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大事记(连载)

(一)

陈华出轨了,苏薇这些年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周六上午,苏薇正蓬头垢面地跪着擦地,接到挑衅电话的那一刻,对方嚣张跋扈的气焰让她一时吃瘪,做了这么多年的准备,事到跟前了,她还是有点无措。陈华这些年太过完美的表现虽令外人艳羡,却让苏薇生疑。每当苏薇发现端倪,陈华总是找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搪塞过去。苏薇不想闹,深知闹了也无用。在苏薇的认知里,男人嘛,换了谁都一样,还不如这个“二十四孝”老公,婚姻本质就是各取所需,别有太多的希冀就不会有太多的失望。她这种对待婚姻超然世外的佛系态度正是陈华想要的。

陈华最讨厌她的清醒,也最佩服她这种冷静自持,都说女人是感性动物,苏薇却理性的近乎无情。

对方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苏薇不想多事,也不想挑破,只是夜里看着熟睡的一双儿女,心里很不是滋味。不是她能忍,只是深究实在是没什么意义 。

这段日子,陈华小心翼翼,苏薇若无其事。

年青姑娘沉不住气先在陈华单位闹了起来,满城风雨,一干同事领导大跌眼镜,想不到一向儒雅磊落的陈华会和学生搞在一起,而且不止一个,苏薇也着实吃惊一把,一起过了这些年终于有点令人意外的消息了。

领导大怒把闹事的学生和陈华苏薇叫到了一起,苏薇云淡风清的态度让想安慰她的同事一时无用武之地。陈华和学生吵吵起来,胡搅蛮缠的态度苏薇还是头一次见。沙发上的两个学生一个头发染的五颜六色大声嚷嚷, 一个文文静静的小声嘟囔,苏薇心想好嘛,陈华这是把自己班级的女生整成了三宫六院。两个女生谁也没想到,谁都不是他的唯一,一股脑的火气都撒给了对方,苏薇反而成了局外人。

职校风气向来不好,领导们也不是第一次处理这种事情,现在这个开放的社会,一门心思寻找真爱的学生父母都管不了,成年人的事你情我愿,领导也就是大事情化小,小事化了的和稀泥。打电话的是花头发的女生,正在气势凶凶的骂文静的女生贱,文静的女孩子张嘴一句国骂两人撕打起来,花头发本来想上位,却不想自己连三都算不上,这种争风吃醋的名场面同事们喜闻乐见纷至沓来。苏薇看了会热闹倦了,回家做饭去了。陈华还夹在一群人中间饱受指责,向苏薇投来了求救的目光,苏薇无视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心想你们这闲的没事,我还得接孩子回家吃饭呢!

午夜焦头烂额的陈华回到家,本以为会迎来当头一棒,结果苏薇正在收拾东西打算旅行。

苏薇是他年青时在男人堆里杀出一条“血路”抢来的,甭看自己左拥右抱的,但是苏薇不行。果不其然,俩人因为旅游的事爆发了激烈地争吵,直到天明。这白天晚上二十四小时争吵,陈诚觉得自己已经在吵架中升华了。以后再遇见马路上扶老太被讹,开车碰瓷的,收拾学校小混混,和十里八街的小商贩讨价还价等棘手问题肯定都不是事,经过此番试练,日后吵架的本事定更上一层楼,游刃有余了。

苏薇坚持己见,陈诚毫不让步,并抢占先机地扣住了护照和身份证。

这么些年,最让他受不了的是苏薇这种居高临下的审视态度,让陈诚觉得自己特可怜。

他明白他们的分歧在哪里,他受不了苏薇“士大夫”式的一切以道德为先的价值观,苏薇受不了他做事功利追求实际不择手段。他登不上也不愿意去登上她的道德高地,那些过气的陈词滥调即不能解决实际问题,也不能抓住实惠。除了追求心灵纯粹,一无是处。虽然自己不喜欢,可他喜欢看到苏薇这样,他打小见惯了身边乡野村妇的粗鄙,苏薇身上高洁与温婉的书卷气质令他倍感安心。

苏薇轻蔑地说他“一辈子只忠情于市井钗环”,他只能强词狡辩“谁不喜欢年青的身体”。他知道,对付苏薇只能油腔滑调,实际他心里怕极了。他害怕苏薇从心底上对他进行人品层次的评判,这是致命的,这些年他游走于人世间,算得上见过大世面,虽然尽力改,但是身上的市井习气早已根深蒂固,他和苏薇依然在价值观上泾渭分明。

以苏薇的个性,一旦下定主意,自己几无退路,于是他多管其下,从各种角度分析出轨的原因,无赖到把责任推给那些年少不经事的女孩,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一会歇斯底里,一会循循善诱启图蒙混过关。

苏薇被绕的头疼,闹钟响了就给孩子做饭去了。片刻的喘息让他定了定神,准备再战。

奇怪的是苏薇送完孩子后直接上班了。

不同他吵,他反而如坐针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