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8丢了孩子

      周三,是可以穿自己衣服的一天,是很期盼的一天,黑毛衣,粉裤子,马丁靴臭美的不行。其实是乱搭,我觉得也不好看,在她看来很漂亮。

      坏了下午跑步训练,中午又不回家,这下怎么跑。我一开始说,你就说你脚疼,后来一想,这不是教她撒谎,还是实事求是的说吧。

    下午农行一个劲打电话让去做蛋糕,说是回馈老客户也就八九个人,我路过没去,又打电话,我想象的是可以现场做蛋糕什么的,就去了。唉一进门哪是做蛋糕,分明推销理财产品。很幸运我手机没电了,也就没操作,最可气的是一个精美的包装盒里,只是塑料袋里十个还是八个散装小面包。不够我来回跑的油钱。太抠门了。

      回家太远不够跑一趟,回陈庄楼吧,没电,去物业人家说物业费没教电费不给教,手机没电也没那么多现金啊,这一天气的我。第六感告诉我,今天有事要发生,我一直开车很小心。果不其然。

      更可气的在后头,接上悦悦去金色摇篮接晨晨,接上晨晨,悦悦怎么也找不到,我使劲回想,她吃了个面包,在韩南社区的广场玩还是跟我来熙瑞豪庭了,一手领着晨晨快步两个小区的广场找,来回好几次。天慢慢黑下来,我心里无比的慌张,脑子里各种想象画面都来了,坏了准是被人偷了。借了个手机给她爸爸打电话,我说悦悦找不到了,赶紧来。我想起我的手机没电,但是充电器在车上,赶紧拿到幼儿园门卫,充电,手机打开后,我看见王胜辉妈妈信息,我不用打开看,我就知道悦悦在他家了,我着急的打过去,我说我快要打110了,着急的一顿说,完全没顾及对方感受,唉谅解吧,我说赶紧让她下来找我。这个时候我的两个胳膊控制不住的哆嗦。再找不到眼泪都控制了好几次。

    又赶紧回了他爸在班级群里的回话,他爸在班里问谁看见周星宇了,我赶紧回找到了。回到家他爸说,你说孩子丢了,你知道我能开的了车么,慌张往群里发消息。罢了,孩子一路不说话。

      晚上,孩子带回来一套运动服,短裤短袖,周一参加运动会,我这琢磨这么冷怎么穿,跟王胜辉,张桐硕一起买的运动打底衣。作业忙到九点多,一洗快十点了,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