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现大妈拦车事件:遇见我,算你倒霉......

上班族应该有这种体验吧?

早上高峰期,大巴车会变成了一听沙丁鱼罐头,众乘客贴膜般的粘合在门上,有时连门都无法打开。

遇到这事儿,大家往往只能自认倒霉,等待下一听罐头,或者换乘其他交通工具。

但有人却偏偏不认邪。

11月21日早上8点左右,长沙150公交车,赶来一位准备上车的大妈。

由于乘客已满,门都无法打开, 于是司机挥手示意,让大妈乘坐下一班车。

谁知,大妈暴跳如雷,追赶缓速行驶的公交车,还用雨伞不停击打车身,企图让车停下。

最后,大妈得逞,在一个红灯路口,截停大巴,并挡在车前开始问候司机的先人。

可这行为却祸及了车上的上班族,还影响了路上行驶的车辆。

很多人来指责大妈,大妈却气定神闲,舌战群英,但就是不放大巴车走,这样僵持了十几分钟,直到有人报警,才将大妈请到局里喝茶。

中国大妈再次展示了她们的威力:遇见我,算你倒霉......


我的读者朋友@小小的玉,曾说过亲眼看到的一幕:

一次在长途车上,一大妈上车,和司机谈好100元票价(正常收费)。

到站了,大妈拿出钱包,掏出70元,说散钱只有70。

司机看到她钱包里的钱,说你不是有一百嘛?

大妈说,那是给娃娃买东西的,另有安排,不是车费。

然后开始争执,大妈耍泼,说要不就70,要不你把我撞死,说完一屁股坐在了大巴车前。

司机要赶时间,只能接受现实,无奈说:没钱,你就别坐车了嘛。

大妈却说:不是我没有钱,是你运气背,遇到了我。

说完拍拍屁股走人。

所以,对一些大妈来讲,“诚信”这东西根本是不存在的,遇到她,算你倒霉。


有一年,我在“香港迪斯尼”,排队玩一个项目。

这时有一小撮中国大妈,不停的往前蹭着,

小步快跑,层层迭代,很快她们就成功的插到了队首。

这时两个貌似香港本地的小姑娘开始抗议,

她们用港味十足的普通话,指责插队是不文明的。

这下大妈们被激怒了,一个大妈开始咆哮起来,

她不但慷慨激昂的表示香港是大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还以让全场都能听到声音,描述那两个女孩及其家人隐私部位的形状及颜色。

这种恶毒的表达很有效。两个女孩马上惊愕到无言以对,甚至其中的一个掩面而泣。

大妈胜利了,其他大妈也一起欢呼起来。

汉语的博大精深,大妈的威力无穷,让两个香港妹领教了……

所以, 对一些大妈来讲,“素质”这东西也是根本不存在的,遇到她,算你倒霉。


前段时间在洛杉矶。

一家叫做“北京缘Beijing Tasty House”的餐馆,迎入一位中国大妈。

她独自一人,点了硬菜,点了配菜,大快朵颐。

差不多快吃完了,她突然大叫一声:

“你们菜里竟然有头发!”

并指着服务员大骂:

“恶心死了,我要你们赔偿!”

老板马上过来,又是倒茶,又是道歉,最终免单了事。

事后,老板醒过来神,厨师都是板寸,服务员都用头巾裹着,这头发从何而来?

当看到监控,才真相大白。大妈在用餐快结束时,

猛的拔了自己一小撮头发,用筷子和剩菜搅和在了一起......

这霸王餐吃得雄赳赳,气昂昂。

所以,对一些大妈来讲,“付出”这东西是根本不存在的,遇到她,算你倒霉。


去年在加拿大白石镇,一个中国大妈也有着惊人之举。

欧美国家一般对自然资源的获取有严格的规定。

就如加拿大白石镇,对螃蟹捕捞有一系列的要求:

要有捕蟹证;一张证只能放2个笼子;一天最多捕4只螃蟹;

