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給最美麗的牠(草稿)

晈潔的月亮映照著這漆黑的街道暗角,那裡除了充滿著臭氣熏天的垃圾,就是一隻又一隻在尋找食物的老鼠

[求...求你...不要過來]

女子一邊大聲呼喊,一邊被眼前所看到一名穿著黑色斗篷的男子一步一步迫到深處的牆上

[小姐,對不起,雖然和你沒有關係,也沒有仇恨,但為了他,就請....就請你好好的成為祭品吧]

那名男子用低沉則沒有感情的語氣跟眼前的女子說完這番話,便抬起頭對女子展露燦爛的笑容

[你這變態,要是現在放我走還可.......]女子不停拿著手上的手袋揮舞

"彭......."那名男子突然的撲到那名女子身上,用力地把手掌按在她口

[小姐,麻煩你可以不要說話嗎?不然會很痛哦]

"唔-----"隨著鋒利的小刀插進她的小腹,痛苦的叫聲響徹雲霄

[小姐,你看這暖呼呼的鮮血多美]

他用手指沾上從女子肚流出的鮮血,橫過她的臉頰上,痛哭流涕的她全身顫抖不停發出呻吟聲

[小姐,就讓這美麗的儀式橫上句號吧]

他毫不猶豫地把還留在女子小腹的刀,用力地向右橫過,這時牆身和那名男子的臉都沾滿了女子的血,這時的她已經不再發出任何的聲音......


雜亂的小房間,一名男子在電腦前不停的搞打,深刻的黑眼圈,凌亂的頭髮,像老頭子般的灰色全身棉衣,任誰也很難想像他是當今最火爆網絡小說作家,靠著那血腥暴力小說—奉給最美麗的牠,而一炮而紅的他,居然那麼的,這時他身旁蓋在吃完的杯麵杯山下的手機響著,他邊單手搞打邊接著電話

[陳豪大哥,還未沒有寫好嗎?今天可是截稿日啊!]

陳豪他忍耐著心中的怒氣,對手機裡的那名編輯說道[我當然知道,今天12點前必定交到,都合作那麼久還不對我放心嗎?]

"為什麼成為人氣作家,還要被截稿所折磨" 陳豪他邊在心裏碎碎念邊搞打著鍵盤,這時一封奇怪的電郵傳至他的郵箱,標題寫著"謝謝你,老師",而隨函內文甚麼也沒有,只附上了一張死狀淒慘的女子的相片,陳豪被嚇得冒出冷汗,心想著"這低級惡趣味玩笑,也太過份了吧"

他迅速的把滑鼠點到刪除,但這時他被相中牆上所出現的圖案所震驚

[這----這---到底是甚麼事]

他心想著那不是我小說中主角作案後所留下的標記符號嗎?這不會是那個變態讀者的模仿吧?

""砰砰...砰砰....砰砰砰..."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接二連三的拍門聲

[警察,快開門!]

"不...不行,我要快點刪了這郵件,雖然不是我做是不用怕,但要是影響到小說,那事情就可大了"陳豪心想道,正當他準備按下刪除確定時,門被撞破了

[別動]

兩名警察拿著手槍闖進了他的房子,並把手槍指著他

[大哥,就是他了,對吧],一名身穿深藍色緊身衫衣和黑色西褲,留著長長的金髮,彷如西方人的高大健碩男子說道

[不會有錯呢,不竟他的作品那麼出名,又怎可能會沒看過,對吧?大...小...說...家]

這時另一名頭髮凌亂,且兩側鬓角已經漸白,穿著軍綠色大衣,讓人感覺有點年紀的男子回道

[你...你們,在說甚麼]陳豪不知所惜的跪在地上[我真的.....真的甚麼都不知道]

[算吧,大小說家,你還是舉高雙手,現在我懷疑你跟今天凌晨所發生的凶殺案有關,請跟我們回去做調查]當有點年紀的那名警察說完,還未有等陳豪作出反應,留著金髮的那位便隨即把他壓到地上,並用手扣鎖起他雙手

就這樣陳豪便被壓到警車中送往警局

那細小房子只有一張桌和兩椅子,天花上四角都是監視器,而其中一面牆則是置設了一副深黑色的玻璃"小說還寫得多,想不到今天自己居然真的走進了盤問室"陳豪雙手被鎖坐在椅子上,而在他對面的則是剛剛的那兩名警察,坐在他對面的是被稱作大哥的那名警察,而另一位留著金髮的則站在那名警察的身旁

[還沒有自我介紹,我是張天華,他則是我拍擋約翰]坐在那邊的張天華說道:[好了廢話不多說,陳豪,現在我們懷疑你跟今天凌晨時分發生的凶殺案有關,你可以保持沉默,但你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將作為承堂證供。]

[警察大哥,我真的甚麼都沒有做,也不知道是發生了甚麼事]

[是嗎?但從你電腦上所看到的那封郵件,為甚麼會與你所寫的小說中主角作案手法一樣啊,知名小說家]張天華嚴肅地問道,而另一名站在他的身旁的約翰則虎視著陳豪

[我真的甚麼都不知道啊,當時我可是在家中寫小說,而且我那裡和作案地就算是駕車也可要成兩小時才到,根據那電郵我想作案時間應該是前後12點吧,而你們來的時間可是在那之後的一小時內]

兩名警察笑了笑後,便嚴肅地回道[小說家就是小說家,還真是會解釋,但你覺得我們會不知道嗎?我們捉你可不是因為懷疑你殺人,而是懷疑你指示手下作案,在我們剛好撞破時所看到的那封郵件.更是證明了我們一開始的推論]

這時陳豪低下頭絕望地不停重覆道:[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

[放心,我們也不確定是你,但在這段時間麻煩小說家停下手上工作,其次也不要想著做甚麼奇怪行為]警察如此的警告陳豪他

[好吧你現在可以走了]

就這樣陳豪便離開了警局,而還在審問室中的兩名警察則還在討論

[放走他真的沒有問題嗎?]

[放心,他幹不了甚麼,看他那被問一問就軟弱的樣子,就知道他不是那種會指示人殺人的人]

[但是,那牆上的圖案可是和他小說一樣]

[我想是有人借題發揮吧]

一名警察從進來了審問室說道:[抱歉,剛才我們追查那封電郵的源頭,但因為使用了大量疆屍脹戶和虛擬IP地址,所以完全找不到]

[那案發現場有找到甚麼嗎?]

[現場沒有留下任何犯人的痕跡]

[但是,那名女子會走到那也是奇怪]

[不管怎樣這案件的犯人絕對是高智商且變態的殺手]

另一方面,回到家的陳豪在床休息時候,手機傳來一則短訊

"別停哦,不然下一個將會是老師的家人"

[大哥剛又收到作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