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蔡伟冲出来以后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截住蔡伟:教授,我不同意你的看法!

我按捺不住,挤过人群,走到散了场的前台。

李海林教授刚拉着蔡伟教授合完影。他们曾是浙江师大同事。刚才激辩,现在搂膀子。那时候学员们哗哗哗给他们鼓掌。

李教授面色平静。大家看见他的风度。喝采。

蔡教授似乎也并不特别激动。他头发花白,脸膛红红,天生的,而不是激动的。他刚刚“狠狠批评”了一通李海林。不,简直是削了他五大板斧:

——今日之课,表上写的是《如何进行课例研究》,怎地现场改题,成了《如何听课评课》?学术讲座岂可如此随意?

——学者采用教学案例当求真实,有出处,你讲的《鹬蚌相争》课例,乃五十年代一个笑话,口头传说。案例假则无研究价值。讲了何用?

——你推许王荣生评课案例,认为他点出那个教散文的老师让学生速读不当——即是文学作品,就该品读,而速读后概括 当针对信息提取之文。可是,我们不是常教学生用精练字眼精准概括吗?培养一种语文能力而这样使用散文教材,不可以吗?

——你赞扬李书磊用文化学角度评课精彩,又列表特别列举教学内容也可选择哲学、文化等角度,为何讥讽那个老师引导学生讨论刘兰芝不生孩子被赶回家的教学是偏离语文的?你不也称赞郭初阳拿《愚公移山》教创新思维的没设计么?

——《孔雀东南飞》那个案例,我做中学老师时也经历过。我正分析诗歌人物形象,有学生质疑——老师,刘兰芝是自己要回家的,她跟婆婆合不来,婆婆也未打骂虐待她,她就闹性子,怪谁?不能说那个婆婆专制吧?学生这么一问,课堂炸锅,活力无限。许多学生毕业多年,当年所学几乎全忘,就这场争论,印象深刻。这个影响了他们多年啊。为什么郭初阳创新就行,别的老师怎么就不可以了?

……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老蔡声若洪钟,当当当滔滔不绝,出语鲜活,恕我不能详述。

没法儿详述。本来下最后十分钟是李教授留的问答互动环节,一东北汉已经为郭初阳那个课连追李海林三问。不想蔡将军拍马直出,朗朗驳斥,直直演讲近三十分钟!他那许多妙处热闹处爽快处,他的直通通,主讲人表情动作细微变化,你倏忽万变,我这一支破钢笔,如何及得?

何况,他率性如炮筒,当面轰击,在此大写讲堂之上,在今日中国语文教育学最尖端席位上,还是突兀,还是吓人,还是鲁莽又憨诚。还是,还是……

还是什么呢?哇:还是令人兴奋——比静悄悄强十万倍,比枯坐三小时耸个耳朵乖乖听强一百倍。比憋一肚子疑惑仰望大教授,从而把自家一脑子火花淹死在酸水肠子里的人,强多少呢?至少九十九点八七倍!

我就是最后这种人吧?

那天听完王荣生教授的课,我就想现场表达一下对他小处切下手术刀,冷静思辨,终有本质浮现的研究的敬意。嗨,我完全真心,我完全有一流口才梳理一番外表赞美,我完全可以借此概述总结,引发大家思考洪流的。可是,我的憋回去了。“霍大侠”,从不服人又狂狷的哈里曼大叔,把自己认定的表达权自我取消了。好老好老。

上午听了王岱老师的任务群拓展学习讲座,我想请她讲讲:一课引申来一串相关文章,连讲十几节,怎么处理这个拓展与必修其他教材的时间。好问题呀,特关键呀。可我又想,王女士累啦,不麻烦了吧?又想,见人家埋头干活,必有道理,你做也没做,刁难什么?你可别丢丑,虽然你鼓励学生丢个丑。我憋回去了。

我想好多人能跟我一样,小肠子管道幽暗,都憋死了自己的好问题。我的学生想必也憋煞了他们的疑惑,空留霍老师在讲台上寂寞。我们都憋着,中国很沉默。中国的课堂静悄悄,中国的苏格拉底就都装哑巴死在我们腹中不见天日的地方了。

哈。

图片发自简书App


现在,浙江师大蔡大哥跳出来,简直要抢了李海林的主场,大刀呼呼呼直砍,无半点客气,大家能不兴奋?

