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口和平里的水饺面窝怀古】

96
taichi梁
2016.11.25 19:54* 字数 1230

汉口和平里位于两江(长江、汉江)交汇的“龙王庙”岸边,是汉口的老街区。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十几年前,在广东呆了一长段,回武汉自创买卖,经过一段短暂的租房岁月,被高公一家收留,高公赠予了一套位于和平里的两居室,从此飘荡江湖的我过上了居家的生活。

喜欢和平里,是因为楼上有高公那得天独厚的无敌江景房,还有就是楼下那些独步汉口的各类小吃。

“老五烧烤”、“陈记炸酱面”、“刘胖子家常菜”的老店都在和平里的50步距离以内,“民权路清真牛杂”、“民生甜食馆”、“宝善堂五宝烧菜”等等也在直线距离百米以内。

与这些热闹相比,我更是对和平里正楼下的无名水饺面窝摊多一份喜欢。说是摊,是因为没有门面,是沿着一段老墙边摆开的档口,再摆上几张折叠小桌子。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每天早上六点,摊子开始售卖,水饺个大鲜嫩,面窝松厚焦香,卖的特别便宜(那时水饺2元/碗,面窝5角/个),一开摊,早早等候的食客就迅速把队排到了里弄外。

摊主是一个大眼睛、略带湖北天门口音的嫂子,还有一个十岁出头、腿脚不利索的小丫头(后来知道是嫂子的女儿)在帮忙,时常还会出现一个叼着烟的地道武汉男将来帮忙。

不过,他的出现对母女俩似乎有点灾难,粗暴的大嗓门经常吼的母女俩直哭。一次,我实在看不过眼,上前说了两句,遂演变成一场推搡,也就绝了与此无名摊的缘份。

住了和平里两年,搬走后就没来过。高公的无敌江景房因地段太好(武汉独一份的两江交汇处的江边地段),动迁成本太大而还没拆迁(据说明年年底拆),一直出租给户人家住了十几年。

租户今年做了奶奶,必须去外地带孙子,依依不舍的告别和平里。早上交了钥匙,租户说:带你去吃水饺,还在,只是有个小门面了。

穿过和平里一条撒满黄色落叶的小巷子,蓦然已闻到飘香,大眼睛的嫂子已两鬓斑白,但精神矍铄,笑着说:还记得你,跟我老公扯过皮滴,不过那次后,我老公脾气好多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嫂子姓冯,1957年属鸡的,1985年从天门农村嫁来汉口后,就在和平里操持着这项营生。她说:冇得莫巧,选嫩肉,头天收档去菜场选前夹肉里的一条梅子肉,一匹猪只有两条,我只选这个肉。

中午睡觉起来,手工剁馅;面窝的米浆一定用天门稻米泡透,用石磨子磨,备好这些才睡。第二天早上三点起床,现包水饺,水饺的嫩在肉,鲜一定是现包;而面窝的松厚关键是火要均匀,我一直用煤炉子炸面窝。

说实话,也许是冯嫂子年龄快60了,缺帮工,没有用传统瓷碗下水饺(用的方便纸碗);也许是没看见她那沉默的跛脚女儿(今年也30岁了)和她那有点唧唧歪歪的老公,缺些气氛,吃起来的味道似乎略逊于当年。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但冯嫂子这份30年的坚持和依然便宜的价格(热干面2.5元/碗,水饺3.5元/碗,面窝1元/个),依然让我轻叹江湖岁月无尽处,放下碗(冯嫂子特地给我用的搪瓷碗),当年情化作泪眼烟去。

上去楼上,高公的房子,依旧无敌大江景,对岸的万达威斯汀,万达公馆,高调着大江东去浪淘尽。

有些是浓妆艳抹的看着江,欲求大,所以贵;有些是偶尔抬眼的看着江,忙生活,只好平。但最终还不是得一樽还酹江月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只是和平里的这水饺面窝怀古让我想起昨晚看的《我不是潘金莲》(一部似乎不需要去影院看的电影)里冯裤子通过李雪莲说的那句:每段时光都是最好的经过,每个女人都有最美的时光。

冯嫂子为了活着把她最美的时光全身心的放在了水饺面窝上,而那段汉口和平里的时光是我最好的经过!

美食之道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