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要读书?

01

讲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并不笃信知识的力量,因为我不会用啊,我看不出,书上的文字和我的生活究竟有什么实质性的关联。

不过即使是在不甚笃信知识力量的情况下,我依然没有放弃阅读的习惯。

无他,仅仅是因为我就狠纯粹地爱着阅读,阅读能满足我对万事万物的好奇心,阅读能让我快乐——而这不正是知识的力量吗。

于是,在很长的生命长河里,虽然我并不笃信知识的力量,但好在,知识的魅力就在于,哪怕你并不相信它的力量,它依然坚定有力地发挥着它的力量——这是一个多么令人欢喜的事实啊。


02

不过有点忧桑的是,即使是阅读能让我快乐,但我的前青春时代依然是不快乐的。岂止是不快乐,我还自卑。

为什么?因为我胖。

胖,对我而言,不只是一件很可耻的事情,更是一种原罪。

因为胖,所以我不配娱乐,只能好好读书。

因为胖,所以我对书本以外的世界统统都不感兴趣。

因为胖,所以我喜欢的人,永远也不可能喜欢我。

没错,爱情让我变得更自卑了,怕他知道,怕他不知道,怕他知道装作不知道。总之,矫情造作到令人难以忍受。

那个时候,读沈从文的书,有一句话是:“我看见一个胖女人从桥上经过,我很难过。”

看到这句话,我也很难过。

更难过的是,最初的最初,我以为沈老在同情我们胖子,结果有一天,我才知道这是一个冷笑话。

于是直接受到了来自美貌和头脑的双重鄙视,万吨暴击。

当然,因为胖而致不快乐,只是我不快乐人生的一个线索,

真正的原因是,我没能正确地接纳自我、真正爱上这个世界——当然我从来都不认为,我有那个觉悟和天分,可以自己顿悟这些事儿。

所以说到底,我不快乐,不过是我没有读到真正的好书,足够改变我三观,给我正确洗脑,让我与自己,与这个世界和解的好书——教科书啊,《读者》《青年文摘》《萌芽》之类的杂志咱就别说了。

03

我有一个朋友,她成长期里的不快乐源自家庭教育,用她的话说,她是在家长的打骂声和否定中长大的。

直到她长大后读了一些书,她才慢慢懂得人性的弱点,接受父母有可能也是祸害的事实,然后果断选择无视外界,哪怕是你亲人,妄加在你身上的评判,把快乐的主导权从他人身上夺回来,如此才慢慢治愈了来自家庭的伤害,让自己变得自信。

所以,好书真的非常有治愈作用,它不仅可以重新认识自我,还能让你与世界重新握手言和,毕竟人的尊严在于,用李笑来老师的话说,人所拥有的任何东西都可以被剥夺,唯有人性中的最后自由——在任何境遇中,选择自己态度和生活方式的自由——不能被剥夺。

我是在上大学后,才真正变得快乐,甚至一不小心就活成了现在这副没心没肺,厚脸皮地自信的鬼样子。

还真的不是因为,我豁出去老命,去节食,去跑步,去做瑜伽,最终瘦了十斤。

而是因为泡学校图书馆,看了几本好书,甚至毫不夸张地说,上了大学之后,我才知道,真正的好书是长什么样子的。要知道,我从来不怕自己不知道好书是什么样的,我怕的是,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好书是长什么样的。

04

读那些真正的好书,那些可以被你称之为精神导师的好作家,在他们的指引下,我开始尝试着释放自己的心灵,解放自己的心智,最要紧的是,我的内心真正开始变得强大。

因为你知道,这个世界的模样,取决于你看待它的方式,这个世界还有很多的知识和美,还有很多的可能性,等待你去发现,探索和认真打量,也就是说,有很多很多的自由——想到这些,你还有什么矫情劲儿去,表演一些作死的姿态去面对生活呢。

我读罗素《幸福之路》

,知道参差多态乃幸福的本源,幸福的秘诀在于,使你的兴趣尽量广泛,使你对那些自己感兴趣的人和物尽量友善,而不是敌视。别小瞧这本书,基本上就是在认识罗素之后,我才懂得,用欣赏的眼光去与这个世界相处,而不是因为不同而否定或者挑剔。

刘瑜的《送你一颗子弹》,看她一个人在美七年,在没有朋友,没有八卦,没有娱乐的情况下,还依然保持着对生命的旺盛的好奇心和强烈的求知欲,老实说,直接颠覆了我对世界的认知方式。因为刘瑜,我基本上原谅了自己青春的荒凉,甚至原谅了自己的矫情造作,自此成了一个自由主义者。

读王小波的《沉默的大多数》,才知道,写文章根本没必要苦哈哈的,整天一副犹犹豫豫作死的模样,在不幸之中品来品去。人生唯一的不幸就是自己的无能。只要你在努力做事,拼命想问题,如果还能有创造性的工作,那么你这一生必然是幸福的。

05

有些好书,你早点读,是会影响你的三观,进而改变你整个人生频道的,我曾一度遗憾,为嘛我没有早点读到王小波,罗素,刘瑜这些人生导师呢,不然前二十年,我也不至于让自己过的那么苦逼了。

不过转念想想,有些东西急不得,有些书,你过早遇到,也许你就没有那个心智和耐心去解读它,于是你不会好好珍惜,继而错过。当然太晚遇到也不好,毕竟二十五岁去践行一些概念和八十岁去践行一些概念,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啊,后者有那个心也没有那么心情和精力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