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梁女王

莲台之上,如来眉宇稍蹙,丹唇似启未启:“惜哉,惜哉矣。”

其声之沉,众佛垂面。

“佛法已至,佛道已悟,我自当离去。”玄奘神色淡然,深邃的瞳眸遥亘难测:“做与不做这功德佛,又如何。”

如来慧眼闪烁,似一阵金风抚过他的裟衣,那么柔软温存,却又无可抗逆,仿佛看透人心。

“既承佛法,何为放不下?”

玄奘双手自然垂下,自出家的那一刻起,佛在心中,便竖掌于心。今日在佛面前,他自是无所隐瞒,却也无所忌惮。

他坦然一笑,六欲无动之地,竟滋生了几分情意。

“未曾拥有,何来放下。”

他侧身望去,殿外,天蓝似海,云若白鲤。

虚浮间,似乎描摹出了那张巧笑倩兮的俏脸。

“御弟哥哥,”一声轻呢婉转,让人心生涟漪,她颔首道,“此话当真?”

冰清玉润的俏脸上,绽放了两朵桃红。

虽一国女王,此刻却娇若处子。

玄奘端坐一旁,手中的念珠缓缓转动,“出家人,不打诳语。”

女王喜极,蛾眉若飞若扬,琼鼻微慼,似几分嗔怪:“你欲取我,哪里还像出家人?”

她莲步轻移,想要靠近这荷袂飘然,眉目缱绻的男人。

玄奘端坐依然,只微微低眸,柔声道:“佛缘未了,自然是佛道中人。佛有佛法,人亦……”

他声色渐缓,最后几字似春梅含苞,淡漠在这金楼玉漆里。

“人亦什么?”

她似懂非懂,揣测间,晶莹玉耳也染上了淡淡绯红。

可她想听,听眼前的男人亲自说出口。

女王樱唇乍绽,榴齿间芳香若兰,她孜汲道:“那今日,你娶我。”

玄奘面露难色,将言却难语,只寥寥道:“不可。”

“有何不可?”

女王愕然,纤纤玉手紧紧按在了他的手上,怜声道:“莫非你放不下世俗繁节,不敢娶我?”

玄奘不动声色地将手抽回,双手合十,神色坦荡:“世俗繁节贫僧早已不在乎,如若我空无一身,脱裟还俗又如何?”

他语声温柔,落地时却铿锵鸣叮:“佛缘未了,佛道不可中颓也。”

女王顿抑,薄唇微微煽动,细声道:“经文可教你徒儿去取,你也免受了路途颠簸之苦,好让我安心。”

此刻,她说的每一个字,都如坠落海面的暗影,在浩淼寂寥的夜幕浓纱中,等待着他默许的心声。

玄奘目光清澈,眸中倒映着千山万水,却没有她曼妙婀娜的身姿。

“贫僧之徒心性不坚,未见佛祖便佛道泯矣。我为人师,许佛祖度化他三人,自不可弃他们不顾。”

他依旧坦然,手中的念珠缓缓转动,周而复始,未有止境。

“那你也许诺我,欲娶我为妻。”女王言辞婉转,似梨花带雨般楚楚可人,“今日,全不作数了?”

他念苍生万物,承佛法以普渡众生。奈何众生皆得,唯自身不可得。

“出家人不打诳语。”

他缓缓起身,眸中波澜骤起:“若你等我,我必回来寻你。”

女王收手,默默不语,神色若寒月映江,不知是许,或是不许。

唯有那风声旋转,好似女子哀怨低吟,萦绕不绝。

僧人转身,离去。

西梁一盼飘香玉,僧人西去盼归期。

金銮殿内,如来声若虚谷。

“佛有佛法,存之于灵台之巅,佛法无边,恐不能承其深。”

如来双眸微闭,虽为佛祖,仍探不透佛源真谛,他是佛,心中亦有佛。

他虽怜惜,却也无法逆人心境:“你若懂佛,我便放你走。”

玄奘向前一步,清澈的眸仁里,倒映着她曼妙婀娜的身姿。

“心中有佛,万物皆是佛。”

他坦荡依旧,目光坚定,昂言道:“我本凡人,渡难成佛。佛有佛法,人亦有情。”

僧人转身,离去。

他要寻找属于自己的佛。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