涵涵

 我想我即使在很久很久以后,也会很骄傲的对别人讲,我当过老师,我照顾陪伴过一群比世界上所有的小孩都要可爱的孩子。

涵涵刚刚一年级,小小的个头,没有四岁的乐乐高,也没有五岁的诺诺高,不说话的时候乖乖的,一笑起来眼睛会眯成一条线。

她爸爸妈妈很忙,忙到在她大一点,才把她从山东老家接来,于是,突然从一个无忧无虑被爷爷奶奶宠的不像话的小孩,变成要学很多东西的幼儿园小朋友,零基础带来的不适应,和幼儿园的高要求,让她对上课学习麻木的不行。

她从来不会保持一个动作超过五分钟,也不会老老实实坐下完成安排的任务。她爸爸总是有点担心的问我,你说,她是不是有多动症?

暑假班又见到她的时候,依旧小小的个头,黑了不少,跟站在旁边白的发光的表妹对比鲜明,看到我腼腆的一笑。

陪她的这个暑假,教她读书写字背古诗,带她玩。她还是和寒假时候一样,坐着的时候总是依偎在我身边,站着的时候过来牵着我的手,每天无数次对我表白“我喜欢你”。

小小个头的涵涵有点好强,有点倔强。我夸妹妹表现好,她会不开心;跟妹妹吵架,明明打不过妹妹,还是一点不示弱的放狠话;在小花园玩健身器,晃动健身器碰倒了站在旁边硬是不走开的小弟弟,小弟弟摔在地上大哭,坐在旁边的奶奶立马跑过来,抱起小弟弟指责她,她嘴巴硬,顶嘴说谁让他一直不走开,结果换来了孩子奶奶和另一名老师一起更严厉的指责,眼睛里面含着眼泪却硬忍着不让掉下来,帮她道歉过,我把她抱到一边,她才用手抹抹忍不住的眼泪。其实她觉得自己不对,但是嘴巴硬,让她不愿意在别人指责她骂她后跟人服软。跟她讲道理,然后带她去道歉,顺便跟奶奶讲大孩子玩的时候没轻重,小孩子站在旁边很危险,希望下次要及时制止。她一脸认真的看着我,觉得不委屈了,然后牵着手跟着我回去。

每天,我都要跟她讲无数遍道理,我想,她是懂得的,我多么希望她都能懂得,因为我不确定,还有没有人会不凶她,不厌其烦的跟她讲这些道理。

她跟爸爸和张老师说想上一年级了让我去接她放学,张老师让她问我,我不想敷衍她,于是我很认真的跟她讲我要去学习,变成更厉害的人。她一直偎在我怀里撒娇,我跟她约定,如果她期末考试考的好,我一定去接她放学,听老师跟我讲孙楚涵怎么怎么棒。然后她屁颠屁颠去告诉爸爸和张老师。

我已经离开她一个星期了,以后也不是很有可能再见到她,听崔老师讲,她很想我,总是问我什么时候去看她。她很乖,因为崔老师说表现好就带她来找我。

我也很想她,想她牵我手然后挠我手心偷笑的样子,想她偷偷打我一下然后在我说你打我不跟你玩了之后立马说对不起的样子,想她每天抱着我大腿歪着头说我喜欢你的样子,想她算错题还一本正经的样子,想她双手勾着我脖子嘟着嘴巴亲我的样子…

我想,有个女儿,也不过如此吧。

我多希望你不要长大,全世界最可爱的小孩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