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哥哥的信

亲爱的Leslie:

      你好吗?

      昨夜又梦到你,梦到我们被人追,一起逃,一起笑,你的笑容依旧那么好看。

      现实生活中我还没能见上你一面呢。我出生时,你风华正茂,我不知世间有个你;你逝世时,我懵懂无知,未曾在意你的名字;直到这两年,大学生活里偶然在网上看到你的演唱会现场视频,才一发不可收拾,就此爱上你。

      我记得跨越97演唱会上的你,是一个历尽沧桑、看破红尘的绅士,举手投足都带着优雅,当时看着电脑屏幕的我已不知该用何种语言来描述你的模样:剑眉星目,一身黑色小西服,嘴角带笑,潇洒恣意,手指修长,袖口整洁,身材匀称,一颦一笑,一挥手一垂眸,都让我沉醉其中。

      你在开场的《今生今世》中唱道:“风里笑着风里唱,感激天意碰着你……”你的脸上带着笑,挥手望着眼前的众多歌迷朋友们,仿佛在对他们言语,在告知大家,不管这些年你遇到了多少顺心和不顺心的事,你从未后悔过,并且很感激这么多人喜欢你、支持你、愿与你共进退。

      你在《红》这首歌中穿插了一段舞台剧,你扮演女主角,虽西装革履,但换上了一双红色高跟鞋,音乐开始,你入戏,开口妩媚,身姿绰约,眼神似迷离似奕奕有神,真的变成了歌中人,我的心随着音调起伏而起伏,这种人与歌相融合的美让我痴狂,也让性别失去了意义,歌的末尾,你换回皮鞋,音乐声停止的瞬间鞠躬致谢,顿时从歌中人变回了Leslie,就像刚刚的一切只是一场世人幻化出来的美梦,你还是那个优雅有礼的哥哥,你就是“美”这个字本身。

      人生中第一次意识到“美”这个字可以用来形容一个男人,便是你了。你的美,不是指有女性气息的柔美,也不是说你作为男子的帅气与英俊,而是一种超越性别的、让人移不开眼的气质,“风华绝代”这四个字,最衬你。

      你在《明星》这首歌中唱“更像那柔柔光辉,令我解痛楚”,你真的是个很温柔的人,路上遇到陌生人身体不适,会帮忙买药照顾;遇到人伤心欲绝,会想办法去开解,真心实意对待身边每一个人,记得每场演出的所有工作人员的名字,不忽视每个人付出的努力。你对所有人的全心全意的付出,也不是都有回报的,有人因你的性格利用过你、背后捅过你刀子,你因此失望过也失意过,但你振作后仍将友情和亲情放在第一位,不惧再次因此受到伤害,这样的你真的很勇敢,我很敬佩你。

      你勇于做自己,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举办过的演唱会上有过的造型,竟有许多放在今日仍担的起前卫二字,尝试过你的造型的人,和你相比,总少了些味道。你不顾世俗眼光,不惧公众人物身份,在那个封闭的年代,执着而坚定的与唐先生相爱,留给世人一个潇洒的背影。

      或许是你太完美了,上天说世间的我们不值得你陪伴太久,它想要收回你,可它也会烦恼该如何收回这样的你的生命。让你意外死亡吗?那样的话,与你的死有关联的人,比如开车的司机,指路的伯伯,都会愧疚万分的,它怎会忍心让你这样拖累旁人。让你被人杀呢?杀你的人会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一生未曾害过人,无人能与你有这般深似海的仇怨,若是误杀,误伤你的人事后心里也定不会好受,不行。对了,自杀,这当是不会拖累任何人的,可你开朗得很,如何会自杀呢?有了,病痛,对,就是病痛,令你也承受不了的病痛,能消磨你活下去的意志的病痛。

      我猜想,你最后一两年的痛苦会不会是因此而来,这似乎是被天妒的英才最好的离开时间的方法。生理性抑郁症,令你病发时头痛欲裂,胃液倒流,严重时甚至产生幻觉,整个人痛苦非常,好在唐先生一直陪在你身旁。只可惜最后的最后,这病痛令你从高楼上一跃而下,留下了唐先生一人,替你活在世间,看你爱的这美好繁华世界。

      很遗憾你离开,但并不想劝你继续留下,承受这份痛苦,Leslie,没关系的,你去了另一个世界,我们都扔记挂着你,不会将你忘怀,你会一直活在每一个荣迷的心中,只是不知道,你在那个世界过得好吗?是否已没有病痛折磨,你依然与好友们一起打麻将吗?也一起唱歌吗?我们很好,只是想你。

                                            爱你的,

                                          某个荣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