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让你痛到绝望的时刻,会有一天成为你炫耀的幸福

01

许多年以前,老师和我们说过这样一句话,“苦难是化了妆的幸福。”那时候不懂这句话的含义,只是按照青春期孩子清奇的脑回路来看待苦难,苦难就是苦难,又怎么会变成幸福呢?然而这些年经历过太多自己或者其他人的痛苦之后,我终于明白,那些看上去让你绝望的痛苦,或许有一天会成为你的幸福。

前两天,一个读者朋友找到我,告诉我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她终于怀孕了。


在表达完我的恭喜之情后,她和我谈起了自己的怀孕之路。


姑娘今年29岁,在我们老家,这个年龄往往都完成了二胎使命。可她结婚已经七年了却始终没有怀上自己的宝宝。


她的压力可想而知。她告诉我为了让自己怀孕,这些年她跑遍了周边各大城市的医院,去年一整年都在喝中药,她说那中药的味道实在苦涩,每次闻见那个味道都想吐,但是一想到怀孕的事,她便强迫自己灌下一碗碗中药汤子。


这些年,为了让自己怀孕,她用过了所有的办法,她去算命,去拜佛,去做那些在旁人看来可笑的努力,甚至她都试过人工受孕,不过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


经过这些年的各种折腾,她都已经要放弃了,甚至有了领养一个孩子的想法,不过她依然坚持着喝中药,做着最保守的治疗。她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不过她依然期待奇迹的发生。


前段时间,她突然发现自己有了怀孕的反应,到医院检查后,医生确认她怀孕了。看着医院给出的检查报告,她竟然哭了出来。这些年吃过的苦终于得来了回报,整理好情绪后,她把检查报告的截图,发给了她每一个亲人。


她最后告诉我,这些年她要感谢家人的理解和陪伴,当然,她最感谢的就是当初苦苦坚持的那个自己。


她把自己怀孕的消息能告诉我这个“陌生人”,她是想让全世界都分享到她此刻的幸福。经历过这么多痛苦的时候,她终于等到了自己最幸福的时刻。


02

也就在同一天,我病友群里的一个高位截瘫的病友,正在等待着一场手术。更确切的说是一场实验。这个实验曾经登上过中央台新闻,他们要做的是利用新技术,将受损的神经修复。这个实验其实在两年前就已经展开,当时在脊髓损伤患者之间流传很广,甚至很多人以为,做完这个做完这个实验后,我们就能重新走路。


有这个想法的也包括我,甚至我也把我一系列的资料给他们发过去,渴望成为第一批实验者。不过也许我伤的过重,又或许我伤的时间太久,我并没有收到它们医院的回复。我也只能继续观望,等待着好消息的传来。


似乎我们的想法都太简单了,第一批患者手术后,虽然在某些方面有一些恢复,但是并没有我们期待的那样动作能力能有大幅度的恢复。看来这个手术距离他们医生的目标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虽然效果平平,不过还是有很多脊髓损伤患者把它当作自己的救命稻草。或许这在普通人眼中,是极其不理智的行为,怎么能随意在自己身上开刀,做一个效果未知的手术。更何况,做一个临床的小白鼠,很大程度上意味着牺牲,那怎么还会有这么多的人趋之若鹜呢。


我猜,你一定没有经历过绝望的时刻吧。每个高位截瘫的病人,面对他们的身体都是绝望的。可现在的医疗水平还达不到让神经恢复的能力。现在有这样一个机会,哪怕只有1的希望,我们也会付出自己100的努力,甚至生命。没办法,高位截瘫的病人不能力挽狂澜,也只能破釜沉舟。

03

这也是残疾人和正常之间一个区别吧。在那些所谓绝望的时候,残疾人的可能会看到其中的转机。而正常人不会,他们可能遇到一个困难,就认为没有办法改变,所以就放弃了改变,放弃了努力。这也是破釜沉舟,可是没有任何意义。


我不太懂每个人心里给“绝望”的定义是什么,人死了,或者事情根本没有办法改变。但这样的天灾人祸又有多少普通人能够遇到呢。一念之间,你遇到的那些绝望的时刻,也可能看到希望。


其实,正常人有时候真的要向残疾人取取经,我们的乐观是经历风雨后的不屑。那些生活中的痛苦,可能在我们面前一文不值。那些将痛苦转变成幸福,不是所谓的励志榜样,而应该成为我们的生存能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看了陶妍妍的一篇文章《女人怎样才能过的不累》,深有感悟。 现在我就像她描述的那种状态,工作清闲,经常在家刷刷朋...
    羽佳成长故事阅读 80评论 0 0
  • 当我们对于一件事情抱有极大的希望的时候,命运总是会送我们一个巨大的失望
    夏藜若阅读 5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