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在爱情上是永远幼稚的。

这篇文章的起因是昨天晚上我发了一段文字,后台和朋友圈有好几位朋友要求我,拓展开来写一写,这样方便转发。

所以就拓展开来说一说。

我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对于《大话西游》和《喜剧之王》这两部电影,周围的男性同胞有一个算一个,全部都是这两部电影的忠实拥趸,但女性观众却没有这么好评如潮。

甚至有女生和我说:这两部电影太直男癌了。

问题深究下去比较有意思。

在诸多男性作者创作的小说当中,常见描写【爱情悲剧】的套路大概有两类。

一类是青涩少年爱上成熟御姐。

这类作品有很多,比如《多情剑客无情剑》里的阿飞与林仙儿,《朗读者》当中的米夏与汉娜,《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中的雷纳多与玛莲娜,

《上海堡垒》里的江洋与林澜,《飞狐外传》当中的胡斐与袁紫衣。

在《多情剑客无情剑》当中,阿飞对林仙儿如痴如醉,却明珠暗投;《朗读者》中米夏与汉娜之间相差几十岁,在共同经历身体与精神的畅游后衍生爱情,《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当中玛莲娜的美让少年惊心动魄,而在《上海堡垒》中,即使林澜已经和杨建南谈婚论嫁,也能让江洋难以忘怀。

御姐们拥有少年们接触不到的魅力,举手投足之间恰到好处,这种魅力往往致命。

第二类是旧爱嫁作他人妇

这类作品就更多了,比如《多情剑客无情剑》当中的李寻欢与林诗音、《萧十一郎》里的萧十一郎与沈璧君(古龙是真的爱写这类),《笑傲江湖》当中的令狐冲与岳灵珊,《霍乱时期的爱情》当中的阿里萨与费尔米娜,《基督山伯爵》当中的邓蒂斯与美尔赛戴斯。

有意思的是,不同的作家在处理这类感情时态度也不一样。

对于古龙,把旧爱的丈夫写成卑鄙小人是一种常见手法(龙啸云与连城璧)。

对于马尔克斯,他选择让主角熬死旧爱的丈夫,有些复仇并不一定要手刃仇人,活的比你长就行。

对于大仲马,则赋予男主角至高无上的权柄,代替上帝惩奸除恶。

但唯独有些例外的是金庸,金庸在写《笑傲江湖》时在最初的版本中,写岳灵珊和令狐冲余情未了,后来却做了修改。

在后来的版本里,岳灵珊至死都没后悔对林平之移情别恋,以至于就算死在丈夫林平之的剑下,以至于在弥留之际,口中哼的依旧是福建的小调。

粤语歌里写这种旧爱嫁作他人妇的题材。

比如在《阿牛》里,不经常写惨情歌的林夕写旧爱嫁作他人妻的心态,也是歇斯底里:

人人不开心,尤其这新婚,失去我身份

明明不开心,就是不甘心,不过我肯等,等一生都等。

小克写《张氏情歌》,写的更是露骨:

张这新郎,你也讲开心嘛

你快张开手嘛,张开腿嘛

往哪张台签哪张纸出嫁

陈咏谦写《李张联婚》,描述了作为侍应生参加旧爱婚礼的惨烈场景,更是在歌词中点名了分手的原因:

可惜经济上没法子,送赠你名厂婚纱。

类似的桥段太多,无论男性作家还是词人,都喜欢用这个桥段,赚人眼泪,屡试不爽,并且总是编出种种原因。

因为钱,因为我不够好,因为我不够优秀,所以你才不选择我。

这实在是男人们的一厢情愿。

然而认真回首这些故事里的倒霉蛋们,不难发现,无论哪种套路,本职都是两个字——错过。

在男人的观念里,爱情的大部分原因都是因为阴差阳错,或是天意弄人,或是傲慢偏见,总之一样错,百样错,事事成蹉跎。

再说回《大话西游》,为何《大话西游》的拥趸男性远远多于女性。

因为它精准命中了男性的感情痛点——对于几乎所有男孩、男人、老男人来说,都经常把酿成爱情悲剧的原因归结于自身的能力不足。

很多男人甚至幻想自己功成名就之后,就能挽回旧爱——你看古龙和大仲马们不就是这样认为的嘛?

不能。

还是拿令狐冲的例子来说。

对此,我的朋友@唐棣在知乎上有过一段精湛的论述:

她当初没有选择你,其实真的不是因为你不够好,所以相应的,今日的你再光芒万丈,也未必让她后悔。

你在山上思过,她来给你送饭,你被嵩山为难,她冒险放你走,这个女孩其实从不曾因为你颓唐轻视你,不曾因为你落难看低你,当然也不会因为你武功大进,扬名立万来谄媚于你。

她一心一意,莆笔如丝,是个真正的好姑娘,可正因为她好原来你从不会有半分机会。

男人们以为爱情的错过源于自己的无能。

有些男人就算爬上须弥山巅,将众生都踩在脚下,功成名就,却还对山脚下那株无意间踩伤的紫罗兰念念不忘。

每个人都有一株这样的紫罗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