然而现实面前,我不得不选择相信,有那么一些人,无论你怎样想要靠近,都无法得到他们丝毫的回应。

大学时代,在某个课堂,我在某些人的眼中没有感受到一丝自己存在的气息。人多时,气氛轻松,大家有说有笑,似乎你我就是朋友一般。当变成两个人的时候就是无尽的沉默。线上更是无数次的忽略发出的好友申请,无论如何留言,也没有任何回应,直至今日。

来到日本,异国他乡,我更加慢慢懂得,并且承认了一个现实。你没有办法做到让世界上所有人都满意。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成为朋友。你的友善,绝不是万能良药,并不是所有人都会为友好和善意买单。


“你不讨厌我,但我讨厌你。”


相信有些人会有同样的感受吧,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但为什么,他不理我,她突然对我视而不见,她们没办法让我加入他们。


这些想法已经是在我脑中无数次闪现的光,一瞬便消失了。因为我开始学会一个人生活。久了,我可以自己一个人吃饭,旅行,看电影,逛街,唱歌,买东西。鉴赏音乐,参观美术馆,和街边的人聊聊,看看他人的人生。

这不是寂寞或者孤独,更不是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当我想要迫使自己去接某些人的时候,内心的抗拒仿佛像有人握住你的内脏随意扭动几番,痛苦。脸上的表情也变得险峻。独自一人,这是对自己性格的一种承认,一种认同。

所以,其实我的朋友没有那么多。想想微信联系的,就只有那么几个,愿意找你,你愿意找的,也就只有那么几个。淡于水的君子之交不是没有,这样的朋友,并不是因为孤独渴望接近同类而存在的,灵魂的共鸣,并不需要过多的面识和语言交汇。剩下的,见面时嘻嘻哈哈,知道个名字,足矣。

我还是那个我,希望和所有人做朋友,和所有我不讨厌的人做朋友。但不讨厌的人,不一定喜欢我。朋友,有心即可,不可强求。你可以和所有人嘻嘻哈哈,你也可以心里清楚,有些人无法接近,甚至是排斥,你要接受,你并不能喜欢全世界这个事实,即使只有一个你讨厌的人。

你没必要让全世界喜欢你,更没有必要成为全世界的朋友。当你的心里装着全世界的时候,你就丢掉了你自己。

君子独善其身,君子慎独,感觉孔夫子把方方面面说的都占了。在人群中保持孤独的心灵和状态,是他老人家的意思吧,我揣测的。

与所有有过类似经历的朋友共勉。爱惜自己,切勿责备自己这种与生俱来的孤独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