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与拘禁之地(第一章)

第一章   琴房

1


地下室里靠墙摆放着一架立式钢琴。黑色的漆面已经有部分剥落,剩下完好的部分也因潮湿的空气而膨胀起来。琴的音色很久没有校准过;但显然琴并不是家里的装饰品,而是被主人时常光顾的必需品。


地下室没有气窗,只有一条窄窄的楼梯通向一楼客厅。房间的装饰与照明却十分精致,主人花了不少心思。暖色的灯带、暖色的墙面、浅色的原木地板,整个地下室毫无昏暗逼仄的感觉。


钢琴的对角,是一张软榻。被拘禁的女孩盖着薄被沉睡着。


拘禁的日子已经超过月余,女孩从之前的哭喊、哀求,到了如今的沉默与麻木。地下室的隔音很不错,毕竟是主人特意设计的琴房。


2

“小羽,吃饭了。”琴房的主人从来都是准时送餐。地下室的门是木纹烤漆的面子,但内芯确是坚固的钢质,递送食物、换洗衣物和生活用品的传递窗十分专业,似乎是某种特殊病房所专用的。


“严墨,我想晒晒太阳。”女孩小羽每次都换着方式尝试。聪明的女孩示弱过,也强硬过;劝说过,也装过急病;动之以情,诱之以色。


但毕竟是一同长大的伙伴,熟悉彼此的一切。


“严墨,你不就是想追我吗?没必要这样啊,我答应还不行吗?”小羽每次换着语气语调,变换着性格、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但并没有一次能够让严墨回应。


从她被拘禁之日起,严墨就没有正面与她交流过。一开始的恐惧过后,想象中的侵犯也并没有发生。似乎严墨只是将这场拘禁,作为他的一次观察实验?还是作为他惯常的工作?


3

严墨惯常的工作,自然是观察病情。他并不是一个成功的外科医生;工作仅仅六七年,他还没有独立执刀的资格,手术台上的他只有花力气“拉钩”的位置。


但严墨更多的日常工作,是观察白鼠,记录实验数据。


“小严,下午把我那几张床的病史补了。”老胡是一个组里的师兄,也是科主任的博士,跟着主任管着十来张床。写病史是个苦差事;严墨可能需要一下午码字抬不了头,才能堪堪完成几份粗糙无用的病史记录。


严墨毕业后被分到外科主任这一小组的时候,还有许多同学羡慕过。严墨并不是读书最刻苦、成绩最出色的,但面试的时候却用足了手段;进了组,严墨也极尽讨好谄媚之能。


与那些心高气傲的毕业生不同,严墨很早就懂得社会的规则。没有所谓的面子与尊严,没有底线与原则,没有一丝矜持与犹疑……想做别人的孙子,其实还得看人家愿不愿意呢。严墨总是这样提醒自己。


那些讨好人的小手段,那些默不作声的投机取巧,那些欺上瞒下的勾当,这六七年中,严墨全都经历过了。严墨始终秉持着“认认真真走捷径”的人生哲理。


所以他得到了那份该得的。从科主任手指缝中漏出的一丝权力,从师兄们苛待之下乞得的一方小地盘。


4

袁灵的确是第一次独立拜访客户。


这位年轻的医生,据称是外科主任亲信的实验室负责人。科主任大部分的课题研究都是这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一手操办。同样一手把控的,还有所有实验试剂与实验数据的采购。


严格来说,药品销售才是年轻女孩应该尝试的行业。实验试剂的利润虽然高,但总量并不大。袁灵却有着洁身自好的坚持,总以为科学家的本性与良知,不会索求太甚。


拜托求财就好,别劫色。袁灵暗暗盼望着。


来拜访前,袁灵也做足了功课,自以为拥有了足够的筹码,能够让这个年轻的实验室负责人接纳自己。


“严主任,您还记得杜烨吧?他现在可是我们公司的技术总监,管着好几个大区呢。”袁灵坐在实验台旁,尽可能用乖巧讨好的语气说道。


“杜烨?”严墨嘴角有些玩味,“他之前给我来过电话。”


袁灵精神大振,道:“杜师兄总是提起您,说你们是打小一起长大的。他说您从小就很优秀……”


