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病记

此时我坐在窗前,窗外冬日暖阳慵懒的洒向每个角落,山顶上的雪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清冷的光,树叶绿了又黄,黄了又落,村庄里袅袅炊烟上演着普世众生的平凡生活,一切都是欣欣向荣的,只有我绝望的像个傻子!

今天是术后第33天,从医院回来的路上。我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车水马龙的街道,有种格格不入的悲伤,一切都是美好的,只有我是悲伤,这种悲伤。无法言说也无人体谅!

我一直都羡慕那些不管经历多大的事都能把日子过得活色生香的女子,哪像我每天消极的在这个世界上苟延残喘着!

是的我一直都知道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我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感同身受,所以,在身体遭遇那么大疼痛的时,我也选择缄默,可是,对于我这个消极的人来说,这种打碎牙齿和血吞的日子本身就是煎熬!日日熬,夜夜熬,熬到我心生绝望!

可是,即使我很痛。我还是选择的自己承受,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我还能依靠的人是谁?所有人都说我把自己活成了一支队伍,他们却不知道的是即使是铜墙铁壁的队伍也有分崩离析的时候!只是,我选择了隐藏!

做完手术后,每天的换药是最痛苦的时候,我不止身体上恐惧连心理上都瑟瑟发抖!我每天晚上都失眠,看到医生会抖,闻到消毒水的味道会抖,可是。每次去换药室我都选择一个人进去,拒绝家属的陪伴,因为我害怕我努力建立的勇敢会在爱我的人面前土崩瓦解,所以即使我在里面疼的撕心裂肺号啕大哭,我也选择了一个人承受!只是,有时候在爱你的人面前,你的伪装显得拙劣不堪!

我有好久都没有见过我妈妈哭了,这次做完手术,我看到我妈妈躲在帘子后面哭的不能自已,为人母后我理解她那种心疼我却不能替我忍受疼痛得无力感,所以,每次换药我不让她进去,我怕她看到我狼狈不堪样子时的无措,可是每次当我换完药走出房门时我都看到她湿润的眼角,她心疼我我又何尝不是呢!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一段初始时光,这段时光只有那么几个特殊的人参与到,特殊人中最重要的就是你血浓于水的手足。从爸爸去世后,我们三兄妹虽然频繁联系但却很少交心,但是这次生病后我深深地感受到来自他们深深地爱和关心。在术后又感染的某天晚上,凌晨我接到了我哥哥的电话,他在电话里哭的不能自已,他责怪我病严重了为什么没有告诉他,他说虽然他不表达但是他很心疼,我难过的不知所措,我习惯了一个人承受,我害怕突然的关心会让我变得脆弱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