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阶层固化,而是你不够努力

        近段以来,朋友圈流传着一系列阶层固化、平民子弟上升渠道越来越窄,寒门再也无法出贵子等文章,其大意无非是农民、小县城镇的孩子,无法通过努力在北上广深一线大城市买房、结婚、安家,无法通过上大学改变自己的命运等等。其实啊,这种现象客观上是存在的,平民子弟完成阶层跃升要比以前困难,但是远还没有到“公门有公、卿门有卿,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的阶层固化程度,完成阶层跃升没有大家想的那么难,其实,我们身边不乏有“屌丝逆袭”的例子,从他们的经历来看,并非阶层已经固化,而是你还不够努力。

         A君是我的大学同学,典型的农二代,父母都是地道的农民。他出生我国改革开放的第一个春天里,跟          80后一起长大。他父亲是解放前出生的人,受江南地方大家族耕读传世的影响,自小对他要求非常严格。A君8岁前,就已经熟读唐诗、三字经、增广贤文等传统启蒙书籍,10岁看完了《三国演义》、《水浒城》、《西游记》等长篇小说,这在当时农村难能可贵。凭借从小养成的习惯,A君从农村小学考上了县城的中学,然后参加高考,A君顺利考上了省城的师范大学。

        其实,这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这跟成千上万的农村孩子上大学没有两样。最使我触动的是A君大学时的刻苦表现和他参加工作后的经历。他的努力使他完成了阶层跃升,从农村贫困家庭的孩子蜕变成为一线大城市的有产者阶层。

        在上世纪末,农村孩子能考上大学在当地是比较少的,好多农村都有这种现象:孩子会读书,但父母送不起,或者父母能送读,但是孩子不愿学,好多农村孩子初中毕业就去广东、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打工去了。农村孩子考上大学意味着可以不用下地干活,毕业后能拥有一

份体面的工作。所以,当时考上大学的孩子都是在亲戚朋友、街坊邻居的一片羡慕、赞叹的眼光中开始大学生涯的。

        我们师范大学,一般课程比较轻松,毕业后大家的就业去向一般都是去当中学老师,发不了大财,但也比较体面。前途大致清晰,命运基本写就,在大多数同学的心里,也就是如何变着花样混完四年大学生涯,只要不挂科能顺利毕业就行了。大学里有一年土、二年洋,三年不识爹和娘的说法。农村孩子上大学,多数会很快接受城市里的生活方式,喜欢与同学之间攀比,吃穿用度上面也大手大脚起来,心思也活泛了,乐于参加社团活动、乐于结交新朋友、乐于去寻求美妙的校园热恋。至于刻苦读书、规划未来什么的,好像不是那么受待见。但A君是个例外。

        A君的第一个例外,读书。当时我们学院400多人,要比谁在读书上的花时间多,如果A君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A君每天6:00起床,半小时洗漱,半小时吃早餐,7点准时背上书包去教室或图书馆。每周只有周五下午和周五晚上休息,其他时间都严格按照作息时间学习。当时我们学院课程比较松散,上午有课下午一般没有,下午有课上午一般放羊。这样的课程安排,晚上10:20以前,其他同学是很难在寝室找到A君的。当时,上完课能去自习的,寥寥无几,偌大的主教楼没几个人,尤其是晚上。但是A君喜欢。用他的话说:“人少,可以用最舒服的姿势看书而无人侧目,是最快活的事。”A君去图书馆的次数很勤,每周还书借书往返多次,每学期下来都要读100多本书,我们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啃完的。一学期下来,图书馆的管理老师都认识他了,他为了借书方便,有时也帮管理老师整理图书。生活充实而简单。有时与他聊天,问他为何如此努力,他的回答令我警醒:“大一入学时,咱们都在同一条起跑线上,但是大四毕业时肯定差距拉开,我不想在毕业时太狼狈。”书读多了,才思自然敏捷,A君在校时就写的一手好文章。后来他正是凭借笔下的功夫,在北京买两房一车,这是后话。