这当然都是一通胡扯。杜烨的确是一同长大的伙伴,但严墨却不是自小就优秀的那位。事实上,家世优越、聪颖过人,打小说的总是杜烨。


“他没说他上次见我,是什么时候了?”严墨打断了女孩絮絮叨叨、略显稚嫩的讨好之辞。


“您们两人工作都这么忙,都这么优秀,肯定很久没见了……但他平日一直提起你……”


“停,停。”严墨没给面子,在这方小小的地盘中,他可以不用给任何外人面子。这是他打拼了六七年,唯独拥有的特权,“不用多说了。你们的试剂我会继续用的,但是……”


袁灵一阵欣喜。只要得到这样的承诺,下半年的业绩就能保证了。幸好来之前,套了套杜烨这猥琐IT男的话,为此袁灵稍稍表现出了一些小女生对老员工的崇拜。


“但是……”严墨的目光透过厚厚的眼镜片,上下扫了一遍袁灵,“下次你来,必须穿得正式一些。”


袁灵心头一惊。正式一点?她为了今天的拜访,特意穿了一身深色的小西装配西裤。那么,所谓正式一点,应该是反话吧。


没想到,也是个衣冠禽兽。


“另外,别叫我主任。”严墨示意女孩可以走了,“我不是主任,别让人听见了,以为是我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身份?什么身份?又是一个想占老娘便宜的猥琐男人而已。


袁灵含笑地留下一个信封,谦卑地退出了实验室。


打小一起长大的?呸。人家一点面子都没给。 来之前,杜烨是拍着胸脯说,严墨是他发小。可是,一起长大的,却未必一定是亲密的伙伴,也可能是打过架、吐过口水、对骂过娘的恶伴。


5

严墨与杜烨,却的确是一起长大的亲密伙伴。唯一一次红脸打架,却也是因为一个幼稚的理由。


从七岁到十四岁,两人的整个童年期和少年叛逆期,都在一起度过。


并不是说,两人有着共同的性格或喜好。纯粹只是看了顺眼而已。要说共同点,只有卢小羽罢了。


小羽是整个班级的宝贝。粉雕玉琢般的女孩,家境优越的女孩,被那些老师们捧在手心中当成宝贝。在自以为是的老师们嘴里,这样的女孩总是会与其他人小嘴甜、家世不凡的男孩摆在一块儿谈论,那是他们所谓的金童玉女。


小羽是严墨与杜烨的宝贝。两个不大的男孩,突然一天讨论起自己希望守护的女孩。是守护,不是喜欢,不是爱情。屁大的孩子不懂这些。长大以后,也没弄懂最初的情愫。


总之,时刻希望在一起。座位希望坐在一起,排队希望排在一起,分组希望分在一起。仅此而已。


那天,杜烨只是评论了小羽穿的衣服,两人便打了一架。这是两人唯一一次打架,足足打了十几分钟。


“小羽今天穿的衣服漏光了呢。”杜烨一早偷偷告诉严墨。


严墨一拳就砸了上去。其实他们都还只有十二岁。即使早熟的他们,也并没有完全弄懂男欢女爱之事。


他们弄懂之后,便杀了小羽的钢琴老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题目: 王安石待客 王安石在相位,子妇之亲①萧氏子,至京师,因谒公,公约之饭。翌日,萧氏子盛服而往,意为公必盛馔。...
    Sao_Year阅读 11,707评论 0 10
  • 第一章(开端)伤心别离 天亮了,顾羽拉开窗帘,推开半边窗,寒气扑面而来。外面白茫茫一片,天空飘着鹅毛大雪。 顾羽关...
    小豆利子阅读 3,035评论 21 56
  • 人很奇怪,万般杂念的活着!什么“世人皆醉,我独醒!”在这个诱惑的世界,谁真的醒着?我,一个三十的女人,离了婚,坚决...
    LUSI鹿阅读 46评论 0 0
  • 在这一单元里,我学到了美丽的天马、雄伟的巩乃斯马群。还学到了马背上的小学——哈萨克。在第二单元里,我见到了世界上最...
    相东13139780733阅读 66评论 0 0
  • 恋爱的三草原则 据说,现代人的恋爱应该遵循“三草原则”:兔子不吃窝边草,好马不吃回头草,天涯何处无芳草。 其实,这...
    玫瑰婆姨阅读 12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