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拍到的珍贵的图片

有些是偶遇,有些是创意,有些是小时候的那抹情。

那天,在果园拔草,边缘长了一些竹丝丝,很嫩,笔直笔直,又细又长,我拔到一边,打算凑多点儿,拔完回家前拍照。

不一阵,下起了小雨,我没理它,一会儿,好像有点儿大,不行呀,回家吧。背着背篓,走了一段,想起还没拍照竹丝,刚好雨又小点儿,那就返回拍照。

雨一直没停,拍好照回家,第一次路过没有遇见猫,第二次居然遇见了,开心极了。

4月吧,年前的红橙成熟几个月了,当年的橙花又开起来了,花果同树的春天,来了好多张花果飘香猫咪图。我一步一步靠近,它离开又来,来了又走,雨越下越大,好吧,拜咯。

很庆幸,返回拍照,也很荣幸,能够在果园里遇到猫,更得感谢自己有事没事在果园转悠。我无意间在果园拍到猫猫狗狗不是一组两组三四组了,如果那会儿窝在家,将得错过多少美好的风景。

在奶奶家玩,每次都喜欢拍这一群鸡,自由自在在场院上玩耍。第一次,遇到鸡猫合拍。

和家人去高山,人烟稀少,走好久才会碰到一户人家,大夏天,居然有些冷,看来是避暑的好地方。一般,海拔越高,气温越低,可见海拔足够高。

家家户户都是养了鸡猫狗,有的还有牛羊兔。我们走的时候,这个叔叔在附近掰了一大筐包谷送给我们,比较嫩,可以烧炒煮。

到场院了,鸡猫狗都来迎接,当然,还有阿姨和小朋友。重点是那些动物们,几乎都是主人回来,就在场院接。

小时候,我们家就是这样,爸爸喂了好多鸡。

这一副图片,几年前拍的,偷偷的。我不喜欢人家看着我拿着个手机东拍西拍,总感觉暴露人家的隐私不礼貌。

空无一人,我就悄悄拍了一张。小时候,到处可见的房子,那会儿没手机可以拍照呀,更别说相机。

现在,它仅仅是一副图片了,主人在公路边盖了新房子,这个房子被拆了。可能你看着图片是田园风光,但住在里面的人和了解的人都知道,更多的是艰辛。山区农民真的太苦了。

我们家附近的人家,第一次见包谷芯子这样保管,好新奇。每次路过,可能我比较早,人家刚好在家,我就不好意思去拍。我好担心哦,如果哪天他们把它们搬到杂屋或者挪到别的地方了,我会很遗憾的。但是,我终究不会当着人家的面拍照,也不会去讲清楚再拍。

想想,我可能真的是大自然的女儿,和大自然打交道习惯了,已经很难与人沟通了。

好多种橙流水账图片堆成山,等着我来整理成文章。农闲,在家写了一会儿,又觉得还是要勤快点儿去地里拍照。然后,就去了,可能他们去地里了,门锁着呢。我开心极了,可以放肆的拍照了。

也是去高山,去的时候,车开过了才反映起来好多南瓜,回时,大老远就看见了,提前摆好拍照姿势,就这样“盗”走了人家这么多南瓜,把我乐坏了,好开心拥有这张图片。

果园空隙里种了好多白菜,隔三差五,我们就去拔了背回家,挑几棵人吃,其余的全部喂鸡。

春天,慢慢开花了,白菜花杆特别高,为了不影响橙子树的光照,大块头就把离橙子树不远的白菜,锄掉,留了不多的一些。

收获菜籽了,我们割了背回来,要等它慢慢老,不然,割迟了,在地里菜籽壳壳就全部裂口,菜籽就会撒地里,收不到。

差不多可以打整了,我们就把菜籽弄出来,杆捆好烧柴,大块头打整干净,会使用筛子筛壳壳的80后,估计不多了。

果园空隙里种的白菜,好多盛开了,金灿灿,我好想摘一把,大块头说那就摘吧,感觉好奢侈哦。摘了背回家,走到此,我喊停,就有了这张图片。

要知道,我爱拍照嘛,但是我不爱自拍,也不爱拍人脸,我顶多拍背影。所以干农活回家吃饭,我大多是跟在后面拍大块头背影。然后,就被误会了,有的以为这些背影是我,问我到底是男是女。

几年前,果园空隙里栽了一点儿花生,爸爸大清早拔了背回家,吃完早饭我们就开始摘花生。

娃很认真的摘着,我偷拍了很多背影。小时候,暑假我经常摘花生。那会儿,花生秧是多的在屋里堆成山,父母白天种地,晚上帮忙摘一会儿,我们白天摘,父母不在家,就好多小孩子伙一起捉迷藏,还在里面打滚。

橙皮的最高境界,成花瓶了。过段时间,我要摆拍10盆。

不是太忙时,就喜欢到地里漫无目的玩呀拍照呀,也会采野花野果。多少年如一日,还是第一次用摘来的野果果串手链呢,这个创意,是我的又一大进步。以后得多做这类手工。

人户密,各家各户把晒酱缸摆到一个地方晒,感觉蛮好的,浓浓的乡村气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