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色豪门:冷漠总裁公关妻(2017.8.20)

戴依朦站在酒店vip房间门口,深呼吸,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伊承耀的话还在耳边回响:“朦朦,只要这一次能够成功,咱们就可以结婚了!我就可以风风光光地把你娶进门了!”她攥了攥拳头,抬起手,轻敲门。敲门的同时,雪白的牙齿将嘴唇咬破,鲜血染红了苍白的嘴唇。

敲门之后,当低沉醇厚的男声传来,她还是又羞又愧地颤抖了一下。直到夏泽野将门打开,一双幽暗深邃的眸子落在她轻颤的身上。

“你是?”夏泽野俊美如铸的脸上挂着意味深长的笑容,只见对面的美女衣着清凉,肤白貌美,大波浪卷发柔媚地披散在圆润的肩头,在朦胧灯光的映照下散发着莹莹如玉的光泽,诱惑着人的视线。

她来的目的显而易见。

戴依朦低着头,眼看着水珠从夏泽野劲瘦的腹肌上滴下来,霎时,雪白双颊如晕染般红了,简直可以滴出水来,她说话都结结巴巴:“夏……总,夏总,我是华夏集团的公关经理戴依朦……是伊总派来与您交涉……交涉业务的!”

“交涉业务?”夏泽野嗤笑了一声,目光又来来回回在她身上逡巡了几遍:“交涉业务需要穿成这样吗?”

冰丝质地的贴身绸缎,如第二层肌肤贴服着她曲线窈窕的身子,散发出极致诱惑的危险气息。黑色如谜的颜色,更添丝丝性感与神秘,玄秘的黑色与大片裸露的肌肤雪白形成鲜明的对比。

“夏总……”明知道这次是铤而走险,素来伶牙俐齿的戴依朦也变得口齿不清了:“不…不是…”

然而就在她努力替自己辨白的时,夏泽野却一推门,冷声说:“进来说吧!”说完,主动给她让出一条路。戴依朦连忙跑了进去,这样接近赤身裸体地站在酒店门口,让她觉得自己像一个搞笑的小丑。

室内的温暖立刻融化了戴依朦身上的冰冷,她的脑海中又响起了伊承耀的嘱咐:“朦朦,你记住,只要这一次成功了。咱们就可以移居海外,过上自由自在的幸福生活了!所以,你的牺牲是值得的!”

想到这里,她咬牙一狠心,一把将肩膀上的肩带扯了下来,露出无比圆润美丽的肩头。她抬起头,用充满渴望与哀求的目光望着夏泽野。

这时,她才看到,他是如此俊美的男人。刚刚沐浴过的身体,只在腰间简单地围了一块浴巾,八块腹肌显示他热衷于运动,皮肤充满了麦色的健康。熠熠黑发下五官俊美到惊人,宛如是上帝最完美的杰作,每一条线条都精致完美。只是,纵然面对如此撩人的诱惑,夏泽野一双黑眸依旧冷漠无波,没有丝毫波澜起伏。

伊承耀曾说过她是个充满纯真诱惑的女人,所以才让她充当巨人公司公关经理一职。三年来,凭借自己出众的外貌,戴依朦对巨人集团可以说是功不可没。只要她露出无邪甜美的笑容,对方就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当然,她能取得今天的成绩,除了出众的外貌,更多的是依靠出色的执行力与口才。

只是,此刻,面对夏泽野,这个全S市最神秘与富有的男人,口齿伶俐、反应机敏的她却变得笨拙无措。

传说夏泽野出生黑道,手里掌握着黑市大部分的流通与金融。悄无声息收购了S市称霸多年的神田集团后,又在短短三年时间里让神田集团在纽约证劵交易所上市,夏泽野的身价更是不可估量。但是他极少在媒体前露面,虽然是上流名媛的梦中情人,却不曾与任何女人传出过绯闻,不过他对外界透露的消息是自己已经订婚了,但是对方却从未在公众场合出现过。

不久前,伊承耀经营的巨人公司与另外一家公司竞争神田集团的楼盘销售权。一旦竞争成功,后续利益不可估量。所以今晚,伊承耀派戴依朦来色诱夏泽野。两人准备来个里应外合,在关键时刻,让媒体冲进门,如果夏泽野不同意将这个项目给巨人公司,就告他强奸。

但是,戴依朦不曾想到,自己几乎光裸着站在夏泽野的面前。他却可以如此冷静!

“夏…总…”她喏喏地说,眼神中充满诱惑的渴求。脑海中回放着过去看过的电视剧中美女诱惑老板的画面,她主动将纤长的手臂缠绕在他的脖颈上,暧昧地在他颈间吹着暖气。

“是伊承耀让你来的?”她都已经这么主动了,夏泽野还是如此不为所动。他冷冷地推开戴依朦,走到房间里的吧台,倒了一杯烈酒。眼见着戴依朦又追了上来,他将烈酒从她的头浇到脚。

戴依朦更加狼狈了。她瑟瑟发抖地站在原地,觉得自己真是下贱的可以!

