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精准医疗 转化医学 个体化治疗 PDX模型 肿瘤免疫 矿物药与癌症治疗

最近听了一个会议,主题是关于动物实验技术方向的,开拓了我的眼界,启发很大;

所讲所想涉及几个关键词:精准医疗  转化医学  个体化治疗  PDX小鼠模型  肿瘤免疫  矿物药与癌症治疗

一直以来听到很多关于精准医疗的消息,但是却基本没有实质性的去关注它,了解它,以为它只是涉及到临床的问题,这次的会议讲到了PDX小鼠模型的应用问题,将临床问题和基础研究联系了起来,将医生与科学家联系了起来,精准医疗或许讲个体化医疗可能更加易懂,患者身患癌症,临床常常以经验进行指导用药,以及化疗等等常见的治疗手段。但是癌症这种基因突变造成的疾病,这种突变是随机的,不同的患者对于药物的选择及敏感性,据知好像有很大的差别,临床上只有通过医生经验,进行不断的换药,以达到最佳的疗效,但是常常会因为没有及早的使用合适的治疗药物,错过最佳的治疗时机。如何改善这种棘手的临床问题呢?人源化肿瘤组织异种移植模型(PDX模型)。这一模型是将取自病人的小块肿瘤组织植入实验小鼠体内,模拟其原来的生长环境,最大程度的保留肿瘤自身的特征,同时由此培养的肿瘤还可移植给其他小鼠,扩大样本规模,用于各种临床及基础实验研究。眼界短浅的我竟然脱口而出“还有这样的操作”。最近一直在思考关于转化医学的相关问题,这种临床与基础研究的联合似乎最大程度的诠释了“转化”的意义。

讲基础研究应用到临床,应用于人来疾病的治疗一直是基础医学研究的最终目标。但是在我们的传统的观念当中,基础研究尽管吹嘘自己研究意义是如何高大,但是实际上真正应用临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传统的机制研究,真的是在老鼠身上解释人类疾病的发生意义,还是解释老鼠疾病的发生意义呢?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基础研究一到临床就被毙掉?当然我们指导由于人类伦理,我们不可能直接在人身上做实验,那么我们之前介绍的PDX模型不也是在小鼠身上做实验嘛?这本质上有用什么不同呢。应该是有不同的,我们都知道在科研体系的论证当中,证据也是分等级的,基础研究当中,实验分为in vitro体外和in vivo体内,首先体外实验当中,原代细胞证据等级高于细胞系,体内小鼠实验高于体外,随着PDX的出现,首先肿瘤来源于人类,这中证据的等级上升了,其次,随着免疫学,肿瘤免疫学的不断发展,现在有技术能够改造小鼠的免疫系统,使得它更加接近于人类本身的免疫系统,让肿瘤组织能够更加准确的模拟其在人身体内的一个“环境”,这种证据上的提升似乎更加的强而有力。这里的关键是肿瘤组织的来源,那么应运而生的个体化治疗诞生了,目前来说小鼠作为人类本身最佳的替身,它能够更加准确的帮助患者本身去做我们做不了和来不及做的事情。首先在个体化用药指导方面,小鼠生长周期很快,它的一天相当于人类的40天,那么这么简单的计算的话,他能够给患者节约更多的时间,筛选最合适的治疗药物,以达到最佳的治疗效果。这才是基础科研的意义所在,也是转化医学的精髓所在,除此之外,这种模型如果完全有用到基础研究,它的意义也可以说是非凡的,在进行分子生物学机制研究的过程当中,它是不也能够更加准确的了解人类生命的运作方式?

回到癌症本身,我是中医药院校出生的,和其他学生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我始终坚信中医药的力量,也坚信它一定会有它大放异彩的一天,尽管身边很多人在诟病中医的“玄学”,认为它有很多违反科学的事实,对此,可能我还无力反驳,但是我们知道,中医药它一定是不可或缺的,作为民族瑰宝,难道我们没有发现中医药带给我们的贡献其实是潜移默化的,甚至也不乏举世,在这里我不想上升到民族层面去探讨这些问题了,回到本篇文章来说,我想说的是,癌症首先,起码到目前来说,治愈率很低,甚至很多人认为得了癌症一定是绝症,一定是离死期不远了,我们常常看到电视剧,甚至是身边年纪长的人查出癌症,不久便离开人世。当然癌症也分良心和恶性的,每个人的临床预后不一样,可存活的时间也不一样。但是不得不说它是所有疾病当中危害最大的,最棘手的,治愈率最低的疾病。往往在患者“等死”的时候“病急乱投医”,能够出现一些“奇迹”,而奇迹的源头往往来源于中医,这种神秘古老的医学。

医生离不开药,我不是学中医出生,对于中医临床懂得甚少,只是一个还算喜欢思考的中药学学生,关于药我有着些许的思考。结合自己的研究经历,在中医药大学研究,学习的过程

当中,我接触了很多的中药,我们都知道,中药分植物药,动物药和矿物药,自己也身体不适的时候和喝过中药,有汤剂,散剂等等,当然最常见的还是中成药,这种许多中医临床医生诟病却不得不开的药。越长大越相信缘分,你不要说我迷信,本科毕设做的是矿物药,平常知道但却很少遇到,然后在老师推荐下有幸来到上海瑞金医院,了解到陈竺院士曾采用“砒霜”的主要成分治疗白血病这种堪称绝症的疾病,并且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慢慢的我了解到,在癌症等绝症的治疗当中,其实也许好像植物药的药效最差,动物药次之,最佳可能是矿物要,“中医”素有以毒攻毒的治疗方针,矿物药当中不乏有很多有毒成分,砒霜,雄黄等自古以来素称“毒药”,这也是为什么矿物药能够起到作用的中医治疗原理所在。顺着陈院士的思路,或许还能有更多的矿物药能够对付棘手的癌症。这也许能够引领更多的年轻人对中医药进行更多的思考,带动中医药的进步,发展,最终稿造福人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