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溃就崩溃,谁怕谁

现在我觉得我肯定是进步了,我是指心态上。更加开放也更加坚强了。第一次怕的事,再经历的时候就几乎没有在怕的。崩溃就崩溃,谁怕谁。但是也有不好的,比如不够勇敢。

前几天我还处在面对一些伤害不知道如何怼回去,或者哪些事情值得我怼回去的状态。现在就比较清楚。对于跟自己不是一路人的人,如果他们能够理解你的意思,那么值得讨论和吵架。但是对于一些根本听不懂人话的人,吵架和怼就非常不值得。一个冷眼就过去了,外在世界光怪陆离,有的根本不用过脑子。

我也问自己,如何处理善意和微笑,尤其是来自一些自己不怎么喜欢的人,甚至多相处几分钟都难受的。对待这些善意和微笑要记下来,并且回馈以善意和微笑,但不能因为这些东西而缩短原本心里距离。这样关系下近几分的距离,会让关系更狰狞,让人窒息。以及,不要相信,什么别人如果伤害了你,你就想想他曾经的好,这种鬼话。这时会让自己更纠结,而无法脱身。选一个安全距离让自己脱身,让自己有空间审视甚至旁观这一切,就会对人和生活有新的理解。

这几天除了心情的低谷,还有就是在反思。反思自己不够勇敢的原因。不够勇敢绝大多数是因为害怕发生冲突,这是表象,本质是,自己没有能力解决好冲突,或者是害怕自己解决不好冲突。这个人群是个不够好群,我用时间和努力证明给自己看,一个人是可以有一部分事不属于这个人群的,这一部分是遥远而美好的东西,人们在人群伸手够不到的高处。

理智高扬,偶尔让感性释放,我不是一个高尚主义者,我只是一个希望得到快乐的人。

昨天,老孙搬到了新的住处,我们两个几个小时把东西从五楼搬到楼下,累得要死。然后在楼下边看着东西,边等着迟到一个多小时的搬家公司。她很疲惫,我浑身是灰,我们坐在楼下的小板凳上,忽然天下起了雨,我们撑起雨伞,那一刻是那么的美。这样的感受我今生都不会再重复,在这样的城市,和这样生活中,爱情不足以让我们坚守最美好的东西,我们还需要好的友情,和其他的什么。

回来时候,我迎着十一点多的夜雨狂奔到宿舍,而她心惊胆战地跟搬家公司的两位大汉,在深夜十二点从城市的东边,把东西运到城市的西边。年少轻狂的时候对一切的定义都很虚妄,一切不过都是性格。而现在,什么累,什么是美,我们都心知肚明。

以及,我真的太爱哭了。李敖说,哭哭啼啼,没有出息。我以后要少哭,请大家监督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