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封灵——鬼灵篇》第四章:白虎妖兽

目录

上一章

晚霞的红晕渐渐被黑暗所吞噬,只有远处地平线上那一抹红色依旧恋恋不舍。依稀可辨的云烟,徘徊在村庄那一排排的尖角屋顶上,仿佛是要向村民们诉说着什么。

这边,青衣男孩依旧不依不饶,他左手两指撑着右手臂肘,仅靠着右手手腕的来回扯动,像杂耍般控制着远处的白虎,时而将陈天跃击倒,时而撕咬他的身体,不消几时,倒在地上的陈天跃整个人已衣衫褴褛,血迹斑斑。

“够了!你们别在欺负他了。”看见陈天跃因为自己而如此狼狈不堪,女孩两眼已微微泛红,愤怒地对着面前那三个人大声叫道。“我把雪恋花给你们,快点给我住手!”

陈天跃心中猛然一振。虽然并不知道雪恋花为何物,但眼前这男孩竟能使出如此不可思议的法术,想必并非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既然能让他看上的东西,一定也非凡物,那对女孩来说必是有着重要的意义,若是家中传世之宝也并不无可能。

男孩此时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惊讶的神色,但却短暂的让人难以察觉,随即又转为那令人略觉厌恶的笑容。

陈天跃倒在地上想要继续挣扎,却无奈四肢乏力,只能勉强伏手撑住自己的身体,连头也抬不起来。他紧咬自己的双唇,眼角已然湿润,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那么的没用。

女孩来到陈天跃身旁,弯下身轻柔地伸出了右手。洁白如雪的手臂上镶嵌着那白璧无瑕的雪恋花,清新脱俗,浑然一体。陈天跃看着有些发愣,刚想伸出手报以回应,却不曾想女孩“啊”的一声便一头栽进了自己的怀中,两人纷纷卧躺在地上。

只见刚才围绕在陈天跃身边伺机而动的白虎此时突然像受了巨大的刺激般,弓背而起,利牙狰狞,凶光毕现。即便是那只较为温顺的白虎,此刻也浑然异于先前。霎时间,两只白虎如离弦之箭轮番扑向靠近陈天跃的女孩。

划破天际的尖叫声回荡在村庄的小路上,微风吹过,四下摇摆的杂草仿佛在不停地摇头。陈天跃撑在女孩身下的手上感受到了一股温热的潮湿,他用余光瞟了一眼,隐隐看见那只手上满是鲜血。

那不是他自己的血,是女孩的。

见此情景,方俊方佟惊得愣在了原地,两人浑身颤栗,转过身哆嗦地看着男孩,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却已见他额头青筋怒暴,双眼鲜红如血,神情恶似豺狼。

“潇,潇进这是怎么回事?不,不会是走火入……”方俊颤抖着声音勉强对着方佟开口问道,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只见他口中名为潇进的男孩大喝一声,随即双手猛然一挥,既而重复了先前攻击时摆出的动作,响声念道:

四方空界,

八水盘古,

以我凡躯,

遂我灵念,

万道为先,

百兽为王,

青衫惊蛰,

天地皆伏。

话音刚落,两只白虎岿然停在原地,随着一阵猛烈的颤动,原先还如同手掌般大小的身形竟不断开始膨胀变大。不过是眨眼的瞬间,竟长成了山中普通老虎那般大小。见此情景,方俊方佟吓得转身连滚带爬地往杂草堆中滚去,早已没了刚才那仗势欺人的气势。

倒在地上的陈天跃哪见过如此的场面,他两眼瞪到了极致,像是要用双眼去证实眼前所见的一切是真实发生的。他的左手仍然撑在女孩的身下,此时已经感受不到女孩身体有任何的颤抖了,不知是昏了过去还是发生了自己不愿意去猜想的后果。他的右手则一直紧紧握着先前从山洞里捡来的宝剑,下意识地将其挡在了胸前。

此时的潇进挣扎着想要控制自己不受反噬,却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凶邪之力在不断吞噬自己的意识,在这股凶邪之力面前,他的灵力渺小到全然无法与之匹敌。而两只白虎的身上逐渐浮现出蛇状的黑绳,黑绳上急速散发着凶煞之气,时而螺旋缠绕,时而如利刃般来回切割,不消多时,那黑绳上便出现了一道道缺口,似乎即将被白虎挣脱。

“快,快跑。”潇进扭曲着面孔,极其痛苦地从口中勉强挤出这几个字来。周围狂风大作,灵力和邪力相互碰撞爆发出尖锐之声,四周的杂草被这气息切割成碎片,散落在地上绘出了风的形状。

突然,所有的声响都消散了,原先四下而起的狂风也戛然而止,一切宛如死一般寂静,就当所有人惊魂未定之际,只见两只白虎身上的黑绳开始散发出阵阵白光,随即“轰”的一声巨响,那黑绳如同被时空吸食一般蜷缩成一团,随即便凌空而逝。

挣脱了黑绳束缚的白虎愈发的狂躁起来,两只白虎相对而立,一声声沉闷的吼叫响彻天空,令人更为不可思议的一幕随即出现,随着吼叫声形成的气旋将两只白虎包围起来,只见白虎的身形渐渐模糊,直至消失在众人面前。此时,出现在眼前的只剩一个极速旋转的气团,随着原先错落而至的叫声逐渐形成合声,气团又开始慢慢地减弱,最终,一只有着两个白虎脑袋的巨型妖兽岿然地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面对此景,方俊方佟早已吓得屁滚尿流,两个人连滚带爬的往村庄里的方向逃去。而原本还在挣扎的潇进此时却安静了下来,只不过他两眼无神,呆若木鸡,显然已失了魂。

女孩依然一动不动地俯面倒在陈天跃的怀中,手腕上的雪恋花在晚霞残留的余辉下,如同微波一般泛起了一丝涟漪。她双臂上的鲜血缓缓滑落至陈天跃的手上,和他此前所遭受的伤口上的鲜血混在了一起,两人一滴又一滴的血珠相互包裹,竟神奇般地融合在了一起。当融合后的血滴重新回到陈天跃的体内后,他霎时间感受到了一股削骨磨皮般的剧痛,仿佛有人将剧毒般的液体灌进了他的躯壳中。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