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被骗相亲

    今年公司业绩不好,到了年底就更加清闲了起来,李芹卉索性跟公司老总请了假,早早回到老家陪父母,毕业后李芹卉一直忙于工作,一年难得几次回家见父母,年龄越大越觉得愧对父母。

      刚回到家的几天,父母脸上堆满了笑意,李芹卉也被父母照顾得快要四肢瘫痪,早把之前设想着如何如何孝顺父母如何如何讨父母开心的事情抛之脑后了。也许在外独立坚强惯了,累了受委屈了都自己在心里消化,在父母面前自己始终是那个需要被照顾的小公主,不需要伪装,李芹卉贪婪地享受着父母的爱,一天天惬意地过着。

    这天,一家三口晚饭后闲谈,李芹卉的妈妈试探性地问道:“你阿姨今天问我你明年打算结婚不?” 说完一脸期待地看着李芹卉那张带有黑眼圈稍显疲惫的脸。

“妈,我不是说了吗,等我和关印赚钱把婚房买了就结婚嘛!到时会提前通知你准备嫁妆的,不会让你措手不及,放心。”李芹卉不满妈妈带有催促的意思。

“你年龄也不小了,每天跟没事人一样,你不定下来,我和你爸大年初八都没脸去喝你表弟的喜酒。”妈妈声音渐渐低了下去,用胳膊捅了捅一旁两眼直盯着电视的爸爸。

“就是啊,比你小的都要结婚了,要我说啊,我跟你妈都不同意你跟关印的事。”李爸爸顿了顿说,"关印家条件不好不说,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们才能把房买了,关键咱们不是同一个地方的,你要跟了他就是远嫁,我们老两口不放心啊。。。“

李芹卉抢过妈妈手中剥好的桔子塞到李爸爸嘴里,“有啥不放心的啊,关印是潜力股,再过一两年我们就凑齐首付了,到时把婚房一买,把你两老接过去,天天看着你闺女。”

三人哈哈笑着,其乐融融,似乎沉浸在对未来美好的憧憬中。

晚上,老两口进屋休息,李爸爸说:“他妈,跟你说件事,前两天老张碰到我了,问我们闺女有对象了没?”

“你咋说的?!”

“按你说的啊,跟他说还没呢。“

”算你还有脑子,老张干嘛问这个呢?“

”咳,他不是有个儿子嘛,跟咱卉卉差不多年纪,他想牵根线,让他们两小年轻见见面,看合不合适。“

"这老张算盘打得这么响,都打到老同事身上来了。”李妈妈撇着嘴说。“早前不是说他儿子怎么怎么优秀,很多姑娘都追着要嫁给他儿子嘛?怎么这会还没对象呢?”

“谁知道呢,不过,他儿子好像还真有点本事,我前段时间看到一回开着奔驰来接他爸的,听说在外面开了一家公司,赚了些钱,那老张脸上满脸油光的,他那儿子没少孝顺他。”李爸爸灵光一现,“而且两家知根知底的,要是女儿和他儿子看对眼了,咱女儿也不用远嫁不用跟着那关印受苦了。”

李妈妈听了,会意地一笑,一夜无话。

要说,李芹卉是个不错的姑娘,从小到大读书找工作都没让父母操过心,虽然从小父母疼爱有加,但也不娇气傲慢,反而落落大方,懂事明理,大学毕业后就留在读书的A城市拼搏,没两年就成为了公司的销售主管,而她的男朋友关印是她的同事,今年刚提升为项目经理,感情稳定,正努力攒钱打算在A城买房结婚,毕竟忙忙碌碌几年下来,两人也快跨过30的年龄大关了。

可是,没有双方家庭的经济支持,两位年轻人靠自己的能力在A城买房还是比较困难的,加上关印家里负担重,是离A城100公里不到的农村,爸爸常年生病,关印的大部分收入都用在贴补爸爸的医药费上面了。好不容易,这两年工资奖金收入大幅增长,手上存有20+W,看着卡里的数字不断增加,李芹卉和关印两人躺在出租屋的床上欣喜地计划着,像是婚房就在眼前。

可是10月份,关印的爸爸打电话来找关印让他回家一趟,说是有事商量。关印周末休息,跟芹卉打了个招呼就回家了。

原来他哥的小孩明年要在县城里读书,可是县城没有房子学校是不接收的,他们一家商量着在县城买一套房子,一家人看了十天半个月的房子,趁着国庆期间定了一套130平的大房子,已经交了定金2W块,但是现在首付款还差10W,问关印能不能先拿出来10W贴上。