        A君的第二个例外,跑步。健身圈子有一个共识:慢跑是运动之王。A君跑步是从大一开始的,那是学校有晨跑的要求,还要签到。有的同学懒床不想出勤,就找人代为签到,A君由于出勤率高,自然成为代签的最佳人选。最后由于晨跑的人越来越少,A君代签的名字越来越多,竟成了学院有名的“一笔签”。大二时跑步就不是强制性要求了,早晨6点起床跑步的同学就少许多,只有少数能保持这种习惯。一大早离开被窝去跑步,尤其是冬天,只有意志力非常坚定的人才能坚持下来。A君就是其中的一个,每天6:00起床,绕四百米跑道五圈,平均配速15分钟/公里,用时半个小时。大学四年,每天如此。年深日久,A君的身体很棒,一身的肌肉,从不生病。他睡我上铺,上床睡觉从不用床梯,每次都是用手抓住床沿,然后轻轻一纵就上去了。我经常调侃他是猴子转世的。闲时聊天,我们问他:一个秀才,练一身肌肉有啥用。他的回答令人忍俊不禁,却令人感动:“这一身肌肉是留给我未来的老婆的,给不了她锦衣玉食,给他一个好身体。”典型的暖男做派。健康的体魄,使A君受益匪浅。参加工作后,精力充沛的A君在什么岗位都任劳任怨、加班加点,还整天乐呵呵的。同事关系也处的不错,深受几任领导赏识。A君年纪轻轻,也早已进入公司高管层。身体决定性格,性格决定命运。这话还是有几分可信度的。

        A君的第三个例外,考研。师范大学的毕业生,毕业后的去向大致确定。要想跳出师范类学生毕业去向限定范围,只有两条路:考公务员或者读研。A君选择的是考研。作为中部省份的师范院校,考研更具挑战性。为此,A君辞去了学生会干部的职务,专心考研,在同学看来,是不可思议的。因为学生干部在毕业时能找一份很好的工作,但一旦考研不利,就业也许不那么“前途光明”。但A君认为,不考研,无论怎么努力,都好不到哪里去。所以必须考研,并且要考上海、北京等一线城市的名校研究生,以这种方式改变师范毕业即将面对的现实。但是,作为一个远离北京、上海等名校的地方普通院校学生,要想考上名校研究生,谈何容易!首先,信息不对称,无法掌握这些高校招考的重点方向和导师的研究方向,等于盲人骑瞎马。二是学校学习的氛围无法和一流高校的学习氛围相提并论,很多有考研打算的同学都是受这种氛围的影响导致考研的决定最终虎头蛇尾、不了了之。A君为了考研,委托熟人、同学等各种关系掌握意向报考院校的招生目录和指定的书目,通过各种途径购买这些书籍,全身心备考。为了备考,A君大学四年的五一、国庆长假从未外出过,周末也不休息,除了锻炼身体就是看书。用现在流行的网络语言概括: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他深知,要想考上名校的研究生,并和拥有保研名额的名校本科生竞争,没有额外的付出是不可能的。他考研读过的书垒起来起码有两米高,其中的付出令人唏嘘感叹。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努力,A君考上了北京排前三的985高校,在我们师范类本科生中创造了一个神话。

        A君读研期间,学习任务很重,为了较好完成学业,他把时间进行了仔细的规划,在完成所有课业学分的同时,还阅读了导师指定的书目,硕士论文也准备的很好。由于自己的努力,A君顺利毕业并进入一家大型央企工作。拥有了一个很好的平台,A君工作非常努力,为了按时完成上司交办的工作,经常加班,从不抱怨。因为自己的低调和用功,很快获得了公司领导及同事的好评,工资和职务不断上升。A君在还清读研期间的借款后,开始了自己的原始积累。

        A君的第四个例外,北京买房。刚开始在北京工作,A君一穷二白,什么也没有。为了上班方便,他和女友与别人合租在三环边上的一个老旧的小两居里,日子过得非常辛苦。两年后,他和谈了6年的女友裸婚,并开始筹划买房。由于双方父母都是农民,没有任何人的支持和援助,在北京买房非常困难。A君的目标很明确,首先,只要有房就行。为了达到了这个目标,他用五年的时间存下了10万元,同时公积金账户累计了差不多9万。那一年刚好北京开始限购,通州的房价从3万多跌至1万多,别人还都在观望,他敏锐的看到这是他在北京买房的唯一机遇,错过了不知要等多少年。为了买到合适的户型,又能负担的起,他没有听从别人在天通苑一带买房的建议,而是在通州买了一套小70平的两居,公积金贷款,月供4000元。第二年,他购买的小区重回4万,同时,通州被唱了多年的规划为北京城市副中心的靴子最终落地。听到这个消息,A君再次精准出击,卖掉刚拿到房产证的房子,在还清贷款后,一分为二,买了两套房,月供1万元。现在他一套出租,一套自住,过着小富即安的日子。

        我无法确切的把A君归为哪一个阶层,但是10多年的努力,他实现了从一个底层农民儿子到京城有产者的逆袭,也许其中有社会进步与发展的顺带因素,但个人的勤奋和聪明、面对生活的乐观与进取无不起着决定性的作用。用他自己的话说:“我努力,不会失去什么,肯定会有收获,至于多少,无关紧要。因为多少都是进数。”

        也许你可以找上万个理由拒绝奋斗,但是你生活的好坏,真的无关阶层固化,而是你还不够努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