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朝当种马(十三)浦江城鸡犬不留,众少女入伍从军

白发将军亦壮哉,西京昨夜捷书来。胡儿敢作千年计,天意宁知一日回。列圣仁恩深雨露,中兴赦令疾风雷。悬知寒食朝陵使,驿路梨花处处开。

——陆游《闻武均州报已复西京》

其实马自铎是个好男人。

“王医生,你去过浦江吗?”马自铎问道。

我点点头:“去过,我有一个同学在浦江县医院上班,我去那边玩过。”

“现在那边怎么样了?”马自铎问道。

“环境挺好的,县城建设的很漂亮,在那住着挺舒服。”我说道。

马自铎似乎面带欣慰地笑了笑,接着说道:“我带着孩子们,把县衙里的鞑子都杀了,一个不留。然后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把想逃出城的鞑子也杀了,那些假鞑子没有马就都是垃圾,我们八十多匹马,一个上午就杀了三百多人。然后么,我们就出榜安民,出榜安民……写个安民告示……然后想着那些出城的鞑子应该很快就会杀回来,我们还想招点义兵来帮忙守城,可是……”

“难道是……招不到人吗?”我问道。

马自铎叹了口气,摇摇头。

床头的心率仪忽然波动了一下。

“要不你先休息一下……”我说道。

马自铎又摇摇头:“不是招不到人……而是城里……城里已经没有人了。”

马自铎终于知道为何在进城之时,闻到的血腥味如此凝重。

四十匹马,自县衙出发向南,挨家挨户地查看,无一例外,所有的屋里都只有死尸。看来是除了在围城之前跑路的外,城破之时留在城里的都遭到了屠戮。马自铎不得不将这原本是要去安民和招募义兵的四十匹马带着刚生产不久的母马改去清理这些死尸了。

此时的浦江城里,除了三百八十二匹成年马加两百四十六匹小马外,也就只有被马自铎从县衙解救出来的这些人了,三十六名女人,三个男人。这其中,那些母马原本都是鞑子战马,在得知马家军是一支马儿翻身做主人的马军后,一个个兴奋的不得了,而且对于前一日潜入城中的马刀队成员的表现颇为满意,都愿为马自铎效命,马自铎也立即吩咐马车将它们编入了马家军的后勤部队,由马家军的马儿带着,或是帮忙运送尸体,或是在城楼上巡防加固城防,或是到城外搜集草料。

那两百四十六匹小马就跟在母亲的屁股后面,屁颠屁颠地跟着去干活。

马自铎把所有的马儿都安排了差事,又让马刀队的五马和沈文碧去休息了,只带着马佳佳回到县衙之中,一开门,见到的是那三十九名惊傻了的男女,列成几排,见到马自铎入门便拜:“马大仙!救苦救难的马大仙啊!”

望着眼前这一群赤身裸体的少女少男——当然最根本的原因还是那些少女们,作为一匹正常的种马,马自铎也不由得觉得怒从马屁起,不由得闭上了眼,待到气息稍缓,这才睁得开眼——他很明白作为一匹种马,失去理智的后果是什么。

少女们的身上,都有着不少的伤痕,看来是遭受鞑子凌辱时留下的。所有人的眼神都有点木然,也就只有见到了马自铎时,方才有了几分精神。

“老乡们快快请起……”马自铎连忙去扶前面的几名男女,这些男女千恩万谢地站起了身。他们自是没听明白马自铎的话,好在站在一旁的马佳佳随时将马自铎说的翻译给了这些人。而马自铎也立时注意到了,这些人说的话,并不是浦江本地口音。于是吩咐马佳佳询问他们的籍贯。

这些人中,为首的是一个约莫二十岁的女子,听到“马大仙”问她事情,连忙答道:“奴家唤作梅兰玉,家父是江宁县主簿梅幸山,江宁城破之日,全家都被这些个鞑子杀了,只剩了奴家一人,被鞑子头目抢作奴婢。污了奴家身子,每日过的生不如死,幸得马大仙相救。”

梅兰玉停了一停,喊道:“奴家全家都丧命于鞑子之手,愿意跟随马大仙,杀光鞑子为家人报仇!”

梅兰玉这一声,是声嘶力竭地喊了出来。马自铎不由得惊了一惊,其他人听得梅兰玉这般说,也有许多个女子跟着喊道:“奴家愿意跟随马大仙,杀光鞑子,为家人报仇!”

这句话,自然是这些女子的心里话。

马自铎叹了口气,摆了摆前蹄道:“那这样吧,你们如果愿意跟随我的,就留在军中,我会给你们安排差事。不愿意从军的,暂且住在城里,待这场仗过去后,或去或留悉听尊便。这两日鞑子应该很快就会杀来,此时出门很不安全。现在,愿意参军跟随我的,都站到我的左边来。”

马佳佳将马自铎的话翻译给了众男女听。人群之中,立即大半走到了马自铎的左边。右边只剩下了三五个女子。马自铎对于这些男女的表现倒是颇为满意,点点头道:“佳佳,这些人就交给你了,编入医疗队或者饲养队里。”

马佳佳应了一声,吩咐了身边的马奈多和马前脸去寻些衣服给这些女子。

马自铎也自觉不便在这些赤裸的男女面前呆着,便也出了县衙,去了城门处查看城防修筑情况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鞑子应该在不久以后就会杀来。

厂长啊厂长,若是你还在,该有多好。

马自铎似乎觉得有一些的无助,在他作为一名很乖的理科男的二十多年的生涯里,他从未有过这样不知所措的无助。

而当他回头望去,看到在城里忙碌的,自己的几十个孩子,那一股从未有过的沉甸甸的责任感油然而生。背后,就是自己的家人,是自己的孩子们。如果说在变成一匹马之后,尚且只是改变了他的生活状态,而如今的这种责任感,则是让他同过去的那种生活,做了一个彻底的了断。

马自铎!

马自铎用力一蹄敲在了垛口上。

你不再是那个马自铎了,你是马王!

马自铎的心中,一个声音说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