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节 看见被束缚的自己

我的家乡在一个小县城的农村,民风姑且算是淳朴,小时候家里杀头猪,都要吃两桌的杀猪饭,自己一家人也无法把猪杀死,杀了猪凝固了猪血,猪板油熬了猪油我就要负责每一家每一户都送上一碗猪血和一碗猪油渣,当然也经常收到村里人送来的~到了农忙双抢更是轮流帮忙,邻里之间都是相互帮工,家里盖房子打地基基本全靠村里人,只要管饭就行。

那还是一个不需要用金钱来衡量的时代,大家除了干农活其他的时间都是在相互帮忙,坐在一起聊天的时代。你能感受到邻里的这种温暖,同时,你也能感受到舆论的力量。

不管谁家里有一点点的小事,就会被传遍十里八乡,同时能传很多年还能听到这个故事,大家的记忆仿佛不会被覆盖,一遍一遍拿出来供大家磨牙打发时光。

我还记得小时候邻居家姐姐在20岁开始去广州工作的年纪化妆回来被大家说是一个不正经的女孩子,带了男朋友回家被说成一个乱交朋友的女生。这就是他们的娱乐方式,不一定是有恶意,但是却是以为的开心会真实的伤害到别人。

这在当时的自己心里,默默的告诉自己,不管有任何的事情,都要低调,一定要板上钉钉才去做,不然会被当成笑柄供他们谈笑。

就是这样的民风,以及家里妈妈的家教也很严格,以及自己确实在这样的成长过程中长成了越来越有规矩的人,无形中自己给自己加固了很多的枷锁。

脑海中有了很多的应该和不应该。小时候,我是一个很爱玩,爬树,翻墙,和男生打闹的勇敢的女生,妈妈说:女孩子就要有女孩子的样子。读书了,妈妈说:读书了就该有读书的样子,不要只想着玩,也不需要会打扮,朴素就好。慢慢的,我也以为,女孩子就是要有女孩子的样子,虽然我也不知道标准的女孩子的样子是什么样子,收起来张牙舞抓,慢慢想要成为一个文静的女生。在我上大学之前的自己,也从来没有穿过裙子,永远都是裤子加上t恤。

我以为,这是应该的,应该有这么多的应该,仿佛活在了一个套子里。就像我上大学,妈妈说不要谈恋爱,到了大学毕业妈妈会说找一个家里的男生谈恋爱,可能将来还会告诉我我要生孩子,我要生几个孩子,我该如何生活等等~虽然曾经我以为这是应该的,当我自己开始认识自己,学习看见自己的时候,我不禁思考:这些都是对的吗?这些都是我需要的吗?

当我看见了那个被不同的应该束缚的自己的时候,当我问自己这些真的是否都是对的时候,那一瞬间的难受无限放大。

我慢慢可以理解,呆在舒适区的感受,即使这个舒适区你并一定是非常舒服,而当你习惯了以后,你会以为这个世界就是如此,而没有其他的可能。

而此刻,我看见了,内心有了小小的期待,想要从这个套子里慢慢得走出来,想要探索更广阔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