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的妻子张幼仪,被始乱终弃,徐志摩真如他的诗那般深情吗?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你轻轻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这样的诗句,让人听起来总是那么美丽而又深情,那么这下这首不朽情诗《再别康桥》的徐志摩,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他的真人,真的会如同他的诗句里写的那么温柔而又深情吗?

有人说,见一个爱一个的,那叫做“渣男”;而爱一个伤一个的,那就是徐志摩。

可是,事实真的是如此吗?徐志摩本人真的就是个“渣男”吗?

那么,要读懂徐志摩这柔弱书生的真实为人的话,我们就永远绕不过,张幼仪、林徽因、陆小曼、凌叔华这四个女人

那么,今天我们就先来聊一聊,徐志摩的唯一妻子张幼仪。

徐志摩和张幼仪是一个典型的父母包办婚姻,那时的徐志摩,被迫和大家闺秀张幼仪结婚。尽管这样的夫妻听起来就不怎么幸福,可是,徐志摩的这段婚姻,却对他的一生有着非凡的影响。因为这也是他一生中唯一的一段婚姻。

张幼仪自幼出身名门,秀外慧中。一九一五年,在浙江硖石老家,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和徐志摩结为夫妻。第二年,徐志摩便外出求学。知书达理的张幼仪则在家里面照顾徐志摩的父母,并且帮助公公打理家里的一切事物。

一九二一年张幼仪去到英国陪读,和徐志摩也算是度过了一段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不过,在徐志摩看来,张幼仪并非他的挚爱,他要的是一个知我懂我的灵魂伴侣,这个,张幼仪显然不是徐志摩想要的。

假若一个男人的心不在你那里,那么他早晚都会远走。就这样没过多久,徐志摩便遇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二个女人林徽因,那时候,徐志摩坚定的认为,林徽因就是他苦苦追寻多年的那个可以让他安放灵魂的"灵魂伴侣"。

可是,此时的徐志摩,已经是一个两岁孩子的父亲,并且二十四岁的他,还比林徽因大了足足八岁。尽管如此,徐志摩还是依然决然的对林徽因发动了爱情告白。

直到徐志摩死缠烂打式的告白凑效,林徽因对徐志摩说,我不是一个感情随意的女子,在我答应你之前,你必须在我与张幼仪之间作出抉择。于是,徐志摩毫不犹豫的和张幼仪提出离婚。

一九三一年十一月二十日《北平晨报》这么写道:“十九日午后二时,中国航空公司飞机由京飞平,飞行至济南城南三十里党家庄,因天雨雾大,误触开山山顶,当即坠落山下。本报记者亲往调查,见机身全焚毁,仅余空架。乘客一人,司机二人,全被烧死,血肉焦黑,莫可辨认......”

报道中的乘客,就是徐志摩,享年三十四岁。当前妻张幼仪听到这个噩耗时,她对儿子徐积锴说:“你爸爸上天了,快随你舅舅去接灵吧!”

在徐志摩的这些女人中,张幼仪无异是悲哀的,为丈夫生下两个孩子,却成了被丈夫抛弃的牺牲品。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张幼仪与徐志摩离婚后,并没有意志消沉,先是在东吴大学教德语,后又任上海女子商业银行副总裁,后还任云裳服装公司总经理,也算是事业有成。

关于张幼仪与丈夫徐志摩的感情,当时除了半篇《离婚通告》,以及徐志摩的那封大话连篇的信之外,已经再也找不到任何确实的证据。无论是离婚前,还是离婚后,甚至是徐志摩死后五十多年里,张幼仪关于徐志摩从未提过只言片语。

直到一九八八年,张幼仪在纽约去世,她的侄孙女张邦梅八年后,在美国出版了一部《小脚与西服:张幼仪与徐志摩的家变》的书,这才将两人的关系真相,告白于天下。

张邦梅是张幼仪的八弟,张禹九的孙女。她表示,张幼仪看过她的论文,内容的真实性是可以信赖的。从婚前到婚后,徐志摩是一直是鄙弃张幼仪的。第一次见到张的照片时,便嘴角往下一撇,用嫌弃的口吻说:“乡下土包子!”

婚后,自然也从没有正眼看过张幼仪。除了履行最基本的婚姻义务之外,对其不理不睬。就连履行婚姻义务这种事,徐志摩也只是遵从父母抱孙子的愿望而已。

一九二零年冬,张幼仪出国与丈夫团聚,所有人都认为是徐志摩思念妻子,其实,这封信是应张幼仪二哥之请才写的。

张幼仪怀次子两个月后,徐志摩对她不管不问,反而还要马上离婚,见张幼仪不答应,便一走了之,将其一人撇在了沙士顿。

一九二一年,张幼仪产期临近,无奈之际,她给二哥张君劢写信求救,她先来到巴黎,后又去了柏林,才生下次子。

在这期间,徐志摩明知妻子张幼仪的去向,却不予理睬。直到一九二二年要办理离婚手续时,才找到柏林。

产后的张幼仪,很快就从悲痛中振作起来,入裴斯塔洛齐学院,专攻幼儿教育。回国后办云裳公司,主政上海女子储蓄银行,均大获成功。难能可贵的是,她回国后仍照样服侍徐志摩的双亲,精心抚育她和徐志摩的儿子。

后来,张幼仪曾说,“你总是问我,我爱不爱徐志摩。你晓得,我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我对这问题很迷惑,因为每个人总是告诉我,我为徐志摩做了这么多事,我一定是爱他的。可是,我没办法说什么叫爱,我这辈子从没跟什么人说过我爱你'。如果照顾徐志摩和他家人叫做爱的话,那我大概是爱他吧。在他一生当中遇到的几个女人里面,说不定我最爱他。”

可以肯定地说,张幼仪是最爱徐志摩的,因为她对徐志摩的爱是没有任何附加条件的,甚至不管徐志摩爱不爱她,她都在为家庭和徐志摩,默默的做着她认为自己该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