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

文/安徒

              【命运有时,喜欢玩笑】


01


安娜站在小巷拐角的树荫下,点燃了一支烟。烟圈从嘴角游离出来,变成一团迷离的白雾。

抬头看看天空。今天的太阳异常活跃,像个精力旺盛的孩子,把周围的天空折腾得金黄一片。

这是个位于第五大道上的富人区。街上尽是些气派得体的尊贵建筑。有富丽堂皇,镶嵌着玫瑰花窗的欧式教堂;有高耸气派,洋溢着现代气息的时尚写字楼;还有不远处繁华、绚丽的商业街,人来人往、热闹非常。

安娜就躲在富人区周边一条最不起眼的小巷里,静静地抽着烟。这大概是这个富饶街区里唯一照不到阳光的地方,阴冷、偏僻,却让安娜很有安全感。

树丛投下的阴影笼罩在安娜金色的长发上,搭配她碧蓝的眼睛、纤弱的嘴唇,使她看起来像个藏匿在黑暗中的天使。即便身上只穿着条朴素的灰色长裙,脚上一双简单的凉鞋,也丝毫影响不了她成为许多男人眼中的“梦中情人”。

然而,这个以清纯、美丽见长的“梦中情人”,此刻却有一丝惆怅。她才25岁,就已经开始有了黑眼圈,面容暗黄、身材纤弱。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是她心事太多,无法坦然放下所造成的。

就像此刻,她用并不熟练的姿势夹着一根烟。虽然极力想呈现潇洒自若、吞云吐雾的状态,但是眼神里的忧郁、苦涩却出卖了她。

这是她生命中第三次抽烟。第一次,是她爱上那个男人时,他将自己环抱在天鹅绒的地毯上,一边摇晃着红酒杯,一边用充满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询问着:“宝贝,要抽根烟么?”

第二次,是她无意中发现,那个男人竟然是有妇之夫时,她冲进雨里,歇斯底里地哭泣。男人一心挽留,她却一心逃避。最终,在消失了半个月后,她重新走进了电话亭,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在此之前,她曾徘徊在街边抽了整整一盒的烟。

第三次,就是这次。原本自上回之后,她就给自己立下规矩,再不碰香烟,但她最终还是“破戒”了。就像从前,她给自己立下誓言,再不去见他,最终也还是没能兑现一样。她似乎已经接受了自己不容易坚守信念的事实。

现在,她一边吞吐着烟圈,一边从长裙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把精美绝伦的水果刀。

这把水果刀实在是太过华丽,华丽的与她的穿着打扮格格不入。刀鞘用纯金打造,上面镶嵌着南非进口的红色宝石。刀柄用头层牛皮精心包裹,也许是为了彰显尊贵,也或许仅仅是为了能让购买者更加舒服地使用。总之,设计者在这把刀具的外观上,是做足了功夫的,就像上帝精心雕琢安娜的容貌那样。

紧接着,安娜斜倚在树荫下的墙上,缓缓抽出了刀身。这刀身不像刀鞘,有许多繁琐的华丽。它简单纯粹,像一个少年那样,有着最直白的锋利。

安娜轻轻旋转刀身,虽没有阳光的照射,刀身却还是莹莹散发着锐利的光芒。安娜看着自己精致的鼻梁、碧蓝的眼珠倒映在上面,有一瞬间的恍惚。然而,这种情绪转瞬即逝,她的面容很快恢复了平静。

接着,她把刀干净利落地收回刀鞘,继续放置在长裙的口袋里。然后,丢掉香烟,踩灭了冒着红光的烟头,径直向树荫外走去。


02


今天是周末,繁华富饶的街道上,人群熙熙攘攘。富人们坐着老爷车,带着妻子、孩子和刚做完美容的贵宾犬风风光光的出行。穷人们就站在高档餐厅的门口,鞠着躬、赔着笑脸,迎接一个个上流社会的“美食家”。

但即便是穷人,在这个高贵的街区里,也会有个像样的工作、合理的身份。他们巧妙地融入这个圈层,维持着社会的基本运转,并幻想未来有天能成为这个阶层中的一员。

只有安娜,穿着随意、散漫,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不拘的气质,显得与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

远处,两个穿着西装的小男孩儿在马路中央打闹了起来。母亲和仆人在身后一路跟随,却也阻止不了。直到其中一个男孩儿一不留神撞在了安娜身上。

这要放在平时,安娜一定温顺地纵容孩子离开,说不定还会停下来听那个孩子对自己叫嚷一番。但今天,安娜没有这么做。她一把抓住了这个即将逃跑的小男孩儿,然后铆足全身的力气,一脚踩在了他崭新的皮鞋上。