“据说伊承耀是你交往了三年的男朋友。”夏泽野语调平淡:“戴依朦小姐,想不到为了男友的事业,你竟然可以牺牲至此!我是该说你傻还是痴情呢?”说到这里,他嗤笑了一声。

是啊!值得吗?他的话让戴依朦都陷入了迷茫。三年来,自己虽然是他的女朋友,又何时享受过温情与体贴?他总是将自己送到一个又一个酒桌,通过她的美色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又何时顾虑过她的感受呢?

“又谁会娶一个公关经理当老婆呢?”夏泽野将手中的高脚杯翻过来,眼看着内里红如血的烈酒滴落,他的话真实而残忍:“不过就是一个陪睡的女人罢了!”

“不!”戴依朦猛然抱住头,对着他奔溃地大叫了一声:“我从来没有陪睡过!请你不要侮辱我的自尊!”

然而,夏泽野却一步上前,用力一扯,她光裸的肌肤就暴露在他的眼前。他嘴角挑着嘲讽的冷笑:“你敢说今天不是来陪睡的吗?”说完,他用手指捏住她的下巴,让她被迫看着他的眼睛。

在他幽深如迷的眸底,戴依朦看到了不屑与轻贱,霎时,如支支利剑贯穿她的心脏。虽然三年来,她穿梭于不同的男人之间,却从未做过陪睡的事!只是,此刻,她却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

“我对肮脏的女人没兴趣!”说完,他一把推开她。用力过猛,导致戴依朦狼狈地跌坐在地上。她怔怔地看着地面,觉得浑身如芒在背。

“听一听你深爱的男友是怎么说的吧!”说完,夏泽野从搭在衣架上的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型的录音笔,霎时,伊承耀的声音就传来出来:“夏总请放心,我女朋友的技术是一流的,您想要怎么玩她都可以。公关经理嘛!干得就是这个活!只要您能把神田地产那个项目给我,我保证她把您伺候的舒舒服服!”

听着伊承耀谄媚的声音,戴依朦的脸越来越白。她用手紧紧地攥住衣领,泪水簌簌从脸颊上流了下来。怪不得他从不碰自己,原来是嫌自己脏啊!可是,为了他,她那么幸苦地保护自己,为得就是把最纯洁的自己交给他!只是,没想到他却亲手将自己推上别的男人的床!

夏泽野在她面前蹲了下来,他幽深如迷的黑眸闪烁着深邃的光:“女人!是时候奋起反抗了!”

他的眸光与话语仿佛自带魔力,让戴依朦无法拒绝。

掐算着房间里的男女应该正在高潮时,伊承耀带着一帮记者媒体冲进门去。只是,本来应该在床上欲死欲仙的两人却衣着整齐,正襟危坐地坐在桌前谈生意。

“呃……”伊承耀的喊叫憋回肚里。他本来想大喊着说:好一对狗男女!然后让记者媒体抓拍两人光身纠缠的画面,可惜愿望落空。原本他对记者媒体说得是夏泽野在酒店里搞女人,记者媒体才蜂涌而至,要知道,能抓住S市最值钱的黄金单身汉的绯闻,可是千载难遇啊!

“怎么?这酒店的保全设施就这么差吗?”夏泽野嘴角勾起残忍的冷笑,说着他就给房间的专属管家打电话。

“朦朦!你没事吧!这个家伙没有对你怎么样吧?”伊承耀还把最后一丝希望寄托在戴依朦身上,他关切地冲到她的面前。一脸担忧与心疼。

只是,为什么此刻她却觉得他隽秀俊朗的脸如此的丑陋呢?戴依朦摇了摇头,低着头,哽咽着声音:“没有啊!我和夏总一直在谈生意!夏总什么都没做。”

“朦朦!”心里焦急,伊承耀的语调禁不住提高了。他不断地给戴依朦使眼色,然后突然扯开她身上的衬衣,导致戴依朦大片雪白的胸脯暴露在媒体面前。

只见他指着她脖颈上的一个状似吻痕的青色印记,大声质问:“你们是不是已经做完了?戴依朦,你说,这是什么!”

噱头找到,记者媒体连忙不停地给戴依朦拍照。此刻,她还是半裸的状态。一件带着男性体温的外套快速扔在她的身上,替她挡住了刺眼的镁光灯。

现场一片混乱,镁光灯在她的身上肆意摇晃,刺得眼睛疼痛,戴依朦像是一个没有知觉的假人,怔愣地看着自己曾深爱过的男人。这还是记忆中那个为她描绘幸福生活的善良男人吗?为什么此刻看来是如此的陌生与可怕呢?

本文由“袋鼠小说”发布,2017年8月20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