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一个有个性的民宿(简庐日记20180831)

图片发自简书App


偶然看到一篇文章,是写成都的一家民宿的,叫墙外民宿,主人叫猫儿。这是一家很有个性的民宿,或者说,很另类。90年生的猫儿,是一个业余杂货铺摄影师。一年前,她租下两套位于成都市中心老居民楼里的老房子,花5000块钱,把其中一套爆改成民宿“墙外”,另一套是自住的“白露”。

走进屋子,大片浓重的墨绿,

色彩斑斓的家具、窗帘、小物件,

悬挂在空中的古着老衣衫,

还有那些少女们曼妙的身体,

交织成王家卫电影里的色彩蒙太奇。

这是文章中的描述。

据说,房间里贴满了很多裸体照,以至于,第一次来猫儿家的男房客,会被墙上的照片“羞”得立马移开视线,猫儿的妈妈看见了,笑笑说,“没什么的,小伙子,这些女孩只是来记录自己的身体而已。”

这样的民宿,当然会吸引顾客。但也不一定都会喜欢。至少,它有个性,它很独特,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至于做得好不好,不去评价。这跟吃菜,或者高雅点,美食,口味不一样。有的喜欢重口味,有的喜欢清淡一点,不能简单地说好吃或不好吃。

继续整理“九南居记事”。下班后往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