关印一听,有点恼火,:“没有这么多钱,干嘛买那么大的房子?!买个小一点的压力也小,现在首付都没有,后面你还得还房贷,怎么就不想想呢。”

关印的嫂子是个强势又喜欢算计的人,没有多少文化,嫁给忠厚老实的关印哥哥,一家人包括关印父母,平时没少受她的气,关印哥哥在他老婆面前也没有多少话语权,买房的事情肯定也是关印嫂子拿的主意。

关印嫂子讨好地说道:“本来是打算买个小的就可以了,但是你常年在外,平时也不怎么回来看望爸妈,我想着买个大的房子,等装修好了把爸妈都接过去,妈呢帮我们关照下小孩上下学,我和你哥都去上班赚钱还贷,爸爸身体不好不也得在身边照顾不是?你说我买个大的房子才能住得下啊!”

“我们两个老的,哪里也不去,就待在家。”关妈妈脱口而出,关印嫂子瞪了她一眼,转而说到:“那房子确实好,又宽敞又明亮,性价比是最高的,现在定金也交了,凑不齐首付,定金也不会退的啊,这要是2W打了水漂,我们就得哭死啊,你哥要忙了多少个日夜才能赚2W块啊。”

关印越听越生气,听她这口气怕是不拿出来都不行了,他转身离开家里,留下一句话:“

我要回去和我女朋友商量一下。”

回到A城,关印没有马上找芹卉说这事,这真的让他无法开口,这两年来,她是如何放弃自己的喜好收住性子跟他一起攒钱,他都看在眼里。可是,一边是父母和哥哥无奈的身影,和那六神无主的眼神,他又不忍心弃之不管,他心里纠结着,好几次想要开口跟李芹卉商量这事,可话一到嘴边就被自己骂回去了,他十分痛恨自己的无能。

上午,关印忙着开会,手机好几个未接电话,打开手机一看都是家里来电。他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回拨了电话,电话那头是带有哭腔的妈妈:“印儿啊,这怎么办呢?你嫂子在家又哭又闹的,说让我和你爸补她10W块钱。。。。”

“这都什么事啊,为什么找你要10W块钱?”

“你嫂子说,我们供你上了大学花了不少钱,你哥高中没毕业就出去打工了,所以现在你们两兄弟的境遇完全不一样,为了公平起见,要让我补10W块出来,不然你嫂子就要跟你哥离婚。。。”关妈妈开始嘤嘤哭泣起来。

这一刻,关印在电话的一头沉默了,他不知道是该安慰胆小怕事的母亲,还是该高声大骂无理取闹的嫂子。

”印儿啊,我上哪里去找10W给她啊,你说这不是要逼死我和你爸爸吗?”

”印儿,我知道你也不容易,爸妈以前供你上大学已经是竭尽全力了,你爸爸身体也累坏了,这几年来都是靠你和你哥照顾着。“

”印儿,爸妈没有本事,家里人有困难了,爸妈没有别的要求,就希望能相互帮衬着。。。"

"妈,你别说了,让她不要闹了,钱我晚上转过去,但是说好是借的,我需要的时候要想办法还给我。”关印没等母亲继续说下去,打断了她的话,然后就把电话挂了。他把眼睛转向窗外,怔怔地看了一会儿,落寞地回去上班了。

休假当中的李芹卉也不忙着走亲戚,怕碰到好事的亲戚总要问她对象定了没,工资多少一个月之类的问题,想想都头大。这天,李芹卉的爸爸妈妈一同出门说是去阿姨家帮忙准备酒宴的事情,问她要不要去,李芹卉欣然一同前往。李芹卉除了上班时间化贺淡妆,平时都是素颜示人,她随便套上一件外套扒拉几下头发,手机往口袋一揣就要出门,被妈妈赶紧拉住,“你这样出门可别说是我家的女儿啊,你好歹拾掇拾掇,你这样让人以为我们是穷酸家里的孩子呢?赶紧去选身好看点的衣服,化合妆啥的。”

李芹卉狐疑地看着妈妈:“今天你咋了,看不起你闺女来了?你不是说我化妆跟鬼一样吗?”没一会儿,微卷的亚棕色头发披在胸前,眉如青黛,乌黑明亮的双眸灵动而清澈,一个精致靓丽的李芹卉出现在了眼前。李妈妈和李爸爸满意地点点头,一家三口愉快地出门了。

路上李爸爸接了个电话,是老同事老张打来的,让李爸爸他家取下东西,李爸爸挂了电话要的士师傅前去。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