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

作者:沈欣如

第一页

何为相识

何为友

何为情

何为酒

诉一回衷肠

因前世犯下的错,上天让我无枝可依

直到遇见你,

赦免了一切罪过


作者:沈欣如


第一章【民谣里的玫瑰】

如果说喜欢摇滚是一种疯狂,

如果说喜欢权志龙是一种潮流,

那我喜欢民谣,或许成为了一种悲伤。


沙子,过家家,邻居家的小男孩,田野里的蚯蚓,电线杆上残挂的风筝,父亲挥汗如雨的身影,阳光下的墓碑是我的童年,它们陪伴着我,我以为不会离去的东西,其实一转眼就再也找不到了。


乡下的野风吹啊吹,沁入了我的心脾,奶奶带着我心仪已久的风车来到我面前。

小雨淅淅沥沥,风车转啊转,转到了数年以后,我带着回忆来到奶奶面前,弯下腰来问她最近过得如何,我当然知道,她会沉默不作声,我不敢惊扰她的梦境,梦里她一定会见到她思念已久的爱人们。


青葱坚硬的松柏树遮住了父亲的脸,我已好久未曾见到他了,我看不见他流泪,直到那一天,在我离去时,仿佛听得雨滴落的声音,却不知那是他深藏已久的泪。


玫瑰想要的很简单,可惜天堂不愿为她开一扇门,地狱却故作慈悲得向她微笑。

须臾的年浇灌了花蕊,长成了玫瑰,摇曳在悲催的风里,她爱过的人早已离去,她爱的人都已经离去。


回忆起小时候的那一天,我看中了一个玩偶,第二天天气不好,大雨滂沱,小小的我跑到奶奶的房间,拉着她还不是很粗糙的手,在她耳边轻轻说出我想要的东西。她很疼爱我,不顾雨势,撑着那把陈旧的黑伞走到乡镇的小街,直到我拿到心爱的玩偶,抬头看到她湿漉漉的头发,沾满了泥水的布鞋,还有她嘴角那熟悉的微笑和慈祥的面孔。

我经过浩瀚大海,翻越千山,涉万水,来到这大千世界,遇到你们,虽然出生的第一眼看见的不是你们,但教我说话的是你们,第一次跌倒扶起我的是你们。我是玫瑰,你亦是玫瑰。


第二章【浮生如梦】

人活一生,当下如梦

若死后,我想会是另一场梦


浮生如梦,悲喜半生,直到遇见你。

2014年,第一次自以为成长,踏进陌生的校门,陌生的操场,陌生的教室,认识陌生的人...


一个天真的姑娘,一个爱笑的姑娘,一个傻傻的姑娘,一个对我好的姑娘,还有一个,呃...还有一个爱我的姑娘。


我的住校同学,每个宿舍性格都不同,但在同一个宿舍的同学都会是同一类人,就像上天安排好的一样。一个爱打爱闹,一个爱吃爱玩,一个默默无闻但绝对不缺乏快乐感。


第一任班主任或许大家都不太会喜欢他,提到他的时候没人脸上还能挂着笑容。第二任和以往显然不同,是我们的开心果,就像朋友一样,我相信,虽然我们离开了,但他是我们不会忘掉的老师,那座校园,那片操场,那个教室也是承载着我们永生不忘的美好时光。


这是一个夏季的夜晚,我坐在窗前,残云缠绕着月色,歌曲回荡在耳边,我想,那个天真的姑娘虽然依旧天真,但也有了自己可靠的生活,希望她不会再轻易相信任何人,除了那个不善言辞脾气不好但依旧爱着她的老父亲。

我想,那个爱笑的姑娘可以不要肆意对着一个可怜的人大笑,不要捉弄伤害到每一个把你当朋友的人。

我想,那个傻傻的姑娘可以像她母亲一样勤劳,得到的或多或少,失去的有多不舍,都可以坚持下去,还有,我想对过去开的玩笑和她说一声对不起。


我不知道那个对我好的姑娘现在身在何处,做着什么,但我希望她能一直保持善良,也希望那些拥有过她真诚对待的人也能像她一样对待她。


爱我的姑娘,她在琅琊山下,她在小桥边,她在海的对面,她在我的身边。她可以柔情似水,眼睛像闪亮的钻石,也可以如狼似虎,把我吞没,她是世间的生灵,让我靠近,让我依依不舍。她如莲池一般将我这朵白色的莲花浸润,让我无处可逃,,因为我迷恋她身上的气息,那是用剩下的迪奥的味道。

我们一起去旅行,我们互相依偎,我们有难以诉衷肠的半生。我们相信劫数,我们为命运悲叹过,我们也曾碌碌无为,也曾不甘平凡,但我们不可怜,这支烟灭了以后,我们还是好姑娘。


浮生如梦一场,沦陷进去不代表我爬不出来。既然是一场梦,无论美梦噩梦,我终会醒来,走向光明之处。


第三章【喝一杯风尘的酒】

一口苦酒,心作痛

若是一杯,何来痛

一杯敬过往,一杯敬明天;一杯敬爱人,一杯敬亲人;一杯敬梦想;一杯敬现实。喝下的这杯酒,因为有点苦,那就叫它风尘吧。


在阳光明媚的一天,鸟语也有花香,在美好人间的另一端,乌云密布的忘川河畔,我向你召唤,你不曾回首亦未归来,我满是伤痕得来到三生石前,才知道,上面没有你的名字。


一条鱼不能没有水,水是它的命

一座城不能没有人,那是它内心的孤独,它害怕孤独。

而我这个人,一个莫名其妙的人,可以没有所谓的爱人,因为记忆总是提醒我什么叫“伤害”。

人常说:蜜饯黄莲终需苦,强摘瓜果不能甜。是的,理在此,我也认为无用之物毁之无妨,何必缘木求鱼。


那天小张回国,我们并没有以往的兴奋,只是很平静的见面。来到小酒馆,我像往常一样点了"Cinderella",沐浴着月光,仿佛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消愁的味道。我向她诉说那些让我烦恼的事情和人,说到最后,我说了一句:算了吧。当时的我连自己都会觉得陌生,居然会无所谓了,其实也不能说完全无所谓,只是这三个字道尽了我对那些事物的失望。言尽,我一口喝下了那杯酒。


每当说完一个可悲的故事,我就会喝一杯酒,没喝过金汤力的女人,不知道什么叫苦酒入喉心作痛。话说回来,毕竟风尘里的酒,不苦不为风尘。





作者:沈欣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