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生薄荷》“爱”的残片

很多电影在影像以内有过去,现在与将来,这样的电影很常见。但,有些电影除了在影像以内“有”,在影像以外,同样也存在着过去,现在与将来。

这像曲谱一般,虚构与现实交织而成的复调式文本,在探寻它们的过程中,仿佛将一条线性回归的时间线无限拉长,也就赋予了其中任何一个点永恒般的自在。

“针山凉子,接着是男生,足立健二,”——高中老师

“到!”——足立健二

“没什么精神啊,明明是第一天啊,仁上亘”——高中老师

“到!”——仁上亘

“壹河光夫”——高中老师

“到。到。”——壹河光夫、市川光央

“一样的名字啊,同姓同名吗,汉字的写法不一样啊,这种情况要怎么办来着,那这样,数字的壹河……城市的市川……”——高中老师

在以上这段少年时代的回忆中,老师在开学第一天点名,却遇到前后排座位上同姓同名,但名字写法不同的壹河光夫与市川光央,两个人的命运也就是在此时交织在了一起。

这段简短得不到一分钟的影像里,导演用自己独特的手法向我们讲述了两位主角的过去,现在与将来。

日本人的姓氏往往有一定的含义,以地点为姓是一大特征。比如,有的人住在山脚下,便以“山下”或“山本”为姓;有的人住在水田边,便叫“田边”。

老师点名说“数字的壹河”,也就是壹河光夫,这里的壹河并不是指地点,而是预示了人物的性格,因为是数字的壹河。壹河光夫在成年后,从事的是非常理性并且逻辑思维严密的程序员职业;而城市的市川光央才是以地点作为预示,也许从小就在城市里长大,家境优越衣食无忧,所以市川光央性格中所具有的反叛,霸道比起少年时代就成熟内敛的壹河光夫,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么他们在少年时代所生活的学校,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呢?

老师点到第一个男生足立健二时说,“没什么精神啊,明明是第一天啊。……仁上亘”,接着仁上亘回答的“到!”就非常得铿锵饱满,这和足立健二的有气无力形成的鲜明的对比。

这所学校或者这个班级往往影射了他们所处的时代,即有积极向上的活力,又有颓废不堪的落寞。即有坐姿端正壹河光夫“到”的有力在场,又有唯一一个趴在桌上藐视时光的市川光央。

这里有个很有趣的场景,也就是老师明明看到了市川光央趴在桌上,可为什么点名发现后却熟视无睹?况且还是开学第一天点名?

第一种可能,这位新任老师也许知道市川光央,猜想市川的父母中有一方很有权势,所以对学校的老师有所交代,才能让老师对光央熟视无睹。

第二种可能,这位新任老师他完全不知道班上有同姓同名的光央,在不知道谁是谁的情况下,怕得罪了光央的父母所以才不敢妄加指责。

最后我们再来看看成年后的壹河光夫和市川光央,少年时代穿上的校服被脱下后,即使变成了真实的自己,也不仅仅是完全的自己了。

壹河光夫身着的是白色衬衣灰色西服外套,腰间系着皮带,典型的日本上班族的商务形象,这样的形象有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能隐去身着者的身份;而市川光央身着的却是暗黑朋克系列的皮衣、皮靴,内里为白色T恤,黑色破洞牛仔裤,而最关键的还是脖子上那条银质的十字架,以及十字架中的那一枚指环。

在光央的对角,坐着的一位目视窗外的女同学。

如果大家有观察这一分钟的影像,会发现那个靠着窗边,目视窗外天空的女同学,在10多秒的出场中,她看似空洞的眼神里,流露出的却是那么多的故事,她有那么多话想要说,

可是,你,我却一点都不知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我想练的一手好字,把世间的情话都写给你,你能否被我打动,然后和我在一起。 2.你以后若是要远行,不必告诉我去哪...
    柳泉茗阅读 50评论 0 0
  • 成都的四年大学生涯即将结束(当然,三年研究生即将开始),想想成都市区的景点,各个公园,宽窄巷子,杜甫草堂(这两个地...
    月见樽阅读 151评论 0 1
  • 有些事情累了,倦了,想说却不说,不想说也不说,说了也白说,还不如不说。那就“沉默是金”吧。 小时候,我们拉着妈妈的...
    苑尧阅读 144评论 0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