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拜金时代如何自处

96
古稀Hyde
2014.12.03 11:39* 字数 1949

——评《金钱不能买什么》

金钱不能买什么(桑德尔)

文/古稀Hyde

在我的学生时代,我深切地相信一句话:钱不是万能的;到我即将大学毕业时,面对就业压力,我开始对“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感同身受,甚至一度拜金,幻想中彩票巨奖;读完桑德尔教授的《金钱不能买什么》,我体会到了“有钱能使鬼推磨”的精髓。

对于桑德尔的论述,或者说针对于他在书中举出的例子,我大部分都同意,不知道我们是恰好价值观契合,还是他说服了我,抑或我根本毫无主见。只一点,“比赛的冠名权”我持相当大的反对态度,这完全是各方皆有利的事,主办方筹得资金(赚到钱),广告商做了广告扩大生意,对于那些指望赞助费建设的体育场馆更是大有好处,正是有了广告才使得球迷有机会观看比赛。或许是我不喜欢体育赛事,也不关注哪项运动的缘故吧,所以没法感受任一体育运动迷的思想,没法理解“腐蚀”神圣性。

金钱不能买什么?书中也只是提出了很多例子而已,并没有一个普适的标准来界定任何物品,落实到具体问题,在具体情境,还有争论,可能十年前不合适,现在无妨;可能在中国不合适,在美国无妨;可能对于小孩不合适,对于大人无妨。不过每个争论都设计两个方面,一是不公平,二是道德败坏。

由于是市场的力量在入侵,所以自由主义的理论常常被用来为金钱作用的扩大作辩护,即只要是具有完全民事能力的两方/多方达成的自愿交易就没有错,困难的是如何界定“是否自愿”。若是涉及到道德问题,则又取决于不同群体的价值观。

其他的我自己说不出很深的见解,以下说几个与我相关的,我在读书过程中想到的身边的例子,或者我的感受。花钱插队至少比那种在食堂买饭、在车站买票时任意插队的行为好。这种插队他付出了成本,在做之前便会思量,而且既然有人收钱也就有人维持秩序(否则他们没法赚钱)。不要以为不付费用直接插队的人会良心不安,(我的运气比较坏)我所见者,基本都是良心被狗吃了。

从初中起,我们班上就有用钱奖励成绩好的学生的规矩,一直到高中都是,持续了六年,尽管我初中和高中不是同一所学校。由班主任牵头,我们学生自己组建基金,并交由学习委员或者生活委员管理,按照名次进行奖励。初中是奖励班上前三名,高中是按排名在全年级上升的多少计算(名次下降则会被罚钱),反正我总是受奖励的,意见也不大。不过对我的成绩真没提升,因为我对更多钱没有追求,只要按照一般的节奏学习,好好考试,名次基本不变。

关于计划生育,我们中国最近闹得最火的无疑是张艺谋导演的事,经过一番波折,最后罚了几十万。我想这该是我们中国计划生育史上最大的一笔罚单吧。书中用括号隐注中国农村第一胎是女孩,可以再生第二胎,这只适用于经济条件极其落后的地区,反正我表弟是罚了款的。中国的计划生育给人的印象一直是“一胎制”,也是到了最近,才推出一个“单独二胎”政策。中国的计划生育罚单一直是弹性的,各地区根据情况自己设定数目,甚至同一个村,不同家庭被罚的钱也是不同的。我不是要质疑这一大笔钱的去向,而是这本来该是一项很好的政策的,就好比芬兰的超速罚款,根据家庭收入浮动计算罚款,才不至于沦为购买生二胎、三胎权利的费用,张艺谋导演的事情很好地体现了这一点,但是你看整个生育罚款史,根本不是这样的。

运用市场的力量来保护稀有动物,实是无奈之举,但是能够到达保护目的就是值得的,难道我们要眼睁睁看着它们被猎杀殆尽,最后完全灭绝吗?中国保护熊猫的举措倒是能给保护稀有动物一个参考,但是这笔花费可不小,不知有多少政府能够模仿,又能模仿着保护几种动物?

我一直是个木讷的人,很少给朋友送礼,给亲戚就更谈不上了。但是一旦讨论到送礼话题,或者其他人咨询我的意见,我都说,送礼就要送他/她需要的,你何不问问本人?然后听者给我竖起一根中指。好吧,收礼物的人,他们在乎的是送礼过程中送礼人的心思,我同意你们的观点。但是我的实用主义方法也没错啊,毕竟他们也担心送的礼物不被喜欢(这种可能性其实极大)这个“万一”可能。

无孔不入的广告,我们已经没办法了,上个世纪卖保健品的就已经把广告刷到我们农村的墙壁上了,后来是三大运营商,现在是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商业社会,甚至我们的商人已经能够造节了,比如他们把所有的节日都变成了情人节,把双十一变成了购物狂欢节。书中所说的学校广告我没有体会,但是在我们大学校园里,每天都有人到宿舍发传单,尽管学校明文禁止,食堂前面的活动中心隔三差五被租给卖化妆品、衣服、食品和书的,更有饮料公司在篮球场搭起舞台,以歌舞或者滑板吸引眼球。后两者学校都是收费的,据同学打听还不便宜。

以上是我的体会,与我生活轨迹不同的你,肯定也能找到不少事例来证明市场经济已经侵入了私人领地。

最后,我还是要说,钱依旧重要,它不能买什么并不代表我们要厌弃金钱,赚到钱过体面的生活是很自然的追求,至少是能够生存下去,同时谨慎不要陷入“金钱万能”的深渊就好。

读书屋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