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桂妞

0.592字数 1441阅读 6508

斗妍《花儿与少年》

某个秋日的午后,我碰巧路过你家门前,被一阵香气引诱。那香气,像是幽香,又像清香,抑或是馨香。我分不清,但它是浓烈的、醉人的。我不禁止步,微微仰头,闭眼,合嘴,深深吸上一吸。我想,多美妙的香气呀,定当来自美妙的女子。许是世间最美的女子吧。

稍稍退后几步,回到门边。青砖砌成的圆门,色彩清丽,仿如么么的发髻,青黛之间,飘着几抹灰白,与那圆门的古朴,融成谁家的深闺。深闺之中,该是何等美妙的女子!本想就此闯入,一探究竟,又怕自己鲁莽,惊扰了和谐。于是,不自觉地整理仪容,轻轻靠近门边,双手扶住门的青砖,小心探出头去。其实,我只想悄悄看你一眼。

我承认,自己卑微得配不上你,但又怎能阻止一颗迷恋的心。

窘迫的是,我的脸开始发烫,心也嘭嘭跳起来。第一看,竟然因为紧张,什么都没看见。园子里似乎有假山,有池塘,有小桥,有各种奇花异草,还有一条弯曲的小径,唯独没有你的踪影。只是,那香气依然浓烈,让人沉醉。

第二次,我决定壮壮胆,深呼吸,咽口水,眨眨眼,拍拍起伏不定的胸脯。一连串动作后,再双手扶住门的青砖,探出头去。这次我看到了。你安静地站在墙边,体态盈盈,光彩照人。世人说“红配绿(Lu),丑得哭”,可你明明身穿绿萝,头戴红花,却美得让人窒息。可惜世间的女子,竟无人比得上你。她们倒有自知之明,索性避开大红大绿,自恋地玩起素雅。但谁又明白,那色彩撞击后的统一,才是大自然的真谛呢。

缩回头,我顿感幸得一见,此生足矣。

可人心总是难以满足。我琢磨着,既然已经瞧见,何不正大光明地碰个面?是呀,此等良缘,绝无错过的借口。

所以,这第三次,我大摇大摆走进去。心想着,若能近窥你的芳容,即便是做皇帝,也不稀罕。于是,难免轻浮地走到你身旁,伸手——哦,我不情愿用这样的词,且无意亵渎你的美好——仅仅是触碰你的绿叶,想看看那肥厚的背面,是否隐藏什么秘密。因为我的自卑,再次激起好奇。因为不敢直视。可又怎能忍得住呢?目光还没交接,鼻子却已嗅上前去。你吐气若兰,不,也许吐气若“桂”更加贴切。我已然沉醉,自顾闭眼享受。睁开眼时才发现,那“丹”的妙处真是一览无余。那不是红彤彤的红,也不是黄澄澄的金,而是沁人心脾的丹,仿佛魔法般按住我的双眸,要深入世间最纯、最美、最神秘的源头。

心灵的震颤,拉扯在迷失的边缘。一边是你的引诱,一边是理智回拽。但我深知世间的至美,绝非俗人可碰。“莫攀桂枝”说的该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被你迷诱,绝不可坠入情网。终于在一番挣扎后,双眼变得清明。而你,在这深秋的午后,清澈和煦的阳光下,仍然绿萝盈盈,丹颜如花,肆无忌惮地撩拨着我。

回过神来,我才又记起,你是丹桂,这世间最奇特的植物。你的美,单纯而含蓄,似大家闺秀,又如小家碧玉。绿,绿得深沉;红,也红得率性,让人一见面,就着了迷。还有你的花儿,只绽放在秋天,在萧条之前,在陷入沉寂的路口,散发甜蜜,香飘四方。

说你是植物,我毕竟有些不乐意。人人都认为,植物是没有“魂”儿的。它们呆呆地立在那里,风让动,它们就动,让不动,它们就不动,完全没有自己的意识。可就在刚才,我明明被你捉弄,将我的“魂”儿,和你的“魂”儿连在一起——他们是多么地快乐——那绝对是有意为之。我不知何以如此,但若能在某一刹那,读懂你的一丝丝心意,便已满足。

这时,园子的后面,传来一阵儿歌:“桂花妞,酿得桂花酒;桂花酒,醉了桂花妞!嘻,嘻,嘻,丹桂飘香啰……”

我只好悻悻地想,若得饮“丹桂酒”,哪怕就一口,也不枉与你结缘一场吧。

——嗨,我亲爱的丹桂妞。

                            二〇一八年九月十四日 舟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