小男孩儿“哇”的一声哭出声来,安娜却转身走了。身后相继传来孩子母亲的惊呼声和仆人骂骂咧咧的鬼叫声。但安娜通通不在意,只管昂着头继续前行。

没错,今天就该是这样,就该是个由她主宰的日子。

太阳依旧浓烈,金色的日光播撒在富人区的大街小巷,把车马、行人都染上一层厚厚的金色。

安娜穿过人群,来到了圣天使酒店门口。她要在这里悄悄等待保罗和他的夫人。

是的,她深爱的那名男子就叫保罗。自从20岁那年,她在儿童乐园兜售棒棒糖时,遇见保罗的那一刹那,她的命运似乎就已经被改写了。保罗对她一见倾心,向她索要电话,被她礼貌拒绝。但这并没有阻碍保罗追求她的热情,在之后的许多天里,保罗都会专程去儿童乐园找她,陪她一起聊天、散步,甚至陪着她一起坐旋转木马。那段日子,是她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那时,她不知道,保罗之所以出现在儿童乐园里,是因为假期陪伴妻子和孩子出来游玩时,孩子突发奇想要吃棒棒糖,正感无聊的他,便自请去为孩子购买,顺便找个地方抽烟解闷。毕竟,陪女人逛街和陪孩子游玩都不是什么好差事。可谁知,在看到安娜的第一眼,他就沦陷了。她实在是太漂亮了!还好她穿着朴素、不懂打扮,使得许多人无视这块未经雕琢的璞玉。但保罗慧眼识珠,一下就认定,这绝对是上帝赐给自己的礼物。

那时,保罗也不知道,安娜之所以拒绝他绅士谦卑地索要电话号码的行为,是因为安娜根本没有一部属于自己的电话。她住在贫民窟一所摇摇欲坠的三层楼房的顶层,和两个妓女一起合租。她们和她一样,都是无家可归,独自流落在外的女孩儿。但安娜坚信,自己和她们不同,因为她从不靠出卖肉体谋取生活。

贫民窟的这座三层楼房下,有个破烂的电话亭。保罗和安娜约好了,每天晚上九点钟左右会给她打电话,于是安娜从八点半开始就趴在窗台上守着。从前,她听到电话铃声响起,看一层的女孩儿穿着劣质的拖鞋一路小跑出去接电话,心里只觉得吵闹。如今,轮到了她,竟觉得这铃声比儿童乐园里播放的广播还要悦耳、欢快。但这不是哄孩子的歌,这是情人的召唤。

索性,这样的时光并没有维持多久。很快,保罗就向安娜提出,要把她接到市区的一所大房子里。

安娜很激动,同时又有点犹豫。原本她是想拒绝保罗,以此维护少女该有的羞涩。直到同屋的女孩儿那天拍了拍她的背,奉上难得的笑脸,询问她能否将这位“大客户”介绍给自己,她们一定不会吝啬给与安娜中间的介绍费,这使得安娜恼羞成怒。

难道她们常通过电话去联络肉体生意,就断定安娜也在做这种下三滥的勾当么?

但安娜当时没有作声,多年的底层生活已经让她习惯隐忍。她只拘谨地笑说:“没有啦,那只是我的一个朋友,你们都误会啦。”

然而,没过多久,安娜就搬出来了。她已经无法容忍再跟两个这样的女人合租在一起。从前,是生活所迫,她没有选择。如今,有了保罗,她仿佛有了退路,也有了底气。

从贫民窟搬出来的那天,安娜遥望着头顶灿烂的阳光,双眼噙满了泪水。终于...她终于要离开这里过全新的生活了,和所爱的人一起。


03


此时刚过了正午,烈日的盛情稍有衰减。但阳光的余晖仍尽力奉献给大地应有的光芒。

圣天使酒店门口的加长轿车来了又去,装扮精致的贵妇们在遮阳伞的庇护下,向远处的商业街走去。安娜就躲在酒店大门一侧的拐角处,静静地等待着。

没过多久,一个西装革履、相貌英俊的男人挽着一个身穿黑裙、气质优雅的女人从酒店大堂走了出来。

安娜的心立刻揪紧了一下。是他!是保罗和他的妻子!安娜碧蓝色的眼珠瞬间亮了起来,然而又很快黯淡下去。

那个女人...实在是...太漂亮了...她留着一头乌黑的短发,发稍微微卷起。所卷的弧度绝对是精心设计过的,端庄时尚,把她的皮肤衬托的更加雪白。黑色的眼眸搭配诱惑的红唇,使她看起来像朵娇艳欲滴的玫瑰。脖上悬挂的是条货真价实的珍珠项链,恰到好处地垂在她修长的锁骨处。脚上穿的是今年最时髦的亮色皮鞋,腿上包裹着天鹅绒的丝袜。然而,所有的打扮加起来都不及她本人气质的十分之一,她一定是位有教养的富家女子。

