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年不见,您可安好?

网图 侵删

务边是马来西亚霹雳州的一个小镇,对很多人来说,务边是宁静又普通,路过时停下来添油或喝咖啡小憩的小镇。

在历史上,务边是一个拥有超过150年之久的开埠史,曾经拥有辉煌岁月的城镇。务边处于锡矿的生产地近打谷,近打谷曾经是全世界生产最多锡矿的地方,造就了无数华侨富豪,直到锡矿业没落,才一蹶不振,悄悄的退出了人们的视线,被人淡忘。

务边是爸的故乡,也算是我的老家。我的记忆里没有丝毫关于务边的回忆,因为爸后来搬到和妈妈相遇的村子里,才生下了我,务边没有记载我成长的足迹,连一张照片也没有,我觉得蛮遗憾的。

我不清楚爸为何离开务边,只记得爸提起他和叔伯门在年轻的时候,曾经在日军占领马来亚那段时期,挺身捍卫家园的一些事迹。可能是当年兵荒马乱,逼不得已才远走他乡吧?可惜关于务边事迹的回忆,如今已经模糊不清,虽然没有忘掉,却再也无法重述。

印象中我小时候曾经在清明节时,随同爸和叔伯们回去务边扫墓,给阿公上过香。在爸走后,我时刻想要回去务边拜祭阿公,为爸履行做儿子的孝义;即使我并不能够确定是否可以找到阿公的坟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乡愁?我多么希望可以牵着孩子的手,漫步务边的土地上,一步一脚印,寻找阿公和爸留下来的痕迹,感受“家”的气息。

多年过去,虽然几次路过务边,携带家小去务边的意愿,终究是给许多事情给耽搁了。


上个周末去拜访了一位朋友,正巧他出差带回来一包务边白咖啡,顿时间我激动不已。朋友从小和我一起长大,却不知道原来我爸的故乡在务边;于是二话不说,让我把白咖啡带回家。

在早晨静溢的书房里喝着务边白咖啡,它带着一股独特的苦涩风味,浓郁的咖啡香承载着三代人的情感与记忆。端着那杯务边白咖啡,我的思绪随着咖啡的香雾飘飞,爸生前的点点滴滴冉冉显现,不禁就红了眼眶。

今日,咖啡伤胃,也伤我心。

爸,十九年不见,您可安好?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