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之间》001

我叫林曦,我从来没想过我会在25岁的时候死去。


那是在一个很平常的五月天,在南方的小城里,天气已经热了起来,走在太阳底下阳光晒得皮肤像是要烧起来一般。天空是极浅的蓝色,偶尔有几片轻薄的云飘在上面做些点缀,几声鸟叫蝉鸣轻轻地传入耳朵,极收敛地为初夏的到来兴奋着,不至于烦扰了别人。


"臭小子,这都第三根冰棍了,不许再吃了。"邻里的阿姨呵斥着家里贪吃的小孩,我既吃惊于吃下三根冰棍肚子该是怎样的凉,又窃窃欢喜"夏天来了,家里的小卖铺卖些雪糕也能多些收入吧。"


我的记忆便停在了这里,永远地停留在了这里。




接下来我仿佛睡了很长很长很长的一觉,我是爱做梦的,然而那么长的一段沉睡的时间里却是空白的,完完全全空白的,其间我有些知觉,我听见了自己沉重的呼吸声,一呼一吸都那么长,我觉得好累,想像往常一样撒娇问妈妈,为什么连呼吸都那么累?我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一下一下都那么重,就在喉间、额角、耳朵里,那么突兀地剧烈跳动着。头重得发麻,就好像有一部分从我的身体里剥离了。


我好像听见很多人在叫我的名字,"太吵了"我好想让他们别叫了,到最后只剩下耳边妈妈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到耳边"曦曦,曦曦…"


"妈妈,你的声音为什么那么着急、那么难过?"我睁不开眼睛,我想,唔,我是在做一场悲伤的梦吗?


忽然,我感觉自己混沌的意识正在慢慢变清晰、身体却在慢慢地变轻。我睁开了眼睛?


我看到了妈妈怀里搂着一个女孩,女孩的后脑勺一直淌出血来,妈妈的上衣已经被染成一大片血红色,女孩的身子软软地瘫在妈妈的怀里。恍惚间,我觉得那个女生既陌生又熟悉。我正满心狐疑妈妈怎么会抱着一个我不认识的女孩,身形与我一般。


随着目光上移,忽然…我看到了她的脸…"那个女孩…是我?!"尽管那张脸庞看起来与镜子里略有区别,但她的确是我。我的脑子里嗡嗡作响,怎么回事?


……


我死了?!




我走了过去,确切地说,我是飘过去的,心里想着要走过去,脚刚抬出去,已经在妈妈身边了。


"妈妈,我在这儿呢。"我想要抱抱妈妈,想要告诉她不要着急,却无能为力,她听不见我的声音,我也摸不到妈妈。


后来来了很多人,医生护士邻居亲戚……


再后来,屋子里搭起了灵堂,人们用几条长木椅、木板架子铺上草席,她(我的身体)被放在了上面。妈妈给她换上了一套宽松的新衣服,妈妈知道我喜欢穿宽松的衣服,对于我所有的好恶,她再清楚不过。


屋子里围满了人,有的人在玩手机,有的人聊着天偶尔笑出了声忽然意识到不妥当慌忙捂住了嘴,有的人感慨有的人惋惜有的人悲伤有的人发怔有的人若有所思…




妈妈眼神涣散,我深深地望进去,那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一个人的眼神里竟然可以如此黯淡无光,悲伤痛苦所有这些词汇都没办法形容出来她眼睛里满满溢出的绝望。她的眼窝深陷,仿佛一下子老了许多。爸爸呢?我在屋子里飘来荡去,看到爸爸坐在了厕所的地板上,呆呆地望着一处,不,他哪儿也没看,他同妈妈一样,眼神早已无法聚焦,他就这样坐着许久一动不动。终于,他的魂好像从遥远的地方逛回来似的,他动了动要起身,却踉跄了一下,扶了扶墙,才没有倒。


其间,我下意识想去扶他,才想起我已经死了。无论我如何努力,他们根本感受不到我的存在。啊?我该怎么办才好呢?我明明在的呀,爸爸妈妈你们不要伤心难过。如果这就是死亡,它对于我来说,好像也并不值得悲伤。唯一的悲伤是我不该也不能带给你们悲伤,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