安娜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嫉妒之火,不是嫉妒她的美貌。那女人虽说漂亮,却还远远比不上安娜。安娜的清纯柔弱是她迷倒保罗最强有利的杀手锏。

真正令安娜感到嫉妒的是,那女人举手投足间流露出的高贵气质竟和保罗如此相配。她们看起来是如此天造地设的一对,共属一个阶层,有着相同品味。

“很好...”安娜摸了摸裙子的口袋,碧蓝色的眼睛突然间变得决绝,“也只有这样的女人才配得上这样昂贵的水果刀。”

没错,这把水果刀是她今天早上花了500美元在富人区的商店买的。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踏进奢侈品店,享受如上帝般的尊贵服务。

可能,也是最后一次。


04


日光仿佛燃尽了所有的力量,方才还明朗一片的天空,此刻已微微转暗。乌云开始零星地聚拢过来,给了好天气一个庄严的提醒。

安娜远远跟在保罗和他夫人的身后,看他们两个步调一致、谈笑风生,穿过了商业区的街道。

安娜突然感受到一阵钻心的疼痛,这幅画面是她在脑海中期盼了许多年的,能和保罗并肩而立,以妻子的身份行走在保罗身边,是她前半生的夙愿。然而,就这么轻易破灭了。

安娜闭上眼睛,任凭泪水从眼角滑落。

从前,她曾天真地以为自己是保罗的唯一。虽然,也常觉得不可思议——身处富人阶层、有着体面工作、长相英俊帅气的保罗,怎么会屈尊看上一个生活落魄、地位卑微,甚至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她呢?

这份突如其来的艳遇,一度让安娜觉得惶恐。但每次和保罗在一起,看他用深情的眼睛凝望着自己,用低沉的嗓音温柔地诉说着“宝贝,我爱你”的时候,安娜就彻底沦陷了。

她开始试着去相信,童话中所描述的王子爱上灰姑娘的故事是真实存在的,并且正幸运地降临在自己身上。

可好景不长,没过多久,安娜就发现了另一个女人的存在,这个女人叫做黛西。

坦白说,安娜是不能接受保罗拥有另一个女人的事实的。她曾当着保罗的面痛哭流涕,诉说心中的伤痛委屈。保罗倒是贴心,一再安慰她说:“放心吧宝贝,我跟黛西不过是逢场作戏。过段时间我就会甩了她的,但我不会离开你,相信我。”

安娜打心底里怀疑保罗所说的话,但又迫使自己去相信。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给自己找到一个名正言顺的,继续待在保罗身边的理由。

然而,保罗口中的“过段时间”让安娜一等就是五年。在这五年里,安娜非但没有成功地排挤出黛西,反而已经逐渐习惯了黛西的存在。

有时,她甚至会安慰自己说:“是啊,像保罗这样的精英,怎么可能只有她一个女人呢?要想从这些女人中脱颖而出,成为陪伴保罗到最后的女人,肯定是要受些苦难折磨的。”

她把黛西当做这苦难修行的一部分,并且在心中笃定,只要自己赢了黛西,就能获得最终的胜利。到那时,她也算是和保罗共同经历过风雨的,才配得上成为他名副其实的妻子。

这么一想,安娜反倒比从前更踏实了。似乎这样的剧情更合情合理,也更能凸显她的价值。不像灰姑娘的故事那样,总让她诚惶诚恐,时刻担心童话会不慎破碎。

结果,不负所望。在安娜25岁生日的时候,保罗告诉她,他将要和黛西分手了,黛西的索求无度已经让他深感疲惫。

安娜很激动,同时又觉得不可思议。保罗为了使安娜相信,列举了黛西的许多缺点,比如她自私、虚伪;比如她大手大脚,花钱如流水;比如她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比如她看起来像个上流社会的名媛小姐,骨子里却还是个粗鄙、庸俗的贫民窟后代。

安娜感觉自己的心被刺痛了一下,反问说:“黛西也是贫民窟长大的女孩儿么?”

保罗说:“是,但她不甘心,总是想尽一切办法去为自己谋取利益。”说完,保罗又亲了亲安娜的额头,“不过,别担心宝贝。我和黛西已经谈好了,这一切很快就要结束了。你该开心,不是么?”

