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与事故

故事这词一听起来就满是光怪陆离、跌宕无常。少数人试图从中找出自己命运的解读,多数人却只为一个片刻的桃源乡。

我曾听说,故事也是曾经发生在宇宙间某处的事。不论多离奇,说白了无非人与人,生命与生命,思想与思想之间的碰撞。仔细想想,似乎有几分道理。

毕竟故事总要有冲突,或者说故事总诞生于冲突。

碰撞既是冲突。

碰撞便是相遇,然后陡然一惊,思维瞬间跌入幻想,荡回现实,之后痛苦、甜蜜、孤独、愤慨、执迷、恍悟接踵而来。人因此有了改变,有了成长,也就懂了事故。

如此看来,故事也就是再说一个人愈发懂得事故的过程,当然故事的开始或许已经是场‘事故’。

着眼于此,那少部分想从故事里找处事道理的人可能才是真正懂故事的人。

至于余下那大部分,却是真正给了故事价值的人。

你视若知己的人,通常无法给你渴望的人生价值。

这也该是事故和‘事故’吧。

我最近便遭遇了一次特别的‘事故’。

说是特别,其实也常有。

那是在看了一本叫《造个系统来读书》的网文后,忽然发觉自己内心那名为‘懒惰’的小魔鬼,似乎已经把‘勤奋’这个小可怜关了太久。以至我浑浑噩噩猛然想起‘理想’这个东西时,立马羞愧到坐立难安。

这种感觉就像你正在桃源乡撒欢,忽然被块破石头拌了个嘴啃泥。你挣扎着坐起身,咬着发痒的牙根,拼命要把那块石头挖出来沉湖示众,却最终挖出一个雕像。

那雕像是你年轻的模样。它灰白的脸上还留着一丝当年的踌躇满志。它已冰冷的眼里却只有对你的漠然和绝望。

你感到不适和惊恐,急向后爬行,却接二连三的摸到地下第二、第三…仿佛无穷尽的‘石头’。

这一刻你茫然四顾,才发觉桃源乡原来就建在你自己的坟墓之上。

每个桃源乡都该有一个故事。

我久违的点开简书,穿过一堆,早已不负当初单纯的广告和交易,写下了今天与过去关于我的故事。

人生近半再发愤,鬓落霜,眼昏黄。

不谈年少轻狂事,青杯酒,与妻尝。

夜灯一豆,盏墨笑说世荒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