捕到母蟹要立即放生,捕到公螃蟹需要测量大小,超过法定尺寸才能带走。

可有位中国大妈,没有捕蟹证不说,为防止败露过量捕捞,

还活生生地扯掉螃蟹的钳子和腿,偷偷的揣进兜,然后若无其事的将残活躯壳丢回大海。

一位名为Andrew Newman的当地人,目睹后几乎奔溃。

当即联系了警方。大妈最终被罚款。

所以,对一些大妈来讲,“仁慈”这东西,是根本不存在的,遇到她,算你倒霉。


10月29日,北京678路公交车正在行驶,

一位大妈称自己坐过站,要求司机停车。

但是车辆已驶出公交站,司机拒绝了停车要求。

谁知,大妈突然用整箱牛奶击砸司机,

致使车辆偏离正常行驶方向,

与左侧车道一辆正常行驶的小轿车发生剐蹭。


所以,对一些大妈来讲,“忍让”这东西,是根本不存在的,遇到她,算你倒霉。


大约5、6年前,我在深圳华强北逛街。

当时深圳正创建文明城市,交警下发通知,对乱闯马路的行人进行罚款。

当时一位大妈横穿马路,被抓个现行,要进行罚款,我印象中也就是一二十元的事。

大妈先是坚决抵抗,在争吵中打掉了交警的帽子。

后来,又上来两个交警,去扭她的手。

谁知,骇人的一幕发生了。

那大妈,迅速脱掉自己的大褂,白晃晃的肉身就这样暴露在众人面前。

她一边在地上打滚,一边狂叫:“警察打人了!警察打人了!我不活了!”

这种震撼让几个年轻的交警始料未及......

结局如何,我没看下去。

因为对我来讲,看到那一幕,如同吞下了一团腐烂的肥肉,想吐又吐不出来......

所以,对于一些大妈,“羞耻”这东西是根本不存在的,遇到她,算你倒霉。


中国大妈是一个神奇的物种,她们无视规则、道德、仁慈、诚信、廉耻。

她们让人无所适从,因为她们的所作所为,往往称不上作奸犯科,只是在灰色地带游走。

她们又不在乎你的鄙视,听不到你的呼吁,却随时准备接招你的谴责,好痛痛快快的和你干上一架。

所以,中国大妈是神鬼不惧的一个种族,当然也不尽然,她们也有惧怕的东西。

鼓浪屿曾经发生过一起血案,正值国庆,所有景点都是一场接龙游戏,当然也包括景点的厕所。

一位大妈,毫无顾忌的抽队,被插队的也是一名大妈,竟是个狠角色,拿起板砖来了一记劈头盖顶。

插队大妈,顿时血流满面,蔫坐一旁。

所以,大妈也有害怕的东西,那就是更狠的大妈。

然而,更狠的大妈也不是别人,而是另一个平行宇宙的自己,她们穿越时空,交集在了一起,打量过招,相拥相杀。


必须澄清,我并非说所有的大妈都劣迹斑斑,而是特指其中的一部分人。

而且,在写这些事迹时,我没有丝毫的愤怒,鄙夷,而是带有一点好奇:

是什么使一些大妈如此的毫无顾及?

当我设身处地,将自己溶入开篇那位拦车者的心境时,好像有了点启发。

她报复司机只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她想让更多的人来承担自己的不幸。

是的,她在强迫别人对自己的遭遇感同身受,这也许就是答案之一。

大妈们生长于灾荒年代,见过饿死的爷爷,吃过恶心的东西;

大妈们经历过十年动乱,见证过温顺正直的人被批的死去活来;

大妈们还历经了经济大发展,隔壁的二狗子,歪门邪道竟然发了财,自己老公本本分分却只能守着一亩三分地。

这些岁月组成了一种特殊的苦,即有身心的折磨,也有信仰的熄灭,还有欲望的不甘。

当这些元素纠结在一起,无处挥发时,就会变成我们常说的戾气。

所以,戾气的本质就是,我认为自己很苦,所以我不想让别人舒服,我想让其他人品尝我的苦。

而且戾气还会不断的传播,传递给陌生人,传递给社会,传递给子女......


前两天,葫芦岛,一驾驶员撞死几名小学生,起因是和老婆吵架,于是迁怒于无辜的小生命。

探究其心理,不就是通过极端的方式来传播自己的苦闷吗?

所以,我猜测,他的戾气是否也来源于上一代的传递?

当然,这仅仅是瞎猜,但是无论怎样,人生就算实苦,也不要请别人来品尝。

毕竟,你和你的家人都在这个网中,不要让黑暗反噬了一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