安娜点了点头,重新依偎在保罗的怀里。


05


自那天过后,安娜如释重负,像一个马拉松运动员提前结束了自己的运动生涯。她终于能彻底放松下来,静静地观赏窗外的树木、花草。

一切都变得灿烂美好,正如童话故事里王子与灰姑娘的结局。只是,偶尔向保罗提起结婚的时候,他总是遮遮掩掩,不作回应。安娜没有逼迫保罗,而是贴心地为他着想说,才刚决定结束与黛西的感情,他一定需要时间适应。

但是,令安娜万万没想到的是,上帝肆意改写了这本童话故事的结局,让所有的一切都灰飞烟灭。

就在半个多月前的某天晚上,保罗吃完了饭,像往常一样,说要出去打电话。安娜没有追问,仍旧待在家里收拾碗筷、打扫房间。

可她突然想到,保罗已经要和黛西分手了,那么还有谁是需要保罗刻意避开自己去接听电话的呢?

安娜承认,她不再像从前那样乖巧了。虽然有可能让保罗大发雷霆,但她还是选择偷偷出去监听保罗的电话内容。

结果出乎意料,安娜听到了保罗和妻子的对话,同时听到了保罗在电话这头安抚自己的孩子说:“爸爸在加班,马上就回去了。今天一定会买最大号的恐龙玩具给你。”

那一瞬间,安娜的世界崩塌了。外面正在下着雨,安娜却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直到躲在屋檐下的保罗看到了发疯的安娜,匆忙挂掉了电话去追赶她。

安娜歇斯底里,根本不理会保罗的强拉挽留。等保罗在一旁解释得筋疲力尽的时候,安娜只隔着漫天的倾盆大雨,问了保罗一句:“你会和她离婚,然后娶我么?”

保罗没有说话,安娜却已经知道了答案。她不禁嘲笑起自己的不自量力,然后转过身义无反顾地离开。

她要离开保罗,离开这个从20岁陪伴她到25岁的男人。

很快,两周的时间过去了。安娜揣着身上仅剩的100美元,租住在一个偏僻的小旅馆里。她每天很少出门,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自我反省、自我折磨。她拼尽全力想要忘记保罗,忘记过去5年所有快乐的、温暖的、伤心的、晦暗的岁月,但她终究还是失败了。保罗像棵大树那样生长在她的心里,根深蒂固、枝繁叶茂。

终于,在身上只剩下90美分的时候,她走向旅馆旁边的商店,买下了一包烟,等到香烟抽完之后,她重新拨通了保罗的电话。

保罗很快派车把她接走。在安娜重新踏上那辆豪华轿车的时候,并没有感受到重生的喜悦,而是对于灵魂死亡的宣判。

自回到保罗身边之后,安娜再不像从前那样,能守着希望安稳度日,而是整晚整晚的夜不能眠。渐渐的,她的皮肤变得暗黄、身材消瘦,精神也一天比一天萎靡。而保罗对这一切似乎毫无察觉,反而有时会毫不避讳地在她面前提起妻子和孩子。

也是...安娜的回归似乎已经间接表明了她对于这件事的接纳和妥协。她终于能安分地去做好一个情人,而不是想着如何向保罗索要婚姻。这让保罗轻松了不少,再不必像从前那样费心隐瞒。老实说,那样的日子让他很是疲惫。

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都将安娜推入更加绝望的深渊,她偏执的将所有过错归咎于保罗的夫人。如果没有她,她此刻已经战胜了黛西获得了最终的胜利;如果没有她,她根本不用承受这种近在咫尺却又功亏一篑的巨大失落。

而也正是因为有了她,她才要永远生活在阴影里,一辈子也得不到身份的认可。

既然一切源自于她,那么也理应从她那里结束。


06


天色渐渐阴沉下去,方才还晴朗明媚的天空,此刻已被乌云覆盖。看来,很快就要下雨了。

保罗带着夫人继续穿行了两条街道。安娜知道,他们即将要去的地方是一所高档的售楼中心。显然,保罗准备在那里为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买栋新房子。

“看房邀约卡”是她两天前在保罗的公文包里发现的,除此之外还有张酒店的住宿卡。安娜就是凭借着住宿卡上的地址,追踪保罗来到了这里。

乌云越来越沉重,街上忘记带伞的行人都焦急地奔跑起来,企图在暴雨来临前找到一处安身的地方。有莽撞的过路人一不小心踩进了地上的水坑,将积水溅在了保罗夫人精美的丝袜上。保罗夫人回头瞪了他一眼,吓得那人忙连连鞠躬道歉。