兴奋,却不释放自己的牛犊子出来见见老虎,那不就成了看热闹的看客,只留着让鲁迅先生痛心了?

蔡伟老师呀,你这不是“踢”场子嘛。虽然你也盛赞李海林写《言语教学论》的功绩,但你如此刚猛,“鲁”而且“迅",他一介白面书生,当诸多自己研究生面,可消受得了?

质疑可,不给人面子不可。

我在韩军的“语文心”见过他吵学术架,执着。我在那儿也拌过几句,为此认识教育诗哲干国祥。真人,了不起。得意。

韩军跟李华平真刀真枪,让全中国语文人几乎都开始好好辨析文本解读与课堂限度的事。

今天当面识得蔡将军刀法,忽然想:他们曾一块共事,想来交锋已多,这样打直拳,也是家常?

又想:你看这课堂,人人都跃跃欲试,好嘛。

又想:你看李海林,风度自在,见蔡伟上来,说:啊,你声音大,不用话筒。待蔡滔滔之时,则舒展身体靠椅背斜坐。从容。

待他讲完,海林教授揽过话筒对大家说:关于案例研究,如果遇到我与蔡教授不同处,请照他说的做。

一室皆笑。

有攻不争,不也很祥和吗?

我又想:今日此刻此处为语文大起质疑,比起窗外四下里的一片“不许争”,哪个好?

蔡,好样的!

蔡,礼貌啊。下次注意点!

念此种种,我怎能继续憋下去?嘿,老霍年少十八一朵花那阵,也是个捍卫自家观点的“犟板筋“啊。现在少争不争,戾气和气一肚子,搅成个含情默默,一朵花快成一堆牛粪化石了。

于是,我在门口截住了蔡先生,直言我不赞成他。

积海在后推我——原来我堵住大家了。于是我与蔡走到门外。饭点早到,可是老师们呼拉一下,围成了大圈子。

辩论开始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教授,我不认同你对《孔雀东南飞》那个课的辩护——课上跟学生讨论刘兰芝遭弃回家是因为她不生育。这不该是诗歌鉴赏课的任务。不能对文本做这种无谓解读。因为他忘记了,诗之本是咏唱抒情,不是新闻报导,故不必细究细节写实。不然,长诗后面言兰芝离婚回家,县令家,郡守家,轮番至刘家求亲,就无法释。汉乐府不过借此“赋笔”渲染,以咏焦母专断之愚。

我想起九十年代有个老师来酒中借班上课,还探讨了“七出”之条,以证明封建家长之专制。可笑可叹。

蔡伟站定,立刻进入临战状,手臂飞动,洪钟再敲:可那个课,我当年沿那条探究的路走下去,班上气氛一下子活了,争论那么热烈。三十年过去,那班学生还记得……

我截断:当然,因为热烈争论刺激记忆。要是那个课上打了一架,他们会记得更深。但这能证明一节课的语文价值吗?

蔡:不要忘了生成,生成!学生开始了多元探究,所以他热烈辩论。今天中国大多数课堂,是多元的还是一元的?

周围老师们纷纷点头赞赏——单一强灌课堂太多太多。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我不反对生成。我反对的是沿这种非语文的方式任意解读课文……

蔡先生敏锐嘴快,反过来打断我:我知道你是讲没有用语文的内容探究。可探究本身,学生们的争论形式,不是语文是什么?这可是生成呀。当时……

我可不想他再描述当时。他那洪水泄平地的表达疯狂,一回当时,那还有完?虽然我从来赞同生成。君不闻霍老师之生成论乎——学生在课堂上的任何表现,都是当下进入教学的最好资源与方便法门。但,抓住学生任意一种反应进入的,却是教师巧妙的引导——回到语文,语言细节艺术,而不是跟着求学语文热情被点燃、却又多处未知的孩子,盲人瞎马,任意西东,婆婆妈妈,琐琐碎碎,哪道菜都行。不是跟他们去探究民俗学,伦理学,政治制度或人性论。虽然,这一切绝对有探究价值且应鼓励学生探究,可以开选修课,校本课,课外兴趣组,因为它毕竟是一部分孩子所爱,是特别聪颖博的孩子才能享受的。天才重要啊。但课堂上有五六十个孩子。还有旮旯拐角从不张口的孩子。还有沉默在自己问题疑惑里的孩子。他们个个独一无二,各自一元。该讨论谁的一元?

