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发自简书App


红泥小火炉,绿蚁新醅酒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这是我最爱的诗歌之一。每次读到它,都是这样的画面:

山居。竹庐。院中修竹几竿,萧瑟而动。木栅栏那头的木门打开,隐约可见院外远山。裹着粗布棉袍,盘坐地板中央,抬眼望去,天空昏暗。低头,小红泥火炉上,咕噜咕噜煮着茶,焐焐手。蓦然想到墙角那一坛自酿酒怕是已经好了。看这天气,该是有一场好雪啊。若有朋友自门不请而入,不亦乐乎。撤茶换酒,言笑晏晏。


昨日有雪,我无竹庐。煮有老茶,却无新酒。雪纷纷扬扬下了,天地终是一片白茫茫。


躺在床上,微微侧头就能看到雪。却还是走出去,站在走廊,打开窗户,冰凉的空气夹带着雪花往脸上扑。好舒服好惬意。这才是我熟悉的雪的感觉。


现在的冬天已经没有了冬天的感觉。冬天怎么着也得有几场像样的大雪,顶着寒风,哈着热气,脸冻得通红,手冻得发疼,奔跑在雪地里,沾染一身雪沫,这样的畅快淋漓好久没有感受到了。


在这种飘雪的日子里,让人产生无限的遐想。即便没有竹庐,没有不请自来的好友。那么,我想象一下是红楼梦里的女子罢,临窗观雪,温一壶酒,剪一枝梅,画一幅画,吟一首诗。

古人的雅致浪漫做不来,那么,今人也有今人的乐事呢。在下雪的午后,泡一壶好茶,透过洁净的玻璃,看雪花飘飘然落下,化作一片白。何尝不是赏心悦目怡然自得。


如果晚上能再约上三五好友,上个铜火锅,涮个羊牛肉,喝几口山楂饮,看鲜红的羊肉片在滚烫的汤水里翻滚,热气氤氲。夹起来放进芝麻酱里,体味着浓郁的香味。大家说说笑笑,一任雪花在外面无声无息地飘落。。。。有了雪,火锅才会格外好吃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