安娜原以为,保罗要去的售楼中心,是在富人区的中央。然而,眼看着两人穿过了一条又一条的街道,一直走到了富人区的外围,才终于在一所富丽堂皇的欧式建筑旁停下。这里离富人区很近,但房价却只有富人区的一半。

紧接着,有服务生出来,将保罗和他的夫人迎了进去。

天空骤然响起一阵雷鸣,大雨刹那间倾盆而下。安娜踩着雨水来到了售楼中心的落地窗前,静静地注视着里面的一举一动。

只见售楼中心内部金碧辉煌,地面用昂贵的大理石铺贴,墙壁上装饰着繁琐的欧式线条,顶面则是贴着金箔的穹顶搭配华丽璀璨的双层水晶灯。大厅正中央处,一条恢宏气派的旋转楼梯蜿蜒而下,楼梯上铺设的红地毯,如丝带般一路延伸到保罗和他夫人的脚下。

保罗和夫人就在旋转楼梯旁的洽谈区找了个位置坐下。

服务生贴心地为他们奉上咖啡和点心。保罗夫人优雅地将咖啡杯端起,一边喝,一边翻看着楼盘资料。而保罗则起身向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机会来了...安娜握紧了口袋里的水果刀。碧蓝色的眼睛瞬间变得像刀锋一样锐利。

天空中乌云翻滚起来,伴随着耀眼的闪电。大雨肆无忌惮地冲刷着天地间每一个肮脏的角落。

安娜隔着白茫茫的雨水,面向远处的基督教堂做了个祈祷的手势。

“愿上帝保佑。”她在口中默念。

紧接着,安娜推开了售楼中心隆重的大门,径直向保罗夫人的方向走去。

保罗夫人此刻刚刚放下手中的咖啡杯,正在犹豫着要不要再多加些方糖的时候,安娜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保罗夫人一回头,安娜毫不犹豫将刀刃刺进了她的胸膛。

血,从保罗夫人的胸口流淌出来,像条蠕动的长蛇。保罗夫人张大了嘴巴,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安娜。

安娜对她轻蔑一笑,然后用力拔出了刀锋。保罗夫人顿时像个断了线的木偶,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瞬间发出了凄厉的惨叫,人群像炸开了锅,纷纷作鸟兽散。只有安娜,仍旧握着沾满了血的水果刀,淡定从容地站在保罗夫人的身边。

“从前是你赢了我,这次,也该轮到我战胜你。”安娜居高临下,对躺在血泊里的女人说。


07


保罗此刻刚从卫生间里出来,看到人群东逃西窜,正觉得诧异。然而,一转身便看到了大厅中央发生的惨案。

“哦!天呐!”保罗立刻飞奔过去,扑倒在受伤的女人身边。

他没注意到身边站着的安娜,反倒是安娜得意洋洋地望着他。

“呵!保罗!也该让你尝尝心痛的滋味。”安娜在心里忿忿地说。

“黛西...黛西!你还好么?”保罗看着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女人,紧张地询问。

“什么!”安娜觉得脑海中像被火药炸过了一样,忙俯下身来抓紧了保罗的手臂问,“你刚说...她是谁?”

保罗没想到安娜也会出现在这里,一时被她问得有些发懵,只怔怔地回答说:“黛...黛西,她是黛西啊,怎么了?”

安娜发疯似的继续追问说:“不!怎么可能是黛西?你们不是分手了么?你怎么会带她来买房子?是不是你又在骗我?是不是!”

保罗从没见过安娜如此失控的状态,突然间不知该如何应对,只能一五一十地回答说:“对啊,她是黛西,我们是要分手了。黛西向我提出条件,送她栋房子作为分手费,所以...”

安娜感到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她松开了手中淌着鲜血的水果刀,然后一脸呆滞地坐在地上。

停了半晌,保罗看看倒在地上的黛西,又看看双手沾满鲜血的安娜,仿佛明白了什么。他突然狡黠一笑说:“哈!是你杀了黛西对么?啊,亲爱的安娜,你可真是位贴心的红颜知己!老实说,黛西难缠得很,我们协商了很久,她才同意用一栋房子换取我们的和平分手。但现在好了,一切都解决了!我要感谢你,帮我省下了一笔买房子的钱!”

安娜感觉呼吸急促,全身像被马桶抽干了力气。终于,她脖子一歪,倒在了黛西身边。周围盛开的红毯,使她看起来像个沉睡在红莲中的美人。而她,就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上的水晶灯,看水晶的光芒在眼中转啊转,转成一个轮回的陀螺...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