这儿其实有个可以公约的一元——语文这一元。

我当即猛龙截江:生成有自由,课堂有界限。正如文本无禁区,解读有纪律。现在我们讨论的解读方向,世界上早已探讨过,有了通解,比如三个基本维度——作品中心……

蔡伟何其快捷?立刻抢我话头:对的,作者中心,读者中心。读者中心,就是要遵重读者解读的权利……

我粗蛮截回:虽然每一个读者的解读从接受美学看,都有独特价值,作品也因此获得生机,而阅读因此总有意义,文本便成为永远待完成的作品,但别忘了文本的自足性。经典文本,好的文本,它们的自足性——自我解说圆满的力量,恰是它们表达的语文特质……

周围人们也为俺霍某点头呢,我正待高头讲章,侃侃宏论,蔡马上切过去:是的,我不反对这些。我也反对学生没反应,教师牵他们鼻子,强要生成。但是,但是,孩子们的反应完全自发,生成自然到来,学生的探究热情高涨,怎么办……

怎么办?那还用问:当爱召唤你时,跟随她。纪伯伦的话在我耳边提点我。可是,爱谁?颖悟热烈的孩子固然可爱,沉默在角落的孩子,他的语文学习诉求,甚至他的懵懂和蛮不在乎,不该去关注,去爱一爱?

周围的老师为蔡先生这一辩析叫好。

我们刚至交锋处!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迎上去:别忘了我们是基础教育阶段,请问基础指什么?现在是培养研究生的课堂吗?为什么那一个爱迪生的颖悟独特就可以占据所有孩子的课堂?……

蔡快得很:但课堂应该多元,允许多元。现在不是多元课堂多了,而是没有!是强制的一元太多。

大家又点头。

此刻 有人找蔡教授。可恨。话要中断啦。他要脱离战场。这怎么行?

我看见西北师大的赵教授跟吕积海鼓励我的眼神,当即追上去补一句:可是,学校,班级,课堂,这些,本身就是一种一元限制,为什么要这些限定?课堂限定的边界如何定……

蔡被来人搂着膀子走开。

辩论自动解散。

我欲走。积海却进入了状态:嗨,再等等,等那教授过来,继续辩……

哈哈,还有好些个人,也依恋这场子,舍不得走散呢。

食堂门口,又见老蔡了,我笑了,这个家伙,这个“鲁智深”!

我招手:谢谢,跟你辩一通,腹中忽感空空而有食欲了。

蔡伟一笑。

我入内,要青菜一盆,豆腐一碟,南瓜一碗,狂啖。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两块石头碰撞

两个苏格拉底活灵活现


你的舌头是开满鲜花的山坡

我的耳朵打开花瓣


沉寂的鸟你为什么飞

林子挂无数叶子收听啼啭


蚂蚁窝里跳出一座雅典学院

爬在黑洞的你会不会改变


我听见石头的心律

我要逃离恐龙的粪便


我开始唱

竖起的耳朵十万大山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借贷业务流程:包括标的管理、投资人投资、放款给借款人、回款给投资人 借贷业务中的资金: 资金账户:平台账户、投资人...
    玲童鞋阅读 213评论 0 1
  • 多个事务同时执行时带来的问题 1. 更新丢失 複数のトランザクションが同じ行を選択し、その行の元の値を更新すると発...
    马桶上的思考者阅读 225评论 0 1
  • 心理压力好大,做不完的工作,做不好的事情,真心觉得要崩溃了。 特别是最近加上身体不舒服,哎呀,怎么活呀? 我能不能...
    向着太阳奔跑的石头阅读 5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