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明易主(神话20)

盖侠拒还碧游剑,钟魁占领轮回台。


天界,通明殿,玉帝秘召魔家四将。

“参见陛下!”魔家四兄弟行稽首礼。

“真境巅峰!不错!不错!”玉帝目光一扫,微微点头。

“我等资质粗陋,若非陛下恩赐道种,哪能有今日!”魔礼青感激涕零,“若能为陛下立下寸功,我等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你们的忠心,寡人了然在目!”玉帝抚慰,“现在外面的形式如何?”

“回禀陛下,人界大乱,除了我麒麟星域,其他四大星域很多人都下了凡,正是空虚之时!若是我们现在出兵,必可直捣黄龙!”

“人界永远是主战场!”玉帝目光抬远,“不急,还是要再等一等!”

侠国,素霓阁,风行正与项楚促膝长谈。

“少主,佛、仙、圣三国巨变,你怎么看?”风行问道。

“无他,心魔所驱!”项楚一语中的。

“的确,人心不古乃是根源!”风行点头,“不过少主,你觉得这三国之中,那一个处理的最好?”

“牧云鏖战,双方死伤超过三十万,还有百万凡人,最是低劣;昆仑夜袭,折损二十万,次之;蓬莱一人未损,为上!”项楚客观分析。

“老夫也深以为然!”风行频频点头,“少主,你可曾想过,若是我侠国人心分裂,又该怎么办?”

“风老,你是指……”项楚微微一惊。

风行并没有再接着说下去,转而问道:“少主,你看盖侠此人如何?”

“人中豪杰!”

“是豪杰却也是枭雄!”风行轻叹,“他太有野心,碧游剑放在他手中迟早会出事!”

“不会吧!”项楚愕然。

“若论剑术,老夫自然差少主远了,但若论眼光,老夫自问不差!”风行接着道:“野心最容易受到心魔蛊惑,他没拿到碧游剑倒没什么,可一旦拿到就不会轻易放手!红侠与他又是双修道侣,一旦事变,必然会站在盖侠一边。到时候,定是侠国两分!少主,你可要未雨绸缪呀!”

“风老想多了吧!”项楚笑道:“若是终日算计,哪还能持剑江湖!”

“少主光明磊落,不见得人人都光明磊落!更何况,你也说了,这人心不古乃是天变所致,人也有情非得已之嫌!不得不防啊!”

“那风老认为我该如何?”项楚问道。

“老夫有上下两策,少主可愿听听?”

“风老请讲,在下洗耳恭听!”

“这下策是趁盖侠气候未成,少主以雷霆之势拿回碧游剑,从此坐镇侠国,不复再出!”

“那上策呢?”

“上策只在一个人身上!”

“愿闻其详!”

“少主,你看楚姑娘人怎么样?”风行问道。

“落落大方,钟灵毓秀!”项楚随口答道。

“我看得出来,他很喜欢少主!”

“不会吧,我一直把他当妹妹来看的!”

“可她没把你当哥哥!”风云笑道:“楚姑娘既美貌如花又侠肝义胆,的确是少主的良配。”

“这!”

“少主听我说完!”风行果敢打断,“楚姑娘是楚侠爱女、青侠爱徒,可以说是身兼碧月、碧云两宗背景,若是你们合籍双修,自当高枕无忧!”

“可风老,我心里早就有人了!”项楚临窗南望,双眸中再次浮现出了那巍巍青山、潺潺碧波、窈窕倩影。

“水仙欲上鲤鱼去,一夜芙蓉红泪多。”他想起了李义山的这首小诗,这首曾无数次勾动他心弦的小诗。

与此同时,盖聂、红拂两人正在碧照轩碰头。

“少主回来了!”红拂脸带忧色。

“怕什么!”盖聂面无表情。

“万一他要是发现少了避剑珠,必然会追究到底!”红拂仍是愁眉不展,“他可是有令在先的!”

“你忘了,碧游剑可是在我手上!”盖聂举起了手中古朴剑鞘。

剑身被拉出一截,碧光中映出了他嘴角一抹诡异的笑。

这笑容,突然让红拂觉得有些害怕,“盖大哥,碧游剑可不能随便出鞘!”

“其实,我当初就不该听你的留下这碧游剑!”盖聂目光飘忽不定,“碧游剑加上避剑珠,足以换一颗极品道种,说不定现在我也成神了!”

“盖大哥,你疯了,这碧游剑可是我侠门第一信物!”

“什么信物,实力才是最重要的!”盖聂不屑,“若是我成了神,天下人都要匍匐在我盖聂脚下!”

“少主要是问你要回碧游剑呢?”

“要回去,凭什么!”盖聂冷笑,“当年北上斩魔,我盖聂才是功劳第一!论及声望,他十个也赶不上我。以前有傲先生罩着,我不说什么,现在傲先生都不管了,我当然要拿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他若识趣,就不会再来要剑。否则,就别怪我血手无情了。”

“可是,少主他很信任你!”红拂有些犹豫。

“信任有什么用!”盖聂睥睨,“实力才是王道!”

