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语:不平则鸣是理所应当的

昨天参加南海区大协的区情模拟推介大赛,赛果是蛮出乎意料的,我的队伍没有进入决赛。上午8支队伍,有5支进入了决赛,这样的高概率事件,我们队也没能进入决赛,心里的确有不忿。至少,我们的专业性肯定是排在其他队伍之前的。

要说不足,大概是缺少一个“尴尬”,能够取乐大家的小品、情景剧吧!是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比赛就成了大家卖弄“笑点”、“尬点”的所在。学校的比赛这是这样,尽管这个小品、情景剧没有任何技术性可言,但得有,这本身就是一个“形式多样”的增分点。内容本身则是被忽略的。

其中有一个队伍是做南海粤剧粤曲的主题推广的,但是完全可以看出这支队伍缺乏对粤剧粤曲,以及南海这个地方的了解。首先粤剧、粤曲的关系他们没有弄清楚,混为一谈,这个不能强求了,因为这个很多人都是混乱的。其次,南海区的粤剧名人,他们重点介绍了南海十三郎这一位名编剧。但事实上,南海十三郎跟今日的南海区并没有直接关系。南海十三郎祖籍张槎,现属禅城区。南海十三郎家族是住在广州河南的,也就是今日的广州市海珠区。当时南海县的范围比今日的南海区大得多了。以北京路为界,一半归“南海”,一半归“番禺”。

你问南海十三郎究竟是哪里人,我仍然会答:他是南海人。但彼南海非此南海,并不是这个“南海区情模拟大赛”所制定的南海区。

这样一个队伍仍然能够进入决赛我是出乎意料的。当我要求工作人员出示评分的时候,他们给了我一堆数字,说是五个评委的打分和最后平均分。这堆数字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不是要数字,而是要为什么是这样的数字。他们真正出示的应该是评分标准、各项得分,总分、平均分。

这堆数字反映的就是——他们根本没有所谓的评分标准。当我问这些东西的时候,他们说原始评分表存在团委档案里,不公开的。评分表和评分标准完全是两回事,难道他们不懂吗?

回想这些,我忽然觉得好朋友的性格真的是会互相影响的。以前遇到这样的事,我不会去复查,去质问,去拿一个公道,只会想是不是我不够好。

是肖哥让我转变了。高二跟南海中学辩论队对战,南海中学很肤浅的论点,整个过程都在自说自话,但是三个评委中,两个评委给他们投了票,赢了。当时,我们都很不服气,但我没想过要跟评委理论。这时候,肖哥站起来,要求评委解释为什么是南海中学赢。于是,我们就开始了和评委的“辩论赛”。比赛结果不可改变,但是我们争取了应当争取。评委也无话可说了。

不能委屈自己是正解。不平则鸣是理所应当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