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保姆一台戏

三个保姆一台戏

20191010日记

    人都是在本分的,在各自的界限里,只要没有交集,都是你好我好他好她也好;一旦有了交集,有了名、权、利、势等等,都会存在自觉与不自觉地较量,自觉与不自觉地希望各自利益的最大化,强势者会主动进攻,即使弱者也会奋力保护自己的利益不受侵犯。只有规则和制度才能保证一个动态的平衡,团队是在平衡中成长,如果一方一味谦让退让去寻找平衡,没有规则和原则的后退,最后就会逐渐失去生机,像温水煮青蛙般死掉或在失衡水中解体。管理者就是在保持各方力量平衡的平衡者。做生意如此,家庭如此,养生亦如此,人生就是平衡的力量。

      昨天接班保姆二点来上班提前了两个小时,然后告诉新保姆,后天我有私事,你下次接班时早点来;然后又说到二天一替换,太麻烦了,要不我们一次做五天;新保姆有点不开心,闷闷的说,要不你做我不做了,老保姆说,要不你做我不做了;我要外出打工,我顺便接了一句,你连一个字都不认识,当心被人拐卖了,老保姆理智气装的回答,不可能,就是卖到日本,我也能跑回来 。

    这个保姆从上班,都以多做为前提,想多做几天一轮换,那个保姆脾气好慢悠悠的,今天不高兴却能还击保护自己的权益,第一说了句,你虽然二点来上了班,可是我四点下班,为什么让我下次二点接班,还有打扫卫生的活我还没做完,如果你帮我做,我明天就二点来上班,老保姆不愿意帮她做她没做完的活,只有等她做完活,离开时间看看时间三点十分,下次三点接班吧。

    本打算以这种模式,保姆熟练后,自己撤退,岂知这两个人都拿不做来要挟自己。想着想着门开了,第三个保姆粉墨登场,这是八月份的新招的全职保姆,请假回家收花生,这次回来是来拿遗留在家的杯子。

    这个保姆之前都是用一个保姆,那个保姆做了四五年,从来时的小心翼翼,到最后的任意使气,从来时的小保姆,到最后把主人变成低到尘埃里的求助者,从来时在主人面前表现温声细语,到主人每次归来抢活干的小心相处,生怕一言不合惹翻了保姆,失去了平衡,从来时的低工资到离开时工资高的不能再涨的高工资。

    所有人的脾气都是别人对它的倚仗带来的,一但能够勇敢的打破倚仗,一定就会出现新的平衡。为了寻找新平衡,不停地在思考,所有平衡在于动,只有动,才有横。所有的安于现状,所有的安稳都是温水煮青蛙。

      八月来的这个保姆,是军官夫人,家里有上百亩葡萄园,她出来做工,不是单纯为了工资,所以她是比较懂生活有头脑的保姆,在我们家一些问题意见分歧时,她的建议还是具有一定高度的。她做工的一个月,是老三的班,她每做二天,老三都会调来个临时保姆,让她在家里休息调整一下,也就是在她休息得日子,我们家是同时用二个保姆,而且工作效率并没有想象的好。

    动态,动态,只有动态才会有平衡;只有不怕麻烦,才会不麻烦。我们不能当祥林嫂 ,出现问题时处处诉说自己的不易而无益,只有勇敢面对问题,解决问题,才能走出困难的漩涡,给黑暗带来一线光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