“你有把握赢他?”红拂心有顾忌。

“笑话,你师兄我现在可是准神!”盖聂大笑。

地界,某处蓝色晶洞中,站着一个白色人影。

仿佛有光照在他的身上,又有风从他身边吹过。

豹头环眼,须发怒张,长袍猎猎,顶天立地。

也只有到了近前,你才会发现这是一尊百丈虚影。此人非是别人,正是鬼王钟魁。

只见他张开大嘴,正在吞噬一团烟云。

烟云中,沉浮着成千上万个模糊白影。白影或是人形,或是飞禽走兽,清一色都是魂魄。

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所有魂魄的眸子中都布满了恐惧、绝望与惊悚。

“来吧!”钟魁头颅一扬,以长鲸汲水之势将烟云一口咽下。

“外面怎么样?”片刻后,他打了个饱嗝,缓缓睁开了眼睛。

“王,我军大捷,地府军几乎全部龟缩到幽明花中去了!”回话的是一个妖艳女鬼,正是魑魅魍魉中魅女。

“这可不是好消息!”钟魁面无表情。

这场战争不过是掩饰他修炼噬魂禁术的一个幌子,对于他来说,捷与不捷无足轻重,战与不战才是最重要的。

“王,人间大乱,陨落者不计其数,幽明花已经爆满了,这算不算是好消息?”魅女咯咯一笑,声若银铃。

“一个真魂足以顶得上数千凡魂,这的确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钟魁朗声大笑,“传我口令,立即收网,攻下幽明之花!”

幽明花外,鬼王钟魁麾下的三十万阴兵铺天盖地。

地府也不示弱,当即调集鬼卒三十万上前抵御。

战场从幽明花外一直铺到了地面上,生死幻灭如同泡影。

没有武器,没有神通,只有赤裸裸的厮杀。

这厮杀看似无声无息,事实上却比人间界的血雨腥风更加残酷。人间陨落还有轮回,幽冥陨落就只能魂飞魄散了。

人,最重要的不就是一个昭示存在的印记吗!一旦这印记也没了,那就是真的死掉了。

这边,魑魅魍魉四女气势如虹,一连斩杀十大冥吏、四大判官,又开始戏耍起神荼、郁垒两位冥将来。

另外一边,鬼王钟魁已经冲进了幽明花。

轮回台畔,人王、侠王、仙王、圣王、佛王摇身一变,形如山岳;虎王、凤王、龙王、鳌王、麟王更是现出了百丈原身。

龙吟虎啸,剑鸣梵唱,十殿阎罗分身错影就将鬼王钟魁困杀在内。

再见那鬼王钟魁,身子突然化身百丈,头似苍天,目如日月,须髯怒张好似风火雷电。

鳌王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大雪球”,凌空砸下。

凤王双翼如刃,横扫千钧。

虎王、龙王同时挺身而出,一个张牙、一个舞爪。

麟王脚踏八荒,碎裂六合。

人王把自己变成了一把大宝剑,发出了彗星一击。

仙王、圣王、佛王、侠王直接符化,变成了万字符、一字符、左旋易符、右旋易符四个百丈大符,纵横张弛,几乎割裂虚空。

饶是如此,那巨人也岿然不动,一招魁星踢斗大杀四方。

“死!”钟魁大笑,百丈身影一转,直接将虎王撕成两半,塞进了自己的嘴中。

接着,龙王失鳞,凤王失羽,鳌王连甲壳都被剥了,佛王、仙王、圣王、侠王被直接打散,只有人王、麟王九死一生,总算逃出了生天。

这一战,地府惨败。

“轮回台,我来了!”钟魁并未追赶人王、麟王,而是直接奔向了轮回台。那目光,分明是看到了一场饕餮盛宴。

天界,凌霄殿上,太白金星正在紧急奏禀。

“陛下,地府传来消息,鬼王钟魁已攻陷幽明,占据了轮回台。十王中只有人王、麟王幸免于难,特奏请陛下发兵相助!”

“钟魁不是早就魂飞魄散了吗?”玉帝皱眉。

“应该是残魂遗祸,这钟魁早年就修炼过噬魂禁术,十分难缠!”太白金星道。

“诸位爱卿以为如何?”玉帝的目光扫向殿下。

“陛下,这些年地府失敬天庭,合该有此劫数!”火德星君道。

“太白,你怎么看?”玉帝问向太白金星。

“陛下,礼数事小,苍生事大!”太白金星道。

“说的好!”玉帝点头,“太白,你即刻传我旨意,着紫微带本部精锐下地界平叛!”

“是!”太白金星告退。

碧鳌天,流霞阁,紫微大帝正在召见麾下七宿。

“昊天诏令,要我们去地界平叛,你们怎么看?”紫微问道。

“大帝,万不可行!”说话的是北方第五宿危月燕,一个英姿绰约的青衣佳人。

“额,说来听听!”

“下地界平叛,至少要走三步险棋!”危月燕徐徐道来,“这第一步险棋在天界,眼下我碧鳌星域本来就十分空虚,若是再遣精锐下界,一旦有人发难,如何应对?这第二步险棋在人界,如今天下大乱、八方焦土,若是我们仓促灵魂出窍,一旦被人害了躯壳,后果不堪设想!这第三步险棋在地界,灵魂出窍不比神游太虚,哪怕是天将级别的高手,也至多能坚持一个昼夜,若是久战不下或钟魁那厮故意逃匿,一旦到了时限,我们就只能无功而返!无功而返,还不如不去!三步险棋,步步都可能是不归路!”

“依你之见,为今之计又该如何?”紫微再问。

“先拖一拖,再催就说域内空虚,实在派不出人来,把这难题还给他昊天老儿!”危月燕道。

“小丫头,你真是七窍玲珑心!”紫微微微一笑,叹道:“这样好是好,就是有违大义!”

“昊天之心昭然若揭,当务之急还是我四域联防!”危月燕劝慰道:“至于大义,只要手中剑在,早晚还能找回来!”


上一章:昆仑夜袭(神话19) 下一章:喋血